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面好爽:皇上在朝上干小公主

 

刚冒出这个念头,我就在心里狠狠骂了自己一下。

 

“小北。”

 

看到我进来,唐柔才依依不舍的停下动作,喊了一声。

 

我以极大的毅力才保证没露马脚,慢吞吞的开口:“啊,柔柔姐,毛巾放在哪?”

 文学

 

要是让唐柔知道我眼睛已经恢复了,还看到她自摸,把我赶出去都是轻的。

 

尽管我极力掩饰,但身下还是鼓起了一大团,唐柔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神色,她咬了咬牙,忽然道:“小北,你知道我在干嘛吗?”

 

还能在干嘛,自摸呗!

 

尽管心里清楚的很,表面上我却是摇摇头:“柔柔姐,我又看不见,哪知道你在干嘛,要我帮忙吗?”

 

本来只是随口一说,但我清楚的看见唐柔眼睛一亮,她犹豫了几秒道:“那小北,你能帮姐姐一个忙吗?”

 

说着,她竟站了起来,向我走来。

 

因为她没穿衣服,那两个圆润的饱满轻轻摇晃着,上面两颗粉色的樱桃让我看直了眼。

 

她走到我面前,轻轻的抓起我的手,转身坐到马桶上,然后将毛巾盖到沼泽缝隙上,拉着我的手按上去。

 

刚刚触碰到的一瞬间,我就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柔柔姐,这……这是什么?”

 

唐柔竟然让我碰她的下面,我激动的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

 

唐柔也是呼吸急促,“姐姐的腿有点酸,小北,你隔着毛巾帮我按一按。”

 

说着,小腹一挺,那片柔软在我手掌上蹭了蹭。

 

轰!

 

尽管隔着一层毛巾,我依然感受到那里的柔软,脑子当即一炸,彻底失去了理智。

 

况且,这又是唐柔主动要求的,我又怕什么呢。

 

我一把按住毛巾,不停的揉弄起来。

 

唐柔闭着眼,身体不停的颤抖,口中发出闷哼声:“对,就是这样,再快一点。”

 

兴奋的不行,要不是担心被唐柔发现我眼睛已经好了,当场就冲上去把她扑倒,狠狠的弄她。

 

很快,唐柔的身体就剧烈的哆嗦起来,她死死咬着唇,于此是同时,我发现毛巾不知什么时候都湿了。

 

她一脸的满足,轻轻对我道:“好了,小北,谢谢你。”

 

你倒是好了,我却难受的很呢,我心里很是不舍,但唐柔没说话,我只好慢慢的回了房间。

 

我把手拿在鼻子上闻了闻,腥腥的,却那么的迷人,忽然我想到唐柔等会还要帮我换药,我肯定还有机会。

没一会儿,唐柔从浴室里出来了。

 

她一边搓着头发,一边向我走过来,“小北,你药放在哪儿?”

 

我指指了床头的抽屉。

 

唐柔将药拿了出来,“好了,你快躺好,我这就帮你换药。”

 

但此刻我下面还有着不小的反应的帐篷还没消,这要是躺下来,唐柔肯定能看见。

 

我咬了咬牙,还是躺了下去,裤子裆高高隆起,仿佛变形金刚里的擎天柱。

 

唐柔一下子呆了,她愣了好几秒,眼睛里异彩连连。

 

我心里紧张到极点,却又有那么一丝小得意,嘿嘿,看傻了吧?!

 

“小北,我开始帮你换药了,要是不舒服,你跟我说。”

 

好一会儿,唐柔才开口道。

 

下一秒,唐柔拿着药片坐在了我的身上,不仅如此,她的臀部还好巧不巧的坐在我的裤裆裤子上面,那正昂首挺胸的地方一下子就顶到了她的下面。

 

哪怕隔着两层衣服,但是我那活儿还是一下子感受到了那娇嫩的柔软,硕大的巨龙甚至陷进去了一部分。

 

我大脑一片空白,我竟然顶到了她的下面,但是,好舒服爽!

 

“小北,是这样吗?”

 

唐柔的身体也是一颤,随后轻轻的将药片贴在我的眼皮上,问道。

 

“嗯!”

 

喉咙干涩,声音沙哑的厉害。

 

因为紧张,我手动了动,却一下子碰到了唐柔的大腿,那光滑的肌肤让我差点起鸡皮疙瘩,太滑了,而且还能嫩。

 

唐柔简直是我见过的女人当众最性感的一个,要是能得到弄她一次,少活几年我都愿意。

 

好在唐柔接下来没有其他的动作,很快,我的两只眼睛都贴了上了药片。

 

本来贴好药片唐柔就可以从我身上下来的,但她却没有下来的意思,还问道:“小北,姐姐的腿还有点酸,你不介意让我坐一会儿吧?”

 

说话的时候,她还动了动,仿佛腿真的很酸一样。

 

感觉到胯下在那柔软的地带顶来顶去,这下子差点要了我的老命,玛德,她绝对是故意的。

 

我强忍着顶上去的冲动,“没……没事,柔柔姐你帮我换药,我谢谢你还来不及呢。”

 

“嘻嘻,姐姐没白疼你!”唐柔嘻嘻一笑,屁股又动了一下。

 

这时,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要不,柔柔姐,我像刚才那样再帮你揉一下?”

 

“好呀!”

 

唐柔一口答应,拿着我的手又放在了双腿之间。

 

刚才在浴室,我太紧张,所以只是毫无章法的乱揉一通,这次我却是按照看过的小电影里的情节,大手缓慢的在那上面研磨起来,是不是还曲起食指在那道缝隙里顶了顶。

 

“啊……”

 

才刚刚揉顶了一下,唐柔就叫了起来。

 

“柔柔姐,怎么了,是我按得不舒服吗?”我故意装傻的问道,心里却坏笑。,小骚货,爽吧?!

 

“没……没事,小北,你继续按!”

 

唐柔的声音都变了,我感觉到她大腿死死的夹着我的腰,估计要不是怕被我发现,早就放声浪叫了。

 

手中按着那道裂缝,慢慢的,我心底的邪火也越来越旺,看着唐柔满脸酡红的样子,我真想把她推到,用自己的那活儿代替双手给她按。

 

但是,我又不敢,表哥好心收留我,我怎么能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

 

可心里马上又有一个声音在说,都这样了还不上,你连禽兽都不如。

 

纠结中,我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唐柔虽然咬着牙,但强烈颤抖的娇躯说明了她此刻就快要到了。

“柔柔,小北的药换好了吗?”

 

可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一道声音。

 

是表哥醒了,同时门外响起脚步声。

 

我浑身一激灵

 

唐柔也是身体一颤,迅速的从我身上爬下来,说:“换好了!”

 

表哥出现在门口,他冲里面看了看,我连忙装作睡着的样子。

 

“小北睡着了,走吧,我们回房间。”这时,唐柔也道。

 

似乎担心表哥看出什么来,说着她就把门关上了。

 

不过表哥好像没有走,我听到表哥道:“柔柔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不过你放心,忙完这一阵,我就去医院做检查。”

 

“不要碰我,每次都是两分钟,我告诉你,胡刚,我受够了,如果以后还是这样,你都别想碰我。”

 

唐柔冷冷的声音传来。

 

随后脚步声慢慢远去,显然唐柔回房了。

 

确认他们走了,我才翻身起来,低头看着顶起来的裤裆裤子,一脸的欲哭无泪。

 

要是表哥刚才没过来,我感觉今晚一定能和唐柔发生点什么。

 

第二天早上起来,果不其然我裤子衩里黏黏的,梦遗了。

 

继续这么下去,我就算不变成阳痿,迟早也会成为变态。

 

摇头苦笑了一声,我赶紧去卫生间换了一条新内裤。

 

但是刚走进卫生间,我却愣住了,洗手台上面居然有一条黑色丝袜,很显然是唐柔的。

 

是了,肯定是她昨晚洗完澡之后没有带走。

 

看着那条丝袜,我像着了魔一样拿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上面仿佛残留着唐柔身上的香气。

 

反正唐柔也不知道去哪了,就算做点什么她也不知道,想到这,我忍不住将丝袜套在了下面。

 

一面幻想着昨晚用手给唐柔按摩的场景,我手中快速的活动,最后释放了出来数的子孙全部喷在了丝袜上。

 

不过看着被我蹂躏的不成样子的丝袜,我心里忽然有点心虚,赶紧将丝袜塞到了自己的枕头底下。

 

来到客厅,桌上摆着早点,却看不到唐柔的身影,我看了看时间,这个点表哥应该上班了。

 

心不在焉的吃完早餐,唐柔还是没有回来,我估计她是和表哥一起出去了。

 

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敢太随意,老话说的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表哥和唐柔知道我眼睛恢复了,他们一定会把我撵出去。

 

待在家里无所事事,我干脆给自己的眼睛做起了按摩,虽然现在我看见了,但阳光太强烈,依然会有些影响。

 

晚上十一点了,表哥依然没回来,不过他每天早出晚归的,我倒是不担心,尤其是前两天我听说他的的物流公司接到了一个大单,估计是太忙了。

 

但是唐柔也没回来,我却有些奇怪了,要知道她现在基本算是全职太太,难道真是陪表哥出去应酬去了。

 

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响起脚步声,我心中一喜,是唐柔回来了。

 

果然门开之后,唐柔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不过还有一个人,不是表哥,而是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唐柔好像喝醉了,那胖子就扶着唐柔。

 

因为我没开灯,所以两人都没注意到我。

 

我眯起眼睛仔细一看,唐柔穿着一套黑色短裙,腿上是黑色的丝袜,刚好到大腿根,看起来性感极了。

 

“马老板,谢谢你送我回来。”

 

唐柔醉醺醺的的说了一句。

 

显然她今天是跟表哥生意上的朋友喝酒去了。

 

黑暗中,马老板一只手放在唐柔腿上不停的抚摸着,呼吸急促。

 

“没事,别人想送还没有这个机会呢,对了,我扶你回房休息。”

 

马老板舔了舔嘴唇,眼睛却闪过一丝邪念。

 

“嗯……”

 

唐柔趴在沙发上,背对着马老板,鼻子里面哼了声。

 

听见她销魂的一哼,我心想完蛋了。

 

是个男人都会被引爆,果不其然,马老板愣了一下,直接不淡定了。我看见马老板摆弄一下唐柔的位置,把她的一条修长大腿扛到肩头上,一只手上下抚弄着唐柔的身体。

 

这种动作,唐柔的性感顿时展露无遗。

 

“柔柔,你好性感,我做梦都想得到弄死你。”

 

马老板再也克制不住,嘴里淫言秽语,一只手抓住唐柔的臀部屁股,不停的揉。

 

唐柔哼声越来越大:“讨厌。”

 

我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唐柔绝对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马老板故意把她喝醉,然后想要趁这个机会得到弄她。

 

黑暗中,马老板一只手穿过衣服,握住了唐柔的胸部,整个人趴在她的背上,不停用自己的身子磨蹭唐柔:“柔柔,你的胸脯白兔好大好白好有弹性,爽死我了。”

 

唐柔媚眼如丝:“马老板,想不想得到弄死我?”

 

她嗲声嗲气的问了一句,这时候我才发现,唐柔漂亮妩媚的脸蛋上红扑扑的。我瞬间想到,马老板应该给她下药了,否则唐柔不会这样。

 

我心里决定,只要那个死胖子敢欺负柔柔姐,我就弄死他。

 

接下来,马老板把手深入唐柔的裙底,不怀好意的笑道:“哼,外表这么纯洁,内心却这么放荡骚。老子还没有往死里弄你呢,你就湿了。”

 

唐柔眯着眼睛,不停扭动身子,鼻子里面哼哼唧唧的。

 

下一刻,我看见过胖子两只手抬起唐柔的双腿,低头闻了闻丝袜上面的气息,接着解开皮带,露出一个狰狞的物体,对准了唐柔的早已泥泞的沼泽。

 

我血液流动速度加快不少,身子宛如一个大火炉,下面更是难受无比。的那活儿硬成了铁棒

 

周围光线不好,眼前的场景半遮半掩,惹人遐想。马老板的一只大手,从唐柔的脚裸抚摸到大腿。

 

喝多的唐柔,就像一只猫咪发出呼噜呼噜的呻吟轻吟声。

 

“好滑。”

 

马老板咽了一口,火急火燎的抱紧唐柔的双腿。

 

我发现他就是一个老变态,居然用那玩意去蹭唐柔被丝袜包裹的长腿,脸上全是享受的表情。

 

“胡刚应该满足不了你吧?你肯定不知道,上次我和胡刚去会所,他没坚持三分钟就出来了。”

 

马老板嘿嘿笑着,吭哧吭哧的喘着气,像一头发情的驴似的。

 

被下药的唐柔,根本听不清马老板的话。可我却目瞪口呆,表哥去会所找小姐?在印象中,表哥和唐柔一直很恩爱,两人都快到了结婚的地步。

 

不过转眼一想,不管多极品的女人,面对的时间长了,总有腻歪的一天。站在男人的角度,出去偷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继续看向对面的马老板,他从公文包里面掏出一颗药,放到嘴里面吃下去了,没过几分钟,便有了不小的反应那家伙大的恐怖

 

“今晚弄死你这个小妖精,可把我馋死了。”

 

马老板放下唐柔的双腿,抱着她走到客厅的卫生间,准备……

进去后,马老板把唐柔放到洗漱台上,下面的家伙,刚好对准了唐柔泛滥的芳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3552.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