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镜子中看着结合处:好大好深好涨好爽

结婚!”当老混蛋说出这两个字之后,段飞直接陷入石化状态。

“你要疯吧?小爷我正值大好的年华,还有万千女人等待着小爷我去开发,你竟然让我去结婚,还用任务的形式下达?我拒绝!我要向上级投诉。”

“这个决定是经过上级严密策划过的,最终认定,你是这个任务的不二人选。”

“为什么?”

“因为你要保护的人叫云诗彤,她是云鼎的女儿。”

段飞刚刚还一副坚决不从的叫嚣嘴脸,一听到这次要保护的对象时云鼎的女儿,突然变得格外安静。

云鼎作为云氏企业的创始人,无疑是近十年来最传奇的商业巨子,然而,在云鼎未进入商圈之前,确是一名征战沙场的王牌特种兵。

段飞的父亲,老混蛋,云鼎三人在特种兵大队中并称三英,三人服役期满后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云鼎从商,段飞的父亲隐于闹市,而老混蛋则建立了一支名为“七组”的神秘组织。

表面上“七组”受雇于各个能出得起价钱的雇主,但却从未做过任何一件有损于祖国利益的事情,甚至有传言,老混蛋之所以建立“七组”是受了军方某位大佬的首肯,暗中完成一些军方不便出面的行动。

当然,这只是外界的传闻。在段飞这个准接班人看来,军方绝对不会支持“七组”组织的构建,因为老混蛋对于“七组”的管理完全脱离了正规的手法,从他用黑丝美女设计段飞就可见这个老头的手段有多猥琐。

而老混蛋将段飞定为这个任务的不二人选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筹码,段飞和云诗彤早有婚约,虽然是属于父辈钦定的包办婚姻,但无论怎么算,云诗彤都是段飞未过门的媳妇。

“我拒绝!”

“别忘了,七组的任务向来都是只有完成一个结果,没有拒绝这一说。”

“你也别忘了,七组向来不约束组员的自由。小爷明天就躲进非洲原始部落里去。”

 文学

老混蛋眯眼一笑,再次露出两排大黄牙:“忘了告诉你了,刚才给你注射的药剂,是新开发出来的液体追踪器,能够融入血液,终生无法移除。你就是跑到火星部落去,老子都能把你逮回来。”

“我就是不接!”段飞索性摆出一副无赖架势。

“我明白你心里的担忧,无非就是怕那小姑娘长得惨绝人寰,其实这个你大可以放心,老云的女儿长的还过得去。”

老混蛋一边说一边套出一张照片,在段飞眼前晃了一下。

段飞的目光瞬间被照片吸引了过去。

照片中的女人穿着一身干练的职业装,黑色的细跟高跟鞋,一头青丝高高的挽在头顶,只留下两道发丝垂在耳际,正是现下最流行却很少见的发型,因为一般的女人根本配不上这个高雅的发型,就算勉强做好只会变得更加庸俗。

可是这个女人做成这样的发型却给人一种完美的感觉,仿佛这个发型的设计者就是专门为了她而设计。

高贵,典雅,她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神,身上没有霸气却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质,形成一个特殊的气场,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段飞忍不住吞了一口吐沫,他实在想象不出一个女人可以完美到这种程度,这一刻,段飞不由自主地觉得自己曾经接触过的女人照片中的女人一比简直如同猪八戒的二大妈,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这……是小彤?”段飞确实很难将照片中的人和曾经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头的黄毛丫头联系到一起。

老混蛋鄙视地看了看段飞:“喂,你怎么说也是我的王牌手下,别露出一副这么猥琐的表情,要注意七组的形象!”

形象?段飞白了老混蛋一眼,用美女勾引王牌手下,强行注射液体追踪剂,暴力强迫下属接受任务……这老家伙竟然还有脸跟他谈形象。

老混蛋将照片和一份厚厚的材料扔给段飞,起身离开,临走前不忘嘱咐了一句:“这次任务属于半公半私,尽可能不要把你曾经的那群不省心的手下牵扯进来。”

段飞拿出老混蛋留下来的材料,诧异地发现,自己执行这次任务的身份竟然是一个保安,而且是那种看门的小保安。

段飞不由得一阵气结,自己作为世界头号雇佣兵组织“地狱”的接班人,竟然被派去看大门,世界上最牛叉的保安就此诞生。

“太阳的,又被这老家伙阴了一道。不过,这门亲事迟早都是块心病,顺便去了结一下也不错。”

……

“灵鹫宫”这家夜总会的庞大程度已经到了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只不过越是庞大的夜总会就越是披着端庄华立的外衣,“灵鹫宫”也不例外。而在这端庄的外衣下,自然隐藏着无穷的罪恶。

“石头,我要离开了,明天就走。”段飞慵懒的趴在吧台上,眼睛看着不断从面前飘动的一个个“高级白领”。

“去哪里?”正在调酒的西装小青年明显一愣,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段飞。

“去S市,家里给安排了一门亲事,顺便做个任务。”段飞淡淡的喝了一口青年递过来的鸡尾酒,轻轻笑道,眼神中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疲惫。

“挺好的。”调酒青年脸上的笑容很憨厚,道:“你早就应该找个女人管管了,就是不知道那女人能不能管的住你。”青年龇牙一笑,话语里明显有些促狭。

“她叫云诗彤。”

“啪嗒……”调酒青年手中的酒杯猝然掉在地上,摔的片片碎裂,足足过了好一会,震惊的神色才恢复正常,很古怪的看着段飞:“好好过日子,已经过去一年了,什么都过去了。”

他的话很奇怪,可是段飞却很认真的点点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扭头向着门口走去:“告诉鹦鹉他们,给我安安分分的呆着,别跟着我过去凑热闹。”

“我会的……”调酒青年对着走到门口的段飞大声喊道,“过几天我就辞职去S市……”

刚走到门口的段飞听到调酒青年的叫喊,不由得一脸黑线:“果然不省心啊……”

一个月后,S市汤臣一品别墅区。

这里是整个S市最顶尖的房产,而段飞所住的这一栋又是汤臣一品中的顶尖别墅。当然,段飞以一个小保安的薪水,就算一万年不吃不喝也绝对买不起这样的别墅,他之所以能住在这里,是因为他娶了一个好老婆。

段飞走上楼梯第一眼就看见了竹椅上的美妙身影,清晨柔和的阳光给她划下了一道惊心动魄的美丽。

段飞幽幽的叹口气,他实在有些不敢相信,这个比女神还要女神的美丽女人,竟然会就是自己的老婆,虽然,她只是一个和自己有一纸婚约而从来没有上过床的老婆。

在这样的女人面前,任何优秀的男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自卑,就像现在的段飞,从他看见云诗彤的第一眼就觉得满心苦涩,做这样的女人的老公,麻痹的,那得多大的压力啊!

云诗彤,S市市云氏企业现任总裁,在任三年,创造巨额利润让所有商业家足以震惊。

然而没有人知道,这个让全S市男人暗恋甚至疯狂崇拜的商业女神竟然有着一个垃圾到不能再垃圾的老公,一个小小的站门的保安。

云诗彤怎么也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用死来逼迫自己嫁给这个男人,难道就是为了糟蹋自己?

她抛弃E国剑桥的博士学业回国结婚的时候,还曾一度设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和感染力,就算是一块烂泥也绝对可以将其变成让人羡慕的黄金。

可是在当他看见自己的丈夫,尤其是在一起生活了一个月之后,她彻底的放弃了这个幼稚的想法。段飞根本就是一个人渣、无赖、混蛋……总之,能想到的所有形容垃圾男人的词语都不能描绘这个人的不堪。

段飞一步三晃如同一个地痞无赖走到木桌前,“咣当”一声将身子摔在云诗彤对面的竹椅上,一脸无赖的看着她:“嘿嘿,老婆,叫我回来啥事啊,是不是想老公了?”

云诗彤被段飞这话气的眼睛一翻,强压住了掉头就走的念头。

段飞很疲软的懒洋洋在竹椅上一靠,随手摸出一根廉价的烟卷点上,看着烟雾对面的云诗彤嘿嘿一笑。

“段飞,我希望你平时能够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你现在的形象真的很……很让人失望。”

云诗彤刚想说“恶心”猛然想起这毕竟是自己的老公,巧妙的转变成了失望。

“改变形象?”段飞佯装一愣,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我这样的形象不是很好吗?还需要改吗?”

看着那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很匪气的上下乱看的段飞,云诗彤无力地长叹一声,她早就知道自己说了也是白说,如果自己的建议有用,现在的段飞早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可是这样的段飞,实在是让人有些看着恶心。难道这个人就一点都不知道廉耻吗?

很用力的揉了揉额头,云诗彤放弃了继续说教的工作:“段飞,我今天叫你回来有件事想跟你说……”

“什么事,是不是老婆你忽然想通了,决定叫我回来跟你圆房了,是不是?”段飞一脸谄媚的嘴脸,讨好的看着被打断话的云诗彤。

“不是!”云诗彤瞪大了一双美目,看着面前那张让她厌恶,甚至是恶心的嘴脸,脑袋一片空白,天啊,这个家伙脑袋里难道就只会想这些龌龊的东西吗?

无力的轻哼一声,段飞再次软软的躺在了竹椅上,一脸的失望。

“段飞!”云诗彤实在受不了了,忽然站起身一声大喝。

“额,怎么了?”段飞很无聊的翻了翻眼睛,重新点上一根烟,很无辜的看着云诗彤,像是被吓了一跳。

云诗彤只被气得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就连在洽谈上亿项目的时候都没有一丝波澜起伏的心竟然每次见到段飞都会被刺激的不受控制的想要发疯,这个家伙难道是自己的克星吗?为什么自己在他面前从来不能保持冷静。

“我爸妈要来S市了。”无力的重新坐下,云诗彤决定对眼前的家伙视若无睹,声音也冷冰冰的。

软的跟堆烂泥似的段飞忽然神经反射似的从竹椅上蹦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云诗彤。

这里是机场的贵宾通道,只有那些有着特殊身份地位的贵宾才能从这里走出。

云鼎和妻子岳秋荷从贵宾通道内走了出来。

在岳秋荷身边是一个身材气质高雅出众的年轻女人,女人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左右岁,却显得成熟稳重,其身上的气质竟然与云诗彤有些相似,只不过少了一些清冷的圣洁和高贵,但是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都绝不比云诗彤逊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334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