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紧身裤下面就好明显 :换爱交换乱

 没有理会还站在那里捂着脸的楚南,她直接就向办公室的门跑过去,想要离开这里。楚南一看情况不对,如果让她跑出去了把这件事往出一捅,那自己之后还怎么上学?

  眼疾手快的他,在王老师与自己插肩而过的一瞬间,一把就拉住了她的胳膊,然后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用双手牢牢的将她控制在自己怀中。

  “你放开我!你这个流氓!”

 文学

  王老师的很瘦,估计还不到一百斤,这也决定了她的力气不是很大,楚南轻轻松松的就将她制住了。

  “王老师,你镇静点。”楚南有些心虚,自己的这句话说的就跟放屁一样,自己都要非礼人家了,还怎么让人家镇静。

  可王老师根本不管楚南的话,一直在她怀里挣扎着想要逃出去。

  此时楚南也有点被折腾的火气上来了。这王老师一直在他的怀内扭过来扭过去,臀部也在他的下体处不断地摩擦,导致楚南的小兄弟直接昂起了头。

  本来还在不断挣扎的王老师,突然感觉自己臀部有异物在顶着自己,而且还越来越坚硬。她也不是小女孩了,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顿时吓得不敢再动了。

  “楚,楚南,你放了我好不好,我保证下次再也不说你成绩差了。”

  “是吗?不过你说不说我不是很介意。”

  “那,那你可以放了我吗?”王老师小心翼翼的问道,他能够感觉出来楚南有点想要放手的意思。

  “放了你?对不起了王老师,现在的这种情况,我恐怕是不能让你如愿了。”楚南嘿嘿笑了一声,直接架着王老师的两条胳膊就将她抬了起来,让她双脚离地。王老师也感觉到了,于是双腿不停地乱蹬着。

  “啊!楚南我错了!我错了,你放了我!”王老师察觉到自己在楚南的手中根本没有反抗之力,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力气怎么可能这么大!

  “抱歉,晚了噢!”楚南直接架着王老师就来到了柜子后面。这里有一张很小的单人床,也是学校配备的。楚南直接就将王老师扔到了床上,她想要挣扎着爬起来,但是楚南直接压了上去,让她动弹不得。

  “楚南,就当老师求求你了,我还没有过男朋友,求你放过我。”被楚南压在身下,王老师根本动弹不得,只能摇摆着两只脚来进行一下最后的反抗。

  压在王老师的身上,一种别样的情绪从楚南内心滋生出来。之前的王老师,高高在上,想训自己就训自己。现在却在自己的身下,如同一个待宰的羔羊。之间身份的转换,不禁让楚南心里生出了一丝快感

  “对不起了王老师,谁让你之前老是欺负我,现在,该轮到我了。”没有理会王老师的告饶,楚南直接撕开了她的上衣,露出了她衣服里面的黑色文胸。这还是楚南第一次见到女人穿着文胸,就在之前的李婶和刘秀娥,都是没有穿文胸的。

  看着这黑色带有花纹的文胸,楚南不禁心里感叹一声王老师不愧是城里来的人,活的就是精细。不过,在这黑色文胸的刺激下,更是让楚南狼性大发。

  “啊,楚南,求你放过我,我还没有过男朋友啊!”在王老师的心中,来这里支教只是暂时的,她甚至有些看不起村里这些土里土气的男人,将来还是会回到县城找一个城里的男朋友。

  楚南并没有理会王老师的挣扎,一把将她的文胸推了上去。藏在里面的两只小白兔瞬间弹了出来,白晃晃的,差点亮瞎了楚南的眼睛。盯着这一幕,楚南的口水都快要聊出来了。王老师不愧是娇生惯养的城里人,这胸型和皮肤,果然不是村里人可以比的。

  不假思索的,一口将胸前的那颗葡萄含在嘴里就开始了吮吸。

  “啊!”两滴眼泪从王老师的眼角滑落,难道今晚自己就要失身了吗?没有想象中的白马王子,也没有城市里的帅哥,而是要被一个学生夺走自己的第一次吗?

  王老师的下身穿的是包臀裙,楚南找了半天找不到应该怎么将它脱下,然后一气之下,直接将包臀裙推了上来。当推上来的时候,直接傻眼了。“竟然没有内裤!”

  抬头疑惑的看了一眼王老师,只见王老师满脸的泪痕,躺在那里都不动了,可能是已经放弃抵抗了。“没想到王老师外表那么清纯的一个女人,却是个暴露狂!”

  就这句话,还真被楚南给猜对了,这王老师还真的是个暴露狂。平日里她都穿着包臀裙,反正不会被暴露,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就隔三差五的不穿内裤,甚至很觉得这样很舒服。在别人看她的时候,她甚至会有一种很刺激的感觉。

  “风骚的女人!”楚南只能这么形容眼前的这个女人,一想到她在上课的时候甚至连内裤都没有穿,自己就显得更加性质高涨。

  楚南掏出自己的昂扬之物,轻车熟路的找准了要进去的位置,使劲向前一运。让他没想到的是,王老师完全给了自己一种跟李婶和刘秀娥不一样的感觉。“好紧啊!不过更加舒服!”这是楚南的第一反应。

  “啊!”剧烈的疼痛使得王老师不得不做出反应,清晰的叫喊声回荡在整个屋内。听到这么高的叫喊声,吓了楚南一跳。她这么一喊,就算这里没人都给叫出人来了。楚南赶紧将她的嘴捂住,却没想到她动静更大,而且眼泪哗哗的都止不住的流。

  “这是怎么滴!”楚南有些郁闷,这反应也太大了。当他下意识的抽插两次后,终于明白为什么这王老师会有这样的表现了。

  “还是个处女!”看着自己小兄弟上面带出的血丝,楚南有些蒙圈,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看起来如此风韵妖娆的王老师竟然还是个处女。

  被楚南捂着嘴,王老师叫都叫不出来,只能用一双仇恨的眼睛看着正在自己身上运动的楚南,心里不断的诅咒着他。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王老师。是你叫我来这里的,当然我现在把你上了这是我的错,可我也不知道你还是个处女啊。不过你放心,既然这样,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楚南的女人了。相信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楚南也不知道王老师有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而是继续进行着自己的运动,今天,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运动会’啊。

  四十分钟后,楚南趴在王老师的身上一动不动。刚才的一番运动真的是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而王老师,在楚南运动结束后,便留着眼泪沉沉的睡了过去,今晚对于她来说,或许是个噩梦,也或许是个新生活的开始。

  第二天天一亮,王老师就醒了过来。直到现在,她都无法接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使劲推了推还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发现自己的胳膊根本使不上一点力气。而且自己的私处里面,还插着某人的昂扬之物。

  她这一推,直接将楚南推得醒了过来,看着自己身下的女人,楚南心里不禁升起了一丝自豪的感觉。所有人都畏惧的数学老师,现在却在自己身下承欢。

  王老师没有说话,只是用看仇人般的眼神盯着楚南。楚南也毫不示弱的盯了回去,要说比眼神,他还没有怕过谁。

  “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楚南的女人了,懂了没!”

  楚南毫不犹豫的向着王老师宣告自己的决定,在他的心中,已经将王老师当做了自己的女人。而王老师并没有理会他的话,依旧瞪着她的眼睛。

  “哎呦!长本事了!”看到王老师并没有回自己的话,楚南打算给她个教训。于是下身就开始了粗暴的活塞运动。

  “啊!”初为人妇的王老师还没有完全的适应楚南的这种举动,不过几分钟后,当她放弃抵抗的时候,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从心里油然而生。她渐渐的不再抵抗,而是适应起来。

  “我都说了,做我的女人,你不会后悔的。”看着王老师脸上渐渐开始享受的表情,楚南心里也是一阵满足。征服一个刚烈的女人的感觉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又是半个多小时,楚南从床上爬了起来,穿好衣服,看着躺在床上的这个女人。就在昨天,她还是自己心目中高高在上的数学老师。

  “王老师,从今往后,你可就是我的女人了哦,希望你记住这一点。”临走前,给了王老师一个忠告。不过楚南也相信,她是不会讲这件事讲出去的,不然她的名声估计就坏了,在这里也混不下去了。

  他离开了这间屋子,走之前轻轻的关上了门,今天才周日,想必也不会有人来。但是他离开的时候,却没有看到在走廊的另一侧,蹲着一女孩,正满脸绝望的看着渐渐远去的楚南,脸上满是泪痕。

  昨天晚上楚南送走小雅后就直接来到了办公室,却不知道小雅在外面等了半天后没有等到去他们村的小客车,就想着来找楚南一起回去。当她来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正是楚南将王老师推到在床上的那一刻。于是她站在门外听完了全过程。一晚上,她都蹲在门口,甚至早上,她还听到两人正在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知道现在,她心里仍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自己喜欢的男人,竟然和学校的王老师有一腿。

  走在回家的道路上,楚南心中无限的舒爽,如今自己不仅摆脱了处男的称号,而且还有了自己的女人。

  “咦?门怎么开着?”刚到自己加门外,却发现自己的家门大开。“我走的时候关好门了啊,难道是老爹回来了?”楚南兴冲冲的跑回家,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门口抽着烟的老爹。

  楚南的老爹名叫楚天。年龄大概三十多,但是整个人看起来却像是五十岁的大叔。自从楚南的老娘生他难产死后,楚天就开始一蹶不振,几年内变成了这副模样。相比于自己的老爹,楚南反而要花心多了。

  “这些天去哪浪了?”楚天抽了一口烟,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儿子。自己的这个儿子虽然说学习起来不是很争气,但是干活倒是一把好手,帮自己省了不少事情。

  “我去苞米地里看了一下,这几天苞米长得挺好的。”这时候楚南撒起谎来可是一点都含糊,他可不敢说实话,难道让他告诉老爹昨晚自己去强上了自己的老师?

  “恩。”楚天应了一声,对楚南的话并没有一点怀疑,因为在他的眼中,自己的儿子一向是很老实的,跟自己的性格很是相象。

  “刚才回来的时候碰到李婶了。”楚天马漫不经心的自顾自说着。却没想到楚南却是心里一紧。

  “李婶,她说什么了。”楚南生怕李婶告状,这样的话,估计自己会死的很惨。

  “她说,我不在的这几天,你帮了她很多忙。还给咱家送过来一些红薯。干得不错。”楚天毫不犹豫的赞赏自己的儿子,看来就算自己不在,楚南也跟村里的人相处的很好。估计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李婶说的‘帮了很多忙’,指的确是另一件事情。

  “对了,小南,你年纪也不小了。有没有看上哪家的姑娘,爹去给你说媒。”农村的小孩,到了十七岁左右,一般就都有了自己的结婚目标,很多人十九岁左右就开始结婚生子,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啊,有啊,就是小雅啊,你见过的。”

  “小雅?老王家的那个女孩?恩,还可以的。过几天爹就去帮你说说。早定下来早省事。”

  “谢谢爹。”听到这里楚南心里一阵欣喜,毕竟自己最喜欢的是小雅。不过,王老师怎么办?这是自己目前最头疼的问题。

  “楚南你在家里吗?我来找你了!”这不,说曹操曹操就到。楚天一根烟还没抽完,大门外就传进来了小雅的声音。

  “恩!我在呢,小雅你快进来。”

  “咦,叔叔也在啊。”此时小雅已经完全看不出来早上那样的状态,除了眼睛微微有点发红外,跟往常没有什么区别。甚至还很开心的跟楚天打了个招呼。

  看到小雅能来自己家里,楚天也是十分高兴。看来自己的儿子也不是个孬种啊,能跟小女孩相处的这么好。

  “来来来,快进屋里坐。楚南,你小子干什么呢?还不给人家小雅拿水果去。”楚天直接照着楚南的屁股踢了一脚,将他踢进了屋内。

  来到屋里,楚天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说去地里看看庄稼,然后将两人留在了屋内,给他们创造二人世界。楚南心里感动的都药哭出来了,这才是亲爹啊!

  “楚南,你爹,刚才说是要去我家提亲吗?我在院子外头都听到了。”小雅坐在椅子上,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手中的苹果,都没有看楚南一眼。

  “是啊,惊喜吧!跟你讲,只要你家人能同意,咱俩以后可就是一家人了。”楚南也是十分的兴奋,期待了这么些年,现在终于有盼头了。

  “可是。可是。”小雅支支吾吾的,心里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把那句话说出来。

  “可是什么啊?难道小雅你不同意?你昨天可不是这样的啊!”楚南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小雅一夜之间变心了?究竟是哪个家伙在挖我的墙角?我一定要揍的他连亲人都认不出来。

  “可是,我觉得我们并不合适。”犹豫再三后,小雅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为什么啊小雅,你昨天不是这样的!你还收下了我给你的礼物!”楚南有些急了,如果是因为那件自己的礼物的话,那就只能说自己是自作自受。

  “不是,我挺喜欢你送我的礼物的。”

  “那是因为什么啊,你总得告诉我啊,至少让我死个明白!”

  “其实,我觉得你跟王老师更相配一点,我,我根本配不上你。”说道这里,小雅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就没来由的一阵心痛,眼泪就开始止不住的往下流。

  “什,什么?”听到小雅的这句话,楚南只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难道,小雅知道了什么?还是王老师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小雅?这也不可能啊!

  “小雅,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事情。”楚南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昨天晚上在办公室都跟王老师干什么事情了!我在门外都听到了,楚南,你,你不是人!”说到这里,小雅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自己最喜欢的男人竟然跟别的女人上了床,这让她根本无法接受。

  “完了!”楚南直感觉脑壳嗡嗡的,任他如何聪明,也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这完全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自掘坟墓啊。

  “小雅,你听我解释啊,昨晚,那只是个意外!”

  “什么意外啊!我都听得明明白白的,你还想要骗我吗!”

  “小雅,你要知道,我最喜欢的人可是你啊,我都喜欢你好几年了!我已经离不开你了。”

  “是吗?既然我对你这么重要,那你为什么还在外面找女人!”

  “都说了那只是个意外!”

  “是吗?那你证明给我看啊!”

  “行,这可是你说的,是你要我证明的,那我就做给你看。”

  楚南走到门前,一把将门关了个严实,然后从里面锁上,向小雅走了过来。

  “楚,楚南,你要干什么!”

  小雅看着楚南眼中流露着一抹火热的目光,心里头有种不祥的预感。

  楚南一步步靠近小雅,慌乱之下,小雅只得一步步地往后退。

  “楚南,我相信你了,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小雅,我是真心爱你的!”

  此刻,楚南越是看着小雅躲闪娇羞,就越觉得刺激。

  “砰”

  小雅已无退路,整个人紧紧地贴在墙壁上。楚南再近前一步,一只手压住她的胸口,那和她年纪毫不相称的凸起之物,握在楚南的手中,更是温软,瞬间的拨着楚南最为原始的东西。

  此时的小雅已经顾不得被袭胸后的羞耻,内心恐慌不安起来,她焦急说道“楚南,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但是……”

  还不待小雅把话说完,楚南就强吻了上去,把小雅的嘴巴给堵住了。

  “唔……”

  对于突如其来的强吻,小雅完全没有意料到。长这么大,自己第一次被一个男生夺走了初吻,竟是这样的味道。

  小雅此刻害羞急了,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一双手在楚南的身上胡乱地抓着,拍打着。

  小雅想要发出吼叫,但是刚一腾出一点空隙呼吸,嘴巴便再次被楚南给堵得死死的。

  呼吸难受

  原本极力的嘶喊,此刻却成了粗重的吟叫,楚南口干舌燥,内心早已不受精神控制。

  楚南狠狠地按住小雅的双手,两只腿也没有闲着,紧紧把小雅的身体锁住,按在墙上,他干渴的唇角开始滑落在小雅的脖子上,慢慢的滑落,小雅焦急的说道:“楚南,你快住手,不然我可要喊了。”

  楚南听得出,小雅的话语似乎实在威胁她,但是语气却有些犹豫不觉,此时楚南一下子把小雅的身体背了过来,双手从她的背后深入了她的衣服,她胸前的小鹿一对俘虏一般,被楚南的大手牢牢地控制了起来。

  小雅被楚南这么一抓,软了半个身体,她银牙暗咬,任凭楚南肆意在她身上奔驰。

  此时的她突然想起昨晚,楚南和王老师在屋子里发出的声音,那声音让她开始沉迷起来,她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小雅从未没一个男人这般亲热过,一开始内心羞愧得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不过毕竟楚南已经有了些经验,他的手指开始去夹弄着那对小荔枝,这样的举动,瞬间吧小雅最后的矜持给撕的粉碎,开始迎合这楚南的动作。

  楚南眼看着差不多了,开始撤下了她的裙子,小雅哪里还敢向后看,只羞的面红耳赤,低声的说道:“楚南,轻、轻点。”

  楚南吻了吻她:“我会很温柔的。”

  此时的小雅,只觉得有一个灼热的棍子开始靠近她的身体,偷偷的转身一看,啊的叫了一声,心中想到,楚南尿尿的东西怎么这么大?

  小雅不是没有见过男人的这玩意儿,她见过村里的小屁孩的,小时候只知道那是男生尿尿的地方。而后长大了点,就懂得了更多。

  这么大的还是第一次见到。小雅娇羞的满脸通红,一时不知所措,只得发出尖叫。

  “小雅,怎么啦?我还没有进去呢?”

  楚南被小雅的叫声搞的一脸懵逼,这唱的又是哪出戏。

  小雅担心的说到:“会不会很痛?”

  楚南安慰起来:“就痛一下子,然后就不痛了。”

  然后,楚南随着一阵叫声,慢慢的进入了小雅的身体。

  一轮奋战结束之后,两人在床上抱在一起,小雅缓过劲来之后,在楚南的身上用力的掐了一下,痛的楚南哎呀的大叫起来:“小雅,你这是做什么?”

  小雅哼了一声:“你不是说不痛的吗?痛死我了,我也要让你尝尝痛的滋味。”

  小雅被破处之后,有一些时日没有来找楚南。但是楚南心里可时时刻刻惦记着这个小妮子。

  “小南,赶快去洗把脸,等会儿带你去老王家。”

  这天一大早,楚南还在梦中和王老师还有小雅三飞,正到了最后冲刺的关键时刻,就被自己的老爹给弄醒了。

  “爹,提亲还要我去干嘛?不都是大人直接去谈吗?”

  好梦被打扰,楚南露出满脸的不耐烦。这要是在之前,老爹说要去老王家提亲,楚南绝对会立刻从床上跳起来。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小雅已经成了自己胯下的女人,难不成煮熟的鸭子还会飞了不成?

  在乡下,村民都很淳朴。要是谁家的闺女被一个男人亲吻了,那可是要对女生负责的。

  楚南心里美滋滋地想着,自己都佩服起自己的明智举动起来。不自觉间,竟发出了痴痴的傻笑。

  “前些天在锄地的时候碰到老王了,人家说不必拘泥于旧传统,想要提前见见你小子。”

  “哦。”楚南机械试式地回应着。

  “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就不能注意一下吗?幸好屋内没有个女人在……”

  顺着自己老爹的目光看去,楚南这才发现自己的裤裆由于春梦而顶得老高,样子有点渗人。

  楚天看了一眼儿子,眼中露出无可思议,然后略微尴尬地走开了。

  “老王呀,我故意挑了今个儿个好日子,把这小子给带过来了。”

  楚南和老爹来到老王家时,老王正好在自家院子的葡萄架下,半躺在一个古藤木的靠背椅子上,手里摇着一把泛黄的蒲扇,悠哉悠哉。

  老王见楚天带着自己的儿子过来了,赶紧起身接客。

  “小雅,来客人了,快出来倒茶。”

  老王朝屋里头大声喊了一句,就开始上下打量起楚南。

  一双老眼犀利如鹰,定是阅人无数。在挑女婿上,老王自然看得格外地过细。

  “好娃,好娃呀!”

  片刻过后,老王龇牙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烟牙。看着老王眉开眼笑的样子,楚天扭头也看了看儿子,颇为得意。

  不一会儿,小雅就从屋里头缓缓地走出来了。两手端着一个圆盘,盘上放着两杯刚刚泡好的鱼腥叶。

  鱼腥叶是乡下的一种野草,村民将其收割起来晒干,再拿出来泡茶喝,味道清新扑鼻,沁人心脾。

  在乡下,地里头的庄稼人几乎各家一壶,这茶草不仅解渴,还可缓解疲劳。

  “好生俊俏的一个姑娘!”

  楚天也夸赞着老王的女儿,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但这次小雅显得有些不一样。

  到底哪里不一样,楚天也说不出来。

  但是楚南心里却清楚的很,小雅的不同之处就是现在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了,而是楚南的女人。

  小雅今日穿了一件短裙,裙摆上秀了一朵开得鲜艳的白莲花,刚刚遮住膝盖。裙子很修身,将小雅发育得还不是很成熟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

  “叔叔请用茶。”

  小雅端起一杯鱼腥草茶递到楚天的跟前,动作优雅大方,很有大家闺秀的气质。楚天看着这个小妮子,心里喜欢的很!

  但是,小雅并未看向楚南,就像不认识他一样。在外人看来这是女子固有的矜持,但是楚南知道,小雅还在生自己的气。

  “真是女貌郎才呀……”

  楚天泯着茶,跟老王唠嗑起来。自然是三两句不离提亲的事儿。

  “两娃也不小了,是时候谈婚论嫁了。早日把这日子给定下来,也早日了结了咱们的一大责任呀。”

  “可不是嘛,是时候定下来了。”

  两个长辈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时不时观察着两娃的表情。

  聊了半天,小雅提着一个框子走了出来问道:“楚南,你要不要和我一起上山采菌子。

  楚南此时才想到,昨晚下了一场雨,今天正是上山采菌子的好时候,山里的菌子晒干了可以卖不少钱呢,更何况是和这美人一起上山,他哪里有不同意的道理,马上和老爹打了声招呼,就向小雅的背影追了上去。

  到了身边,楚南马上献殷勤的说到:“小雅,我来帮你拿篮子吧。”

  小雅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不敢劳您大驾,我自己有手。”

  被小雅怼了一句之后,楚南有些发愣,这是怎么了? 不是你叫我去采菌子的吗?这女人的心究竟是怎么长得?

  楚南疑惑的陪着笑脸对着小雅凑了过去:“小雅,别这样,我还要对你负责呢。”

  小雅听他这么一说,内心瞬间有了许些的甜蜜,小脸微微一红,娇嗔了一句:“呸,找你的王老师去。”

  楚南额了一声的,旋即明白过来,这妮子是吃醋了呀,他马上搂住了小雅的腰:“小雅,你别乱想,那天王老师咄咄逼人的样子让我看了就来气,再加上王老师平日里老是有些瞧不起我们,我这才想着借题发挥教育她一通。”

  小雅想想王老师平日里虽然笑嘻嘻的样子,但是背地里大家都知道,这个老是想来瞧不起农村的,天天想着要嫁到城里去,想想楚南这次,还真的算是为大家出了口恶气。

  想到小雅的态度缓和了许多,不过她还是不打算就这么轻易的原谅楚南,只是哼了一声,把篮子递给了楚南,快步跑向了山林。

  两人一起来到了山林里面,在树下开始寻找菌子,两人正在寻找的时候,突然从树林里面窜出来一个小松鼠。

  小雅大叫着:“楚南,快,快帮我抓住了它。”

  楚南马上去追松鼠,没有追多久小松鼠一下子钻进了一团草丛中不见了。

  小雅有些失望的过去踢了踢草丛,的就看到草丛的后面居然有个若隐若现的山洞,小雅瞪大了眼睛,把楚南拉了过来:“你,你看,这里有个山洞,你说里面会不会是桃花源?”

  楚南撇撇嘴:“这里连棵桃树都没有,哪里来的桃花源?”

  小雅哼了一声:“真是不浪漫。”

  她一边说着,一边好奇的想着山洞里望了望:“你想不想进去看看?”

  楚南想了想的,反正也无聊的,进去看看也好,他点点头拉着小雅走了进去。

  小雅一直躲在楚南的身后,开始试探的向着山洞里走了进去,两人一开始本以为里面会是漆黑一片,但是没有想到却微微的有些光亮,就像是桃花源写的那样,仿佛若有光。

  两人怀着好奇心沿着亮光走了进去,很快狭小山洞变得开阔了起来,到了尽头两人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就看到面前是一个宽敞的区域,四周的钟乳石造型各异的树立在了四周。

  在最中间的地方有两米见方的水池,水池里面的泉水十分的透亮。

  此时正值盛夏,天气热的不行,看到这般清凉的水池,小雅马上开心的走了过去,脱掉了鞋袜,把双脚放了进去。

  就在那一刹那,小雅顿时觉得身体一阵清爽无比,她开心的用手指在水池里面划动着,对着楚南说道:“楚南,这里好凉快,你来试试。”

  楚南也是酷热难当,走了过去看了看,这池子里的水应该是地下的泉水,池子也算浅,怎么都要有一米多一点。

  楚南正捧着泉水洗了洗脸,小雅就开始使坏的用池水泼楚南,但是当她看到楚南的坏笑的时候,顿时发觉不好,啊的叫了一声,起身想要逃走。

  楚南哪里会放过她,跑过去一把搂住了小雅,在一阵女孩子的尖叫声中,小雅和楚南一起掉进了池子里。

  当小雅再次站起来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珠,有些责怪的看着楚南:“你看你,把我的衣服都弄湿了,我们怎么回去?”

  楚南耸耸肩膀,把T恤一脱,仍在一边:“怕啥,现在这么热,一会就干了。”

  小雅看着楚南壮实的肌肉,小脸就是一红:“你可以晒,我又不能。”

  楚南切了一声:“有啥不能的,这里又没有别人,要不我帮你脱?”

  小雅看着楚南略带猥琐的笑容,心中不由的泛起了涟漪,但还是矜持的向后退了两步:“我警告你,别胡来。”

  楚南哪里是会乖乖就范的人?一下子垮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小雅,快速的把她后背的扣子解开,小雅开始觉得小脸发烫,娇嗔的说道:“楚南,别这样,我冷。”

  楚南听了继续的打开了她后背上内衣的暗扣,轻轻的一扯,就把小雅的内衣扯了出来,楚南自觉地胸前多了两团的温热。

  虽然说,这里四下无人,但是小雅依旧羞的无以复加,把头深深的埋入了楚南的胸膛。

  楚南在她的耳边轻声调戏到:“这样不就不冷了?”

  此时的小雅也分不清楚,究竟是楚南炙热的身体给他传导的热量,还是由于害羞,她自己全身灼热,小雅轻轻的抱住了楚南臀部,抬起了她已经红透了的小脸蛋,她湿漉漉的发丝上开始滴落着点点的水珠。

  那美丽的脸蛋像是要哭泣一般,眉梢上的露珠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泉水,好一番梨花带雨含羞媚笑。

  楚南看到她娇羞的脸庞的时候,正巧低了一下头,就看到小雅胸前的小鹿在碰在不安分的起伏着,那小鹿楚南坚实的胸膛挤压成两座小山峰一般。

  眼前的这一切,让楚南觉得热血澎湃,看着小雅递上来的红唇,楚南有些迫不及待的和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再这样的激吻之下,小雅的堤防彻底的开始奔溃,已经彻底的把前几日的那剧痛的阴影抛在了脑后。

  很快的,原本平静的池水开始激起了一阵阵的波涛,那响声开始在山洞里回荡。

  经过一番激战之后,两人有气无力的穿上了已经有些干了的衣服,眼看着天气就要晚了下来,小雅挽着楚南的身体开始开始下山。

  下了山,小雅一直打着哈欠说道:“楚南,我好困,你背我回去好不好?”

  楚南心道,我也累呀,不过看着小雅嘟着嘴巴卖萌的样子,他的心软还是战胜了腿软,背着小雅开始想着村子里走去。

  好不容易到了小雅的家门口,楚南放下了小雅,小雅对着他露出了甜美的一笑,回到了家中。

  楚南正向着回家的方向走着,在路过刘秀娥的小卖部的时候,就听到里面有刘秀娥吵嚷的声音。

  刘秀娥的小卖部是自家的村物改的门面房,在一排的货架后面有一张小床,平日里刘秀娥觉得累了,就在小床上休息一会。

  楚南偷偷的向着里面望了望,就看到一个瘦的像马竿一样的男人,正在对着刘秀娥动手动脚。

  楚南本想上去帮忙,但是仔细的一看,才认出这个男人其实就是刘秀娥的男人。楚南偷偷躲在一旁,看了看那个男人,然后撇撇嘴,心中还真的替刘秀娥不值,正是应了那句话,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此时楚南只听到里面的刘秀娥有些生气的说道:“你这个死鬼,怎么不醉死在外面?整天喝的醉熏熏的,回来也不老实。”

  马竿老公应该真的是喝醉了,咒骂道:“你这个臭婆娘,敢嫌弃老子是不是?你也不看看除了我谁会要你。”

  刘秀娥被这番折辱,气恼一巴掌闪了过去,打在了马竿丈夫的脸上,那马竿丈夫被刘秀娥这一巴掌打出了无明业火,轮着手臂一巴掌打了回去。

  虽然刘秀娥的马竿丈夫那细胳膊没有啥太多的威力,但他毕竟是个男人,这么没轻没重的在刘秀娥打出了明显的手印。

  毕竟刘秀娥不是母老虎的作风,被自家男人家暴,顿时觉得自己的命运悲戚,开始哭泣起来。

  但是这眼泪丝毫不能让她的马竿丈夫心软和自责,反而是觉得这哭声心烦,开始咒骂道:“他娘的,你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

  此时马竿丈夫却看到了由于刘秀娥的哭泣,她胸前的两团鼓气之物,在不安的晃动着,这让马竿男瞬间的来了兴致,一下子把刘秀娥扑倒在小床上。

  刘秀娥现在哪里会有这样的兴趣,再加上她这马竿丈夫一嘴的酒气,臭气熏天,更是让刘秀娥厌恶不已的嚷嚷道:“你要做什么?快住手。”

  她那马竿丈夫哪里懂得温柔是什么意思,粗鲁的用瘦如鸡爪般的手,一把把刘秀娥衣服上的扣子扯了开来,她胸前受了惊吓的小鹿从衣服中蹦了出来,在空气中慌张的跳动着。

  看着这如此香艳的情景,刘秀娥的麻杆丈夫顿时性质勃发,露出了一口的层次不齐的牙齿:“你这臭婆娘,老子是你的男人,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不给老子乖着点,信不信老子扒了你的皮。”

  刘秀娥本就生性软弱,被男人这么一恐吓被吓住了大半,只能逆来顺受的任凭那个男人在她身上的肆意的抚摸起来,自己却在内心中自怨自艾起来。

  楚南在角落里看的清清楚楚,想想这个女人和自己的林林总总,瞬间有了一种想上去保护的念像,但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他若现在去了反而对刘秀娥不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3504.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