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车里:穿越成婴儿肉到大

 “用嘴啃?就是……被蛇咬了那样用嘴吸?”冬梅姐红着脸问道,不自觉地瞅了一眼那被咬的地方。

那地方距离她那最神秘的地儿也就一拳头的距离,怎么下嘴吸?腮帮子肯定得挨到那里呀!

可那儿现在还湿着呢,弄我一脸?

其实,我此时心里比她还忐忑,那画面想象就……哎,还是有些下不去嘴啊!

“简儿,要不……你扶我去那边洗洗……”冬梅姐骚得要死,支吾了一句。

 文学

“奥,尿裤子咧,丢人。”我咧嘴傻笑。

冬梅姐瞪了我一眼,噘嘴辩解:“才没呢,就不是,是草上的露水……”

我没敢再调侃她,扶着她往水潭走去。

一路上,她裤子在腿弯碍事,又没法提上 ,就那么露着白花花的臀部,而且草别子还咬着呢,她生怕蹭到它,所以走起路来还得尽量劈拉着腿,那一瘸一拐的姿势别提有多尴尬了。

“不许看!”

冬梅姐把我推过身去,小心翼翼地脱裤子。

“不急咧,得先抹上药呢。”我咧嘴一笑。

“奥,先抹药把草别子弄下来再洗?也对。”冬梅姐点点头,而后红着脸问道:“咋抹?用嘴还是……手?”

“这样。”

我比划了个吐的动作,指了指青石板示意她躺下。

冬梅姐急忙躺好,见我蹲下身来,本能地用两手捂住那里。

“姐,腿,碍事,劈拉开呢。”

我伸手把她的两腿分开。

“嘿嘿,这下……”我心里窃喜不已。

那会她躺在我腿上让我“按摩”以及后面她骑到我身上,因为角度的原因我都没看清那地方到底啥样,我很好奇每个女人的那里是不是都不一样,跟桂枝嫂子那里应该不一样吧?冬梅姐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应该严丝合缝吧?再就是……颜色?

“羞死人了……”

冬梅姐蚊子哼哼一句,别过脸去,主动把两腿使劲劈拉开,只不过两手还盖在那上面,我只能隐约看到一些景致。

我满脑子都想着怎么能让她把手挪开,一时间就那么楞在那里。

“傻了?抹药啊!草别子快要钻进去了……”

冬梅姐轻踢我一脚,不巧正碰到我帐篷那里,害得我嗷叫了一声,差点把嘴里的草药吐到她脸上。

救人要紧,我也不敢再耽搁,急忙又用力咀嚼了一番,把草药的汁液从嘴缝里滴到草别子咬的地方。

一滴一滴,我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药汁滴落的速度。

草别子最不喜欢这草药的味道,被药力一激就会本能地从肉里退出来,但也不能刺激它过猛,要不然还是有可能把嘴刺留在里面,所以控制药汁滴落速度可是个细致活儿,容不得一丝马虎。

约莫着过了半支烟的工夫,草别子“吧嗒”掉到地上,被我抄起鞋底一下子拍死了。

我吐出嘴里的草药,咧嘴傻笑道:“虫子死了,好咧,洗洗,嘴啃。”

“背过身去!哎,就这样吧,反正……”

冬梅姐摇头笑了笑,蹲到水潭边清洗起来。

她身子挡住了我的视线,但我看那动作也猜得出来,她是在很仔细地洗那里,反复地捧起水来搓洗……

“热,我也要洗洗。”

我三两把扯掉衣服,跳进水潭,傻笑着望着她的正面。

我很想说“姐,我帮你洗吧!”,可我不能说啊!

望着那片神秘,我下面又躁动起来,在水里乱颤。

冬梅姐瞪了我一眼,努嘴道:“行了,干净了,啃……吸吧,这样也好,得劲些。”

确实,她这样坐在潭边,而我站在水里,我脑袋的高度恰好与她腰间处于大致的水平,比在岸上趴着要得劲一些。

“姐,别夹我,腿分开……”

当我把脑袋凑到她两腿之间的时候,她还是本能地想并拢腿,身子也不自觉地微微颤抖,白皙的皮肤瞬间起了一层小鸡皮疙瘩。

“羞死了……”

冬梅姐脸色鲜红欲滴,龇牙咧嘴地把两腿又分开一些,而后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猛然一把将我的脑袋摁向那里。

“姐,弄痛我了。”我挣扎着脑袋。

我知道,她是不想让我近距离看那里,可能心理上还是过不了这关,所以她情急之下想出歪招来—把我的侧脸贴到她那里,我不就没法看到了么?

“简儿,先这样吸会,待会……”冬梅姐支吾说道,摁着我脑袋的手稍微小了些力道。

“嗯,治病要紧咧。”我傻笑应了一声。

我嘴上忙活吸着,把她伤口的毒液吸出来吐掉,用手拨起一捧水漱口,然后再继续吸,整个过程脑袋没法动弹,所以拨水的时候难免会洒到她的大腿根、还有那里。

也不知道是我洒起的水,还是她本身的泥泞,我的脸颊清晰感觉到一片湿润,微微暖暖的,似乎有些黏糊。

此时,我才正在知道什么叫“耳濡目染”。

我的耳朵,眼角,整个半边脸,都与那湿润融合,特别是耳朵,我能能感觉到那片地势的起伏。

温润的感觉搞得我脸痒的,不自觉地想扭晃,然而扭晃似的“湿度”急剧飙升,冬梅姐的呼吸声也随之急促起来。

她开始微微挺动腰肢,幅度越来越大,主动发力将那里与我的脸颊磨蹭……

“啊……”她忍不住闷哼起来。

我已经把她伤口的毒液吸了出来,却不舍得把脑袋挪开,我想让她那感觉更猛烈一些,然后等她提出那事儿。

冰火两重天,水潭是沁凉的,而我的体内炙热难耐,那感觉就像要爆炸似的。

我不自觉地伸手摸向那昂起,却不舍得过多抚慰,水潭不是它宣泄的战场,那里才是。

“姐,热乎,你又尿了?”

我感觉有水渍往我耳朵眼里灌,便晃了晃脑袋,趁着抠耳朵的机会把手指伸到了她的那里。

“啊……好舒服……”

冬梅姐像是没听到我的“抗议”,依旧卖力地扭晃着腰胯,胸前的柔软肆无忌惮地摇曳生姿,像极了两只蹦蹦哒哒的大白兔。

我翻过手去,小心翼翼试探着碰触她的那片湿润,脸颊摇晃着配合,鼻子用力嗅了一下,淡淡的神秘味道,不难闻。

“简儿,姐想要,来吧,给你……”

冬梅姐粗喘着,一把将我的脑袋推开,而后把两腿抬到半空中,将那地儿彻底暴露在我眼前。

“姐,你……给我啥呢?”

我狠咽了口唾沫,差点没忍住立马扑压过去,然而我脑袋还清醒着呢!便装傻问了一句。

傻子怎么知道主动出击?那不就露馅了?不行啊,得让冬梅姐教我啊!

“真……”冬梅姐嗔怪瞪了我一眼,指了指那里,抿嘴笑道:“简儿,你那里不是肿了么,来,放到姐撒尿这里面,不就消肿了?愣着干啥?不难受了?”

“喔,对着咧!”

我嘿嘿一笑,往前凑了过去。

“姐,咋放进去啊?”

我踩在潭水边上的台阶上,两手撑着冬梅姐身子两侧的青石板,扭晃腰胯乱撞,假装找不到门路。

“傻……这儿……使点劲……”

冬梅姐摸着我那里朝那神秘送去。

“嘿嘿,老子今天也正在成为男人了!”我心里暗自嘚瑟。

已经碰触到了,只不过我没急着继续挺身,而是蜻蜓点水般磨蹭,我知道她现在很紧张,身子还绷着呢,所以我想再撩拨一番,然后趁她不注意的时候……

然而,我毕竟是没经历过这事,哪还拿捏住火候?下面那里早就饥渴难耐了,哪还有心思继续撩拨?

办了再说!

我猛然压了上去。

“啊……”

冬梅姐惨叫一声,身子一阵抽搐,而后晕了过去。

我瞪眼愣住了,啥情况?

不对啊,这还没进门呢,将将一点点而已,这也能痛晕过去?该不会是冬梅姐太兴奋了吧?

“姐……”

我一手捏着那里继续磨蹭,一手拍了拍她的脸颊。

“简儿,心慌……冷……”冬梅姐睁开眼缝哼唧道。

“不冷,热呢!不是……”

我抬手试了试她的额头,滚烫!本想搪塞几句然后继续纠缠,可猛然感觉不对劲!

这不是因为太激动、兴奋而发骚发热,这是发烧!

“坏事了!晕……”我暗叫不好。

刚才我给她吸排毒液的时候,多少有些敷衍了事,可能吸得不那么彻底,毒素多少还留有一些,而她这一番扭晃折腾,心跳加快之下毒素会迅速蔓延至周身。

不仅如此,我还想到了更不安的一点。

我急忙摆弄她的两腿检查,果然!在她左脚腕外侧脚裸那里还有一只小的草别子!还TMD吸着呢。

那会我只注意到她大腿里子这只,而且注意力不可避免被那里的风景吸引,哪还想到会有另一只草别子?

“姐,不怕,等我……”

我顾不得许多,急忙又跑去找草药。

折腾了半天,终于把那只小草别子弄掉,而后又吸出伤口的毒液。

然而冬梅姐体内的毒素是没法排出了,只能回去配些药治疗,而且她又折腾了这一番,哪还有心情弄那事儿?保命要紧,还发着烧呢。

下山这段路是我背着她,到村头的时候才把她放下来,没办法,男女授受不亲,她个待嫁的黄花大闺女让个男人背着确实不像话,而且她还是面红耳赤喝醉酒的样子,哪怕我是个傻子也难免被人嚼舌根,这跟看那帮娘们洗澡是两回事,就跟我们乡下说女人那柔软:大闺女是金的,结了婚是银的,生了娃就是狗的。

意思是说,生了娃的女人不值钱,大闺女才金贵呢。

回到家之后,我帮冬梅姐扎了针,好了许多,又给她配了几服药,然后我还不放心,就偷偷地给她又把了脉。

“哎…….”我心里苦笑,说不出的懊恼。

其实,要是换做别人,多半不会折腾成这样,然而冬梅姐因为体质的原因所以才对些许毒素就过于敏感,所以才搞得就跟“要死”似的。

擦,虚惊一场。

“姐,哪里还痛么?揉揉……”

我不死心,又忍不住撩拨她,伸手在她身上乱摸。

她现在就是身子虚点,不耽误办那事儿吧?别回头变了卦啊!那我可没地哭了。

见她没躲闪,我便又试探问道:“姐,再啃啃,好得快呢!”

冬梅姐半天没吭声,欲言又止地纠结了一阵子,支吾开口:“简儿,姐想起个事来……”

“啥事啊?姐你说,听着呢。”我傻笑问道,一个劲地点头。

麻蛋,现在只要能让我顺顺利利要了她的身子,上刀山下火海都成啊!这节骨眼上,啥事也得先答应下来啊。

“简儿,等明个有空的时候你……去趟镇上,去……”冬梅姐脸色通红,咬着嘴唇。

“去趟镇上?行啊,明儿早我就去,奥,你想让我买啥?”我急切问道。

我以为她是想让我买个“定情信物”啥的,想想也是,总不能空手套白狼就要了人家的身子吧?买个衣服、礼物啥的也是应该的,好歹爷爷临走前还给我留了点钱,只要不是太贵重的东西还是买得起的。

“你去大药房买……套……嗯,就是……那种气球,就是那会果园里他们玩的那种气球……”

冬梅姐低着头,吭哧吭哧说着,连脖子根都红了。

我心里暗笑,嗨,这是想让我买套套啊!呵呵,怕一不小心搞大肚子?

冬梅姐月经不调,怕安全期算不准?

“不对啊,她算不准没关系,我会把脉啊,想不种上还不容易?大不了调点中成药给她避.孕……”我心里猛然嘀咕道。

头一次啊!谁舍得带T鼓捣?多可惜啊!

“简儿,想啥呢?听明白了没?”冬梅姐见我不吭声,便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急忙回过神来,装作茫然地问道:“啥?气球?小卖部有啊,好玩咧,装水更好玩……”

“跟你说了,是大人玩的气球,前面是凸着的,哎,你咋还不懂啊,就是……杨国栋那畜生那里套着的那种…….”冬梅姐有些急眼了,比划着给我解释。

“奥,红色的气球?姐,他干嘛把气球套在那里呀?喔,他怕尿到那谁屁股上?”我瞪眼问道。

“不是,是……算了,说了你也不懂,让你买就买啊,哪那么多话,”冬梅姐咬着嘴唇瞪了我一眼,而后又补了一句:“便宜点的就行,回头我给你钱,不用非得红色带纹路……”

我装作听不懂,又追问了几句,不为别的,就为拖延点时间让我考虑对策。

“咋办啊?买?可是……”我心里急得要命。

我很想说“姐你放心,我有数呢,大不了肚子”,可我现在是“傻子”啊!怎么说?而且,就算我作死说出来,冬梅姐会信么?

一个傻子突然间说自己不傻,还TMD会算安全期,谁信?

“这事千万别跟别人说,是你要买的,不是我让你买的,记住了没?”

冬梅姐临走前一再嘱咐我,生怕我说漏嘴。

嘿嘿,要是我明天去镇上药房说冬梅姐让我来买气球,那直接就炸锅了,黄花大闺女指使傻子买T?奸夫是谁还不敢露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3214.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