从客厅插到卧室插着:女同桌叫我揉他胸

 杨慧丽想趁着大中午在后塘洗个澡,可等她拖完衣裳准备下水,水面上飘过来一个男人,这可吓得她花容失色惊叫起来。

 

 

定睛一看,杨慧丽眼皮一跳:“这不是小瞎子吗!”

 

 

对这个十八岁的小伙子杨慧丽并不陌生,他叫陈阿东,是村子里有名的小瞎子。

 

 

听说是八岁那年跟父母去镇上出了车祸,父母走了他捡了一条命,可眼睛受到创伤,瞎了。

 

 

这个节骨眼还是救人要紧,杨慧丽没想太多,冲过去使用浑身解数将陈阿东从水里拖上了岸。

 

 

此时,陈阿东脸色发白,没了呼吸就像是了死了一样。杨慧丽又惊又急,现在去找村里的人已经来不及。

 

 

“身体还是热的,应该溺水没多久。”

 

 

杨慧丽壮着胆子,一边做心肺复苏一边给陈阿东人工呼吸。

 

 

几分钟后,一阵剧烈咳嗽。

 

 

 文学

陈阿东悠然醒来,“我,我这是在哪儿?”

 

 

“在岸上啊还能在哪儿。你个瞎小子,这么不让人省心,要不是婶儿及时出现,恐怕你就要去见你爹娘了。”杨慧丽没好气的骂道。

 

 

“是杨婶儿吗,谢谢你救了我。”陈阿东坐起来一阵后怕。

 

 

“你怎么会溺水?”杨慧丽惊讶的问。

 

 

陈阿东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听村里小伙伴说游泳很舒服,所以大中午趁着嫂子睡着,偷偷摸索了过来……婶儿可别跟我嫂子说,要不然她会很生气的。”

 

 

“你个瞎子独自来游泳,怕不是嫌命长。放心吧婶儿不说,不过以后可不能再犯傻了。对了,你衣裳在……”

 

 

话还没说完呢,杨慧丽这才发现陈阿东下面的大本钱。

 

 

刚才惊慌失措注意力全都放在上面,现在看到那个庞然大物,杨慧丽吃惊的捂住了小嘴,满脸不可思议。

 

 

这年头,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杨慧丽无疑是前者,她男人在外面打工一年才回来一次,二两玩意儿本来就喂不饱她。去年她男人在工地出意外走了,这下彻底没了盼头。

 

 

成了寡妇,村里男人都在打她的注意,杨慧丽心里也清楚;可她并不像被那些老男人弄。再说,这乡里还是极为传统保守的。

 

 

丈夫刚走一年就暗地里偷人,传出去,她还怎么见人!

 

 

不和男人弄,那就忍着。女人三十如狼,杨慧丽正好处在这个年纪,什么滋味只有她自己体会得到。

 

 

“这瞎小子吃什么长大的,怎么跟个牛犊子一样。”

 

 

杨慧丽芳心荡漾,盯着那大玩意儿又看看陈阿东英俊的脸,想到刚才给他做人工呼吸,脸颊开始发烫。

 

 

“瞎子,反正也看不见什么。”杨慧丽的心思越发活络起来。

 

 

陈阿东说道,“婶儿,我褂子放在一颗大石头后面,你……”

 

 

“阿东啊,婶儿有个事想和你说说。”

 

 

陈阿东问道:“什么事啊?婶儿你救了我的命,只要我能做的肯定会答应。”

 

 

“真的?”杨慧丽红着脸,说道;“婶儿要在塘里洗个澡,你就别穿褂子了,跟着婶儿下水,给我搓搓背,行不?”

搓背?

 

 

陈阿东有点蒙,他八岁就瞎了,十年来暗无天日让他早就忘了女人是什么样子。不过正因为是瞎子,村里那些婆娘谈论一些私密事儿也不避讳他。

 

 

所以,陈阿东虽然不懂,但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

 

 

“婶儿,这样真的行么?”陈阿东红了脸。

 

 

杨慧丽则是翻了翻白眼,说道:“怎么不行,你是个瞎子什么也看不见,不打紧的。刚才你还说什么事儿都答应婶婶,这就想反悔了!”

 

 

发现陈阿东还是不动,来了情绪的杨慧丽不罢休,故作生气的说道:“婶婶救了你,让你搓搓背都不行。你小子等着,回去我就把你偷偷来游泳的事儿说给你嫂子听。”

 

 

这话吓了陈阿东一跳,他一个瞎子之所以还能养的白白胖胖,都要感谢嫂子,所以他对嫂子非常敬重,绝对不能惹嫂子生气。

 

 

嫂子一直叮嘱他不能碰水,若是发现自己偷偷来游泳还差点溺死,绝对会大发雷霆。

 

 

想到这儿,陈阿东不敢迟疑,回应道:“婶儿,我这就下来。”

 

 

杨慧丽又紧张又兴奋,牵着陈阿东下了水,将身上打湿后,塞给陈阿东一块肥皂,说道:“阿东,婶儿就站在你前面,给后背摸上香皂。快点动手,过了正午来人可就糟了。”

 

 

陈阿东将手上打满肥皂,之后就抹在杨慧丽光滑的后背上。

 

 

“是这样吗,婶儿?”

 

 

“没错,不要停,整个背上都要抹上。”杨慧丽咬着红唇。

 

 

时隔一年多,再次被男人触碰,让她浑身细胞都在蠕动,心里得不行。

 

 

一阵子后,杨慧丽喘的不行连连,她索性趴在浅滩上,将搓澡巾递给陈阿东。

 

 

“现在可以搓背了,用点力哦。”

 

 

“知道了婶儿。”

 

 

搓背这事儿,其实陈阿东已经很熟练。在家里,他大哥隔三差五就要让他搓背,不光是大哥,有一次嫂子也找过他。

 

 

好似想到了什么,陈阿东一边搓一边说;“婶儿,问你个事儿,男人和女人是不是不一样啊?”

 

 

杨慧丽正在享受,听到这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当然不一样,怎么好端端的问这个?”

 

 

“就是觉得好奇,八岁那年出了车祸,瞎了眼睛,记忆也受到影响。我脑海里,都没有女人和男人的模样概念!”陈阿东弱弱的说道。

 

 

“这样啊。”杨慧丽悲叹,回头看着陈阿东英俊的侧脸,心头小鹿乱撞。也不知道怎么的,她突然一个翻身,仰躺在浅滩上。

 

 

陈阿东吓了一跳:“婶儿,你干嘛?”

 

 

此时,杨慧丽一张俏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她结结巴巴的说:“那个,阿东啊,你不是想知道男女区别么,婶儿告诉你。”

 

 

“真的,婶儿你快说。”陈阿东兴奋起来。

 

 

“这区别说不出来,需要你亲自动手探索,你过来。”杨慧丽拉着陈阿东的手,放在自己……

 

 

霎时,杨慧丽一个激灵

 

 

“阿东,还有更大的区别呢,你上来。”

 

 

一不做二不休,反正这里又没人。

 

 

杨慧丽下定决心今个儿要好好享受享受,反正陈阿东从小就瞎了又没有读书,啥也不懂,怕什么。

 

 

将陈阿东扶上来,杨慧丽说道:“阿东啊,你快些进去,就知道男女最大的区别了。”

 

 

“婶儿,你怎么没有大家伙啊?”

 

 

杨慧丽不知道咋解释,她早就受不了了:“因为……这是给你留的啊,阿东不要耽搁时间了。”

 

 

“哦,那好吧。”

 

 

陈阿东调整好姿势……

“对喽阿东。”

 

 

杨慧丽兴奋的控制不住自己的身躯,抖个不停,大眼睛死死盯着,满脸期待。

 

 

可就在陈阿东用力的时候,坝上突然传来一声怪笑:“杨慧丽你个浪蹄子,没想到你这么饥渴,大白天竟然在这里偷男人。”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两人吓得半死,杨慧丽连忙推开陈阿东抓起衣裳挡在身前,回头发现坝上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

 

 

这老男人叫张大炮,是村里出了名的老油条老光棍,好吃懒做不说还极为好色,乡亲们都不待见他。

 

 

他是杨慧丽亡夫张大力的本家大哥;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在农村,一个姓氏都拜一个祖宗,所以杨慧丽算是他的弟妹。

 

 

对自己这个娇美弟妹,张大炮早就馋的不行。张大力在时他不敢有什么心思,现在张大力嗝屁,张大炮一直想要把杨慧丽给办了。

 

 

中午打听到杨慧丽来到村后塘,张大炮便火急火燎的赶过来,没想到被他发现这样一幕。

 

 

“大炮哥,你休要胡说!”杨慧丽又羞又惊,慌忙将衣裳穿起来。

 

 

“你当我是瞎子呢,你们两人光溜溜,陈阿东还骑在你身上,敢说没有搞。”张大炮有些按耐不住,脑子里全是杨慧丽那硕大雪白的饱满

 

 

分分秒秒都在刺激着他每一根神经,此时那儿胀的厉害。

 

 

杨慧丽羞红了脸,不知道怎么解释。

 

 

陈阿东心思单纯,立马辩解道:“张叔叔,你真的误会了。婶婶是在告诉我男女之间的差别,婶婶可好了。”

 

 

“阿东你!”不说还好,这一说,杨慧丽越发羞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张大炮愣了愣,旋即狞笑着走下来,道:“你个浪蹄子,原来是忽悠小瞎子骗炮呢。我的好弟妹,你要是渴了,大哥给你便是。这小瞎子啥也不懂,弄起来可不爽!”

 

 

“大炮哥,你,你要干嘛?”

 

 

“还能干嘛,老子今天要办了你。之前还以为你诚心守寡,没想到是装清高,骨子里浪得很。”

 

 

张大炮哪里还忍得住,当即扑上去将杨慧丽按在地上。

 

 

香皂的气味夹杂着女人的体香以及那柔软饱满,让张大炮血脉喷张,发出一阵阵低吼。

 

 

“不要不要,救命啊,快救救我。”杨慧丽急的大叫,她虽然几渴,但死也不想被张大炮这样又老又丑的男人弄。

 

 

可是这大中午的,又是在村后塘,哪里会有人前来。

 

 

“张叔,你快住手,不要欺负杨婶儿。”

 

 

张大炮在性头上哪里会停手,恶狠狠的喝道:“死瞎子滚一边去,打扰老子好事,小心弄死你。”

 

 

陈阿东急得团团转,他对杨慧丽一直有些好感。两家离得近,自己家里条件不是很好,所以杨慧丽时不时端一些鸡汤过来给他喝。

 

 

现在发现杨慧丽被欺负,陈阿东又急又怒。

 

 

可他看不见啊,慌乱之下陈阿东在地上抓到几个小石子,胡乱的砸着,边砸他边喊;“放开婶婶,快点放开婶婶。”

 

 

“哎哟。”张大炮正巧被砸中脑袋,顿时头破血流。

 

 

杨慧丽抓住机会,将张大炮推开,跌跌撞撞的朝着村子里跑。

 

 

“小娘皮,跑村子里也没用,今天老子干定了。”

 

 

张大炮没有放弃,他捂着脑袋爬起来,还不忘报仇,飞身一脚踹在陈阿东肚子上。

 

 

“小王八蛋,让你坏老子好事。”

 

 

看到陈阿东被踹进水沟里,张大炮没有理会,去追杨慧丽了。

 

 

而掉进水沟里的陈阿东,后脑勺磕到了什么当场晕迷过去。一滴鲜血从他头皮流出,正好落在脑袋下面的古怪器具之上。

 

 

顿时金光一闪,陈阿东脑海里多了一个绝美的女子。

 

 

女子仙衣飘飘,婀娜多姿,就好似天上下来的仙女,不食人间烟火。

 

 

陈阿东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他痴痴的看着女子,说不出话来,又惊讶的发现女子背后有九条巨大的白色尾巴。

 

 

“小家伙,记住了,这是我们九尾狐一族的宝贝狐仙塔,你已经认主了,宝塔一共九层,对应九层《狐仙诀》,你要好生利用。”

 

 

“现在我为你伐毛洗髓,再传授给你一些东西!”

 

 

陈阿东一头雾水,但很快就感觉身子越来越清爽舒服,同时脑海多了无数的信息,诸如修炼功法、丹术、医术、法术、狐仙塔的运用方法之类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狐仙再次出现在陈阿东眼前。

 

 

这一次,她身影变得几乎透明,一脸疲惫。

 

 

“小家伙,我耗费了大量元气帮你脱胎换骨,你也不瞎了,接下来我要陷入沉睡了。你要好好修炼哦,等你强大了记得找到修复灵魂的奇珍助我苏醒。”

 

 

说完,狐仙消失不见。

 

 

陈阿东悠悠的醒来,刺目的阳光令他双眼眯成了一条缝。

 

 

陡然,他惊坐起,看着四周满脸的难以置信:“我,我竟然看得见了……狐仙,难道是真的!”

 

 

三五分钟后,陈阿东镇定下来,他已经确信自己刚才所经历的不是幻觉也不是在做梦。

 

 

“这事儿太匪夷所思,说出去恐怕没人能信。不管怎么说,恢复光明是个好事儿。”

 

 

再次看到瑰丽的世界,陈阿东心里满是喜悦。

 

 

忽而想到杨慧丽,他脸色一变:“不好,张大炮是个老涩鬼,杨婶儿该不会被他欺负了吧。不行,我得去看看。”

在塘里冲了一下沾满污泥的身子,陈阿东穿上褂子飞快的往村子里跑。

 

 

他决定直接去张大炮家瞧瞧,那老涩鬼搞不好威胁杨婶儿去他家里,逼迫婶儿就范。

 

 

陈阿东跑的飞快,突然听到一声叫唤:

 

 

“小阿东,你跑这么快干什么,不怕摔着啊。”

 

 

陈阿东停下来寻声看去便失了神,院子里走出一个妇人,怀里抱着刚满月的孩子,穿着宽松的衬衣。

 

 

令他口干舌燥的是,妇人上衣掀起了大片,露出白花花的一片。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3997.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