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妈搞得不能走路:表哥把头伸进我的大腿

赵立晨一直觉得男人可以心理上偶尔造反一下,但还是要尊重现实。

 

因为有人要换班,所以他就不用值夜班。出了医院,他就拦了一辆出租车,想着赶紧找个酒吧喝点酒。

 

为了省钱买房,他很少来这种地方。可今天不一样,今天是他的生日,没人陪着一起过,至少不能亏待自己不是。

 

赵立晨是越想越寂寞,越寂寞这喝的就越多,没一会的功夫意识就开始不清楚了。于是他就离开了酒吧,在街角蹲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走近了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就牵着他的手要拉他走。

 

不知道是因为酒精作怪,还是其他原因,赵立晨什么也没有说就跟着她走了。

 

朦胧中,他跟着那个女人到了一个房间里面。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温柔的她直接让他就进入了状态。

 

这一夜,赵立晨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次,总之是一直都没有闲着。直到天开始亮了,他们才停下来。

 文学

 

一夜的运动让赵立晨疲惫不堪,很快他就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他听到女人对他说再见了,你今晚的表现非常好,我会奖励你的……

 

当赵立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酒吧一条街的街角,原来昨晚那是一场梦,怪不得记住不那女人的容貌。但是让他有点想不通的是既然是梦,为什么那么的真实,尤其是她的舌头那么的香甜。

 

赵立晨没有再去纠结昨晚到底是不是梦,到了上班时间他必须得走。

 

男人丢了女人无所谓,但是丢了工作那就出大事了。

 

当赵立晨到医院会刚开完,正好遇到百年不遇的院长亲临从科室走出来。

 

院长很是厌烦看了他一眼,然后侧脸质问科室主任这怎么回事?你没通知今天会议的重要性?

 

科室主任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先是赶紧承认错误,说自己没管好下属。这话刚说完,他就冲着赵立晨挤眉弄眼,意思是让他把这事揽下来。

 

其实科室主任昨天就不在,别说通知开会了,他就连请假都没有请。

 

在这个三甲医院工作的机会,是他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四十八个毕业生中争取的,所以他不能因为这点屈辱而放弃工作。

 

这个黑锅他必须要抗,而且还得抗的漂亮。

 

赵立晨耷拉着脑袋,语气诚恳的自己都要被感动了,“院长,主任昨天强调了今天的会,是我没有足够的重视,所以早上就睡过了头。全是我的错,您要是罚就罚我吧。跟主任一点关系都没有。”

 

院长斜眼瞥了赵立晨一眼,丢了句下不为例,然后就转身走了。

 

之后又是主任一阵难以入耳的谩骂,这对赵立晨都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每次他都会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忍着忍着,等你翻身了再说。

 

今天依旧是门诊,赵立晨机械的穿上白大褂跟着他的老师高长兴在门诊室等病人。

 

第一个女病人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少妇,说自己性欲旺盛,想查查是不是有问题。

 

像这样性需求过旺的女人,不算是稀奇病例。再加上这女人长得也只是一般而已,所以并没有引起赵立晨的什么太大兴趣。

 

其实如果不是昨天那个女高管,这女人的水平还是可以的,只是昨天那个女高管瞬间拉高赵立晨的审美标准。

 

然而就在那女人脱去衣服,开始检查下身的时候,他眼睛顿时瞪大了……

因为他竟然看到那女人的大腿内侧泛着微微的红光,而他的老师高长兴就好像没看到,一脸的淡然,似乎就他一个人能看到一样。

 

赵立晨怎么想也想不明白,难道自己有了天眼,可以看到女人病症所在?

 

可是一个女人性欲过旺,往往是因为她的荷尔蒙内分泌紊乱引起的,怎么会在大腿内侧呢?

 

赵立晨突然想摸一下那个泛红的点,但是他还没来得及找借口摸一下,高长兴就已经诊断完毕,让女人穿衣服了。

 

下一个少妇来了,一定要想办法探个究竟。

 

但是转眼间一上午都过去,却没有来一个需要检查身体的病人,等的赵立晨都有点不耐烦了,反而就在他准备收拾收拾吃饭的时候,终于来了一个需要检查身体的少妇病人。

 

这个少妇的问题也是性冷淡,初步判断是器质性的性冷淡。

 

这一刻,赵立晨的神经一下子就绷紧了,他鼓起勇气对高长兴说让他试一试,都来了小半年了从来没有亲自检查过病人。

 

赵立晨的申请属于正常范围内的,高长兴很爽快就答应了他,让他检查少妇身体。

 

少妇刚脱掉衣服躺在手脚架上,准备接受检查。这个时候,突然有个护士跑来找高长兴说主任找有重要事情。

 

高长兴看了一眼赵立晨,示意他自己注意点,然后就转身匆匆离开了。

 

这正合赵立晨的心意,没有别人在场,更方便于他研究红点代表的含义。

 

这次红点没有在大腿内侧,而是在她的肚脐下方五厘米的地方。

 

“平时夫妻房事的时候,有什么感觉?”赵立晨语气平稳没有一点起伏,“有没有快感?或者是在开始之前,有没有强烈的需要?”

 

少妇摇了摇头,咬着声音说道:“一年前刚结婚那会有一点,现在完全没有了。”

 

赵立晨微微的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了。我先给你检查一下。”

 

少妇没有说话,微微的点了点头。

 

赵立晨面对着赤裸少妇坐了下来,开始认真的为少妇检查。

 

经过详细的检查之后没有发现不对的地方,她的病况主诉没有偏差,的确在碰到敏感点的时候,她没有太大的生理反应

 

于是赵立晨就把手放在了少妇小腹那个闪着红光的地方,当他的手刚按压在上面的时候,少妇的身体突然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怎么了?”赵立晨抬头问了一下。

 

少妇摇摇头说:“没怎么,就是有点……有点感觉……”

 

“什么感觉?”赵立晨紧接着问了一句,“是那种感觉吗?”

 

女人咬着嘴唇,声音非常低的说了一句,是一年前那种感觉。

 

听到女人的回答,赵立晨的神经瞬间就绷紧了,他居然能够看到女人敏感点,这就意味着他掌握了打开女人身体的钥匙。

 

据一个可靠调查报告上显示,已婚女性当中能达到性满足的只有百分之五,这就意味着……

 

在这一瞬间一扇香艳的财富权贵大门朝着赵立晨打开了。

 

对于太远的东西,赵立晨没有过分的在意,此时此刻他最在意的还是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极品美女高管。

 

有了这个本事,绝对可以放心大胆的去看她的身体,甚至于小小满足一下赵立晨的邪恶念头都是完全可以的。

 

为了稳妥起见,赵立晨决定还是再试一试。于是他认真仔细地把女人常见敏感点抚摸了一遍。

 

甚至于赵立晨都把手伸了进去,但是效果却不如在少妇小腹轻柔两下。

 

于是赵立晨就又把手放在了她的小腹那个红点上,时重时轻时快时慢的按摩了起来。可还没按多久,这少妇顿时一脸潮红,呼吸急促,甚至还起了反应……

“别……别按了……”

 

就在这时,这少妇突然娇喘的叫了一声,然后直接抓住了赵立晨的手,不让他动。

 

赵立晨没有再继续按下去,直接站起来,然后递给她几张卫生纸。

 

少妇把卫生纸拿在手,并没有去擦拭流出来的罪证,任凭它肆意往下流。

 

面对一个陌生男人流露出强烈的性冲动已经够难为情的,更不要说当着她面擦拭‘罪证’。

 

赵立晨知道她此时的心境,所以就专注于写报告,头抬也不抬的问道:“刚才是不是有很强烈的渴望冲动?”

 

少妇咬着嘴唇,沉默了好一会才低声说道:“嗯,有点。”

 

赵立晨点了点头说:“嗯,这就是病症所在了。你和别的女人身体构造不太一样,所以性敏感点位置就有所不同。你的性敏感点在肚脐下面,我刚才给你按摩的那个位置。回家过性生活的时候,多注意这个点就可以了。”

 

听到赵立晨这话,少妇的脸就更红了,因为她突然意识到刚才赵立晨的所谓检查,就是在测试敏感点,怪不得手法和老公有点相似。

 

写完报告之后,赵立晨就转身走了,给病人留下了时间整理现场。

 

这个职业性的举动,让少妇心里一下子没有了负担,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检查需要,和不贞无关。

 

然而赵立晨刚从检查室走出来,正好科室主任走了进来。

 

主任看到赵立晨从检查室里面走了出来,脸色瞬间就变了,刚才迟到怒气直接就爆发了出来。

 

“谁给你独自检查病人的权利?”

 

平日里老师高长兴就对他不错,所以赵立晨当然不能说是他允许的,于是就说是他私自决定的,跟他人无关。

 

主任一听是赵立晨私自检查病人,一下子就爆发了,他指着赵立晨喊道:“刚来几天就迟到,违反医院规定,你是不是不想干了?我告诉你,你要是干不了就立马给我滚蛋。”

 

滚蛋?当然不能滚蛋,老子还要等着你给我端茶送水,怎么能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3564.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