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奶水:60篇小污文贴吧

 “动机?”他的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没什么动机,我怕他们抢劫我,就信口胡说,没想到歪打正着、他们还真信了我的话,就这么简单。”

女记者启发道:“除了这种本能的反应,你还让他们归还了被抢乘客的钱财,这说明你知道关心别人、爱护别人,你可以从这一层面切入。”

“噢……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要从高尚这一层意思来说?”牛子槊反应很快。

“对。”

老子压根就没高尚过!牛子槊有点脸红。于是很不自然地说:“夫子说:人之初、性本善,以仁爱之心待人。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我才让他们归还了乘客的钱财。”

女记者摆摆手,“不是……不是……”

“哦,生我所欲也、义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牛子槊有点乱,“道之所在,义之所趋。”

女记者摇摇头。

牛子槊恍然大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女记者依然摇头。

牛子槊绞尽脑汁慷慨激昂道:“好狗护三邻、好汉护三村。”

他一会儿文绉绉得像个三家村的酸腐老冬烘,一会又粗俗得像个地道的山野村夫,始终上不了道儿。女记者有点无奈,于是让男记者先停了摄像。

文字媒体采访可以只采访个大概意思,回去后记者再对文字进行二次加工。电视采访却不行,被采访者要直接面对镜头说话,实际上就是直接面对观众,摄像资料虽然可进行后期制作和加工,但被采访者的表情和口型却做不了假;最要命的是现在观众很苛刻、眼睛很毒,画面上稍有瑕疵便能看出破绽露了馅。

女记者叹了口气。问道:“雷锋,知道吗?”

 文学

“知道。”他点点头,“他是雷家庙人,上月我还给他正过骨扎过针,估计现在已经能下地干活了。”

女记者顿时哭笑不得,急忙打断了他,“我们今天要说的是,在你成长的过程中、在你上学过程中,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对你影响最大?从而使你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我没上过学。”他回答得很干脆。“在我成长过程中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师傅。”

“你师傅?他是干什么的?”

“道士。”

“你也是道士?”

“是,也不是。”

两个记者顿时面面相觑,女记者不死心,继续启发道:“那么,你们桃树坪的领导班子平时对你非常关心是吧?”

“我在山上的青云观住,严格说我不是桃树坪村人,我没有户口、没有土地,领导根本不嘞我。”

此时,院子外面围了不少人看西洋景,指指点点叽叽喳喳。女记者反应很快,这样继续下去不但采访不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反而会在老百姓中造成不好的影响。于是她提议道:“我们到你住的地方看看可以吗?”

自己绞尽脑汁却半天说不到点子上,牛子槊已经感到索然无味了,但看在女记者的“芳容”及一万元奖金上,他还是勉强答应了。

青云观是典型的砖石土木结构,屋舍飞檐翘脊、钩心斗角,院里一码子水磨青砖铺地,打扫的干干净净纤尘不染,但见古木森森、藤萝如盖,轻风习来,令人暑气顿消。

清远观一连三进院子,前院为道场,中院住人,后院是花园之所在。牛子槊直接领着两人进了后花园,那里有现成的藤椅石几可供人小憩。石几旁是一小块方塘,塘水清彻见底,里面水草袅袅,苔滑石凉,十几尾锦鲤恬然其中。岸边遍植藤萝修竹奇花异草,其中许多都是药花两全的植物,其中最壮观的还是兰圃中那几百盆摇曳多姿,活色生香的兰花了。躺在椅子上可以看到院外青云瀑布飞流直下,一时间,花香、水气、鸟鸣、瀑声一齐营造出一种令人陶醉的宁静氛围。

女记者头枕椅背仰面看着天上缓缓而过的白云,不禁一声轻叹:“好地方!到了这里,忽然感觉时间停止了。”

“好地方!”男记者摇头晃脑道:“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乐而忘返。”

牛子槊沏了两杯茶过来,正好听见他这句话,不禁扑哧笑了起来。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刚才两人间的不愉快早已烟消云散,上山时两人便已经开始有说有笑起来。

“笑什么?”男记者不解。

牛子槊放下茶,坐在旁边的藤椅上,懒洋洋说道:“不能说,一说就是错。”

“嗯?”女记者露出颇感兴趣的神色来。“愿闻其详。”

牛子槊摇摇头淡淡一笑,“鸢飞戾天也好、经纶世务也罢,本身没什么。按照佛家的话说无非都是红尘中的虚像而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不存在好与不好,只有喜欢与不喜欢。不喜欢可以闭上眼睛,也可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如果像他那样说出来就不好了。”

“怎么不好?”

“呵呵,既能说出来,说明你很向往鸢飞戾天、很在意经纶世务,嘴上却偏偏说什么望峰息心、乐而忘返,这样一来反而落入俗套。”

男记者分辩道:“这话不是我说的。”

“我知道,谁说的都一样。”牛子槊摆摆手:“你看那些兰花,不以无人而不芳,那是一种真正的王者之香,而王者之香是不需要语言来画蛇添足的。这便是道家所谓的清静无为,无为而无不为。”

呵呵……女记者笑了。

这个牛子槊太有意思了!明明词锋甚健,却偏偏采访不下去;刚才听到一万元奖金时眼睛里几乎要冒火,而眼下这番话却说得脱尘拔俗,清高得不可一世;既然清高不俗,就应红尘堪破清静无为,他却西装革履满面春风,一双不安分的眼睛叽里咕噜转个不停……

她故意玩笑道:“小道长之言令人闻之脱俗,不过小道长丰姿神鬓春风满面,似乎还在三界之中。”

牛子槊听出话中的讥讽之意,脸上不由一红,强词夺理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和师傅一向悬壶济世,不入红尘也入了红尘,跳出三界外仍在五行中。出家人慈悲情怀,济世为本、清修是末,岂能舍本而求末?况济世即是清修,岂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呵呵……女记者不得不佩服他的言辞犀利,摆着手笑吟吟道:“跟你开个玩笑。”

“我的心是一面镜子,来便来、去便去,不留一点影子。”牛子槊转而笑道:“我也是玩笑,我没皈依,算不得出家人,那些清规戒律对我无效。”

男记者憋了半天,终于找到了破绽,一语双关道:“说了半天,原来你也是俗人一个。”

“普天之下,莫非俗人!”牛子槊知道,这是男记者借机报复自己哩,遂满不在乎的说道:“不过此俗非君俗。”

这实际上也是一句双关语,一字不改,却把“俗气”的俗偷换成“尘俗”的俗,意思大不一样,最后一句更是毒辣,等于在说男记者很俗气。

男记者自取其辱,女记者不禁风摆扬柳似的爆笑起来。

没有外人围观,女记者干脆放开手脚,一句一句教牛子槊回答自己的提问,采访很快便圆满结束了。

于是宾主皆欢。

看看天色尚早,牛子槊挽留两记者在观中用饭。女记者欢呼雀跃,男记者却有些勉为其难怏怏不乐的样子。

牛子槊也不鸟他,三下五除二从后面的桃花潭中捕来十几条白条鱼和半斤溪虾,就手在潭边掐了几把芦蒿,路过竹园时刨了一堆竹荪。

不大工夫,饭菜摆上石几。

菜有清蒸白条、油煎溪虾、素炒芦蒿、竹荪炒干笋,另外还有一碟醋泡山蒜、一碟腌山蕨;主食是小米稀饭、小花卷;佐餐饮料是观里自酿的青梅果酒。

菜原料多是现捉现采现食,水为天然之泉,鱼虾的滋味自然非比寻常,至于芦蒿和竹荪那种天然的甘美清香更是令人食指大动。来自县城的两位记者平日很难吃到这样纯天自然的东西,一尝之下连呼妙哉。但见他俩运箸如飞筷如雨下,一坛果酒顷刻告罄。女记者此时已略带醉意,举着杯子还向牛子槊要酒喝。

牛子槊急忙劝道:“这酒后劲大,二位重任在肩,只可小酌而不可放量。改日有闲时我请二位痛饮,不醉不归,今日就算了吧。”

“我还要喝嘛,”女记者此时面色微酡、双眸如醉,扭动香躯娇嗔一声:“当年曹孟德与刘玄德青梅煮酒论英雄,今天难道只有青梅而无英雄?”

“不是……”牛子槊有点为难,“不是我小气,你们没喝过这种酒,曾经有人醉得三天不起……”

“哥们,别太小家子气了!别说你这点青梅果汁了,衡水老白干我一顿一斤。”男记者一拍胸脯作粗犷豪爽状,然后指着女记者道:“她,秦子萱,你去县城打听打听,县上有名的,放你一百二十个心!你只管拿酒就是。”

两人明明都已醉态萌发,却口口声声豪量。牛子槊又好气又好笑,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又拎了一坛果酒过来。

又一坛果酒下肚,两记者顿时原形毕露。

“天生……我才必……必有用……千金散……散尽……还复来……”男记者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反反复复嘟囔道:“还复来……”

女记者则软绵绵靠在牛子槊身上,胸前一双傲人的上围紧紧压在他的胳膊上,樱唇几乎粘在了他的耳朵上,声气咻咻对他说道:“我叫秦子萱。”

牛子槊点点头,“很动听。”

“我叫秦子萱。”她还是那句。

牛子槊还是点点头:“好名字!”

过了一会儿,男记者伏在石几上呼呼大睡过去。醉梦之中,他还不忘了吧嗒着嘴叫嚷“天明生我才必有用”。不大工夫,口中的涎水便在他自己的脚下汇成一条小溪。

女记者还在喋喋不休:“我叫秦子萱。”

牛子槊望着醉成一滩软泥巴似的女记者,苦笑一声,“我说酒劲大,你偏不信。”

“讨厌!”女记者嘤咛一声,“我叫秦子萱嘛……”

“好好好,你叫秦子萱、我叫牛子槊,中间都有个‘子’,有缘份!”

秦子萱胡言乱语道:“你和……我有……有一个子。”

此言一出,意思全变,牛子槊不禁凡心大动,原本不想暧昧的他顿时变得暧昧起来。望着时髦洋气风韵十足的秦子萱,牛子槊诱导道:“咱俩有一个子吗?”

“你和……我有……有一个子。”

牛子槊回头看了一眼呼呼大睡的男记者,暗中一笑,别有用心地搀起秦子萱说道:“我送你回房中躺一会儿。”

进到房内,牛子槊顿时胆大起来。

他把秦子萱放倒在自己的铺上,然后毫不客气地扑上去紧紧贴着她躺下,一双手趁机在她身上轻薄,嘴里继续诱导:“记者姐姐,你结婚了没有?”

对于城里人,特别是城里女人,他真的看不出年龄来。所以轻薄归轻薄,他一时倒也不敢过分造次。他怕这个秦子萱万一还个黄花闺女,自己不分青红皂白便辣手摧花,万一她一会儿清醒过来翻起脸叫起真来,自己这个强-奸犯便难逃法网;当然了,若是已婚的少妇就不一样了,她们和李昭凤潘巧云一样,一般没有那么多禁忌。

他嘴里呼出的热气弄得秦子萱耳朵直发,她醉态可掬的扭着身子嘻笑道:“嘻嘻……好痒!”三扭两扭,她便扭进了他的怀中。

她穿的是短款衣裙,衣料都是夏季那种轻质面料,柔软诱人的身体在酒精的烘烤下散发出腾腾热气,诱人的热气透衣服源源不断渗进了他的皮肉里,牛子槊哪里还能把持住自己?

“哪里痒?”他的手丝毫不停,熟练的在她身上各处运动。见她并无反感之意,他便乍起胆子撩开她的裙子把手伸了进去。

“浑身……浑身都痒。”秦子萱扭了一下身子,尽管她看起来醉得不轻,但是语言能力却保持的基本可以,这也许和她长年从事的记者职业有关。

牛子槊阴险笑了起来,手轻轻一滑便滑进了她的裙子里,“我给你挠挠?”

“挠挠……就挠……挠。”

至此,牛子槊已经感觉到了,秦子萱下面已是水漫金山一塌糊涂了。

酒能乱性,原本如此!牛子槊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于是便不再顾忌,手非常放肆地动作起来。

秦子萱的身体开始拼命扭动,手也开始寻寻觅觅。她一把抓住了他的活儿,闭着一双妙目问道:“你兜里装的这是什么?啤酒瓶?”

牛子槊的身子不由一紧,沉着嗓子嗯了一声。

“我要喝啤酒嘛……”秦子萱似醉似醒,闭着眼睛一把便把他那骄傲的“啤酒瓶”掏了出来。待握到手里时仿佛又吓了一跳,急忙放开了手。

哗啦啦……血液流过的声音又一次在耳朵里惊天动地响了起来。

秦子萱舍身贴了上来,用嘴粘住了他的嘴,一条香舌像小兽一样挤进了他的口腔。

一切尽在不言中。牛子槊什么都明白了。

秦子萱接吻的技巧极其高超,一条香舌缠绵舒缓,柔软而极具弹性、调皮而又狡猾异常。先是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绿腰,然后低眉信手续续弹、似诉心中无限事;牛子槊笨嘴笨舌,被她撩拨几乎要发狂,却又时时抓不住她。一时间深深沉醉于这种高难度的香吻中而不能自拔。

直到此刻,牛子槊才算彻底明白过来:人家原本就没醉,是自己醉了!自己的一举一动一直都被这个女人左右着,自己不过是她的俘虏而已。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秦子萱乃此中高手,一经得手便宽衣解带放手而为。

雄心顿起,铁骑突出刀枪鸣;柔情似水,银瓶乍破水浆迸;琵琶合奏琴瑟共鸣,但闻曲调繁复婉啭低徊,忽而是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滩,忽而是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继而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曲调渐行渐高绕梁不绝。到了极妙处,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云雨暂歇,琵琶曲终,室内声息渐平,静至极点,正所谓:此时无声胜有声。

“你真棒!”秦子萱忽然睁开了眼睛,呢喃似的叹了一声。

上午在李昭凤婆媳那里,牛子槊让耽误了,此时相当于秦子萱接过了接力棒把他送到了终点。

此时他的心情好极,殷勤地帮着秦子萱穿好衣服,然后又端来一杯解酒的热酸梅汤喂给她喝,之后又运用自己的一技之长为她按摩。秦子萱则慵懒疲倦得躺在床上,心安理得地接受他所做的一切。

两人的四目时时相对,然后又飞快的分开,所有的事情都显得是那样的和谐、默契、温馨、甜蜜,因而也更加令人沉醉。

就在二人宽衣解带准备梅开二度时,丑女胡倩竟领了一个不速之客撞上门来。

来人却是吴芷君。

半个来月未见,吴芷君显得憔悴了许多。这里距省城近三百华里,天知道她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她身后还跟了一个提着大包小包的中年男人。

一天之中,这是他第二次感到意外,很意外!

“你来干什么?”牛子槊面无表情,语气很冷。甚至带着责怪的眼神瞪了旁边的胡倩一眼。

他的话很生硬,众人闻言莫不暗吃一惊。

吴芷君倒是很大气,她的脸上甚至带着淡淡的微笑。

她若无其事的扫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秦子萱,从容不迫说道:“你答应过我要给我治病,我就来了。”

“对不住了,俺伺候不起!”牛子槊皱起了眉头,一幅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

“谁让你伺候了?”这话在一般人那里绝对受不了,然而吴芷君却生生接住了。她还是那副从从容容的样子,说道:“实际上主要还是来谢谢你,顺便把你遗忘的东西给你送来。”

牛子槊忽然想起来了,自己那天晚上偷偷换下的脏裤头当时还压在那间卧室的枕头下,原准备早上起来悄悄洗了,谁知后面便发生了突发事件自己夺门而走,那东西现在一定也在这里面。

想到这里,他一时有些心虚,张了张嘴没吭声。

秦子萱莫名其妙的看着风华绝代的吴芷君和态度恶劣的牛子槊,暗自猜测着他俩间的关系。虽然一时半会搞不懂他俩之间的奇妙关系,但至少可以断定:他们之间一定发生过不寻常的事情。

女人天生敏感,秦子萱看见吴芷君便暗暗生出一种敌意,因此她对牛子槊表现出的冰冷傲慢还是很欣赏的,于是悄悄在他屁股上捏了一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3638.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