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苞米地我把村花给要了:和闺蜜男朋友在商场

 而且看这家伙一直在喘粗气,看来也是跑了不近的路才逃过了追杀,向涛可不想轻易的放过它。

 

这野牛要比那野猪重一辈还多,最起码得有四百多斤。要是把那些肉都卖了,向涛做生意的钱就完全够了。

 

现在这只野牛在向涛的眼里已经不是野牛,而是花花绿绿的钞票。虽然想弄翻它要费不少的力气,不过回报远比向涛的付出多。

 

既然下定了决心,那向涛也不客气。将弩弓拿在手中,直对野牛的眼睛。脸部是野牛最脆弱的地方,只要射中了那这野牛就基本没跑了。

 

看到向涛手中的弩弓,野牛仿佛也感觉到了危险。低吼了一声,野牛便不停的刨着前腿,脑袋也微微低下,这是进攻的信号。

 

“嗖。”

 

就在野牛准备对向涛进攻的时候,弩弓上的钢箭便化作一道流光,直接飞向野牛。感觉到一股冷气飞向自己,野牛微微一偏头,钢箭没有射中它的脸,而是插在了它的脖子上。

 

脖子也是野牛比较脆弱的地方,野牛吃痛,顿时大叫了一声,随即便撒开四蹄朝向涛冲过来。

 

向涛一见野牛已经暴走,转身就饶到了一颗大腿粗细的树后,随即便示意大黑从后面包抄。

 

“砰。”

 

刚刚躲到树后,野牛的就撞了上来。它这一下用力极大,大腿粗的书居然被它撞的“咔嚓”一声,差点没被它给撞断了。

 

“次奥,这畜生居然这么生猛,大爷的,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野牛的生猛也激起了向涛心中的血性,将钢箭上好,向涛便对准了野牛。刚才野牛撞的那一下也把它自己弄的头破血流,而且还有些站不稳,显然是撞迷糊了。

 

“嗖”。

 

又是一只钢箭飞向野牛,这次钢箭准确的射进了野牛的眼睛。野牛被钢箭射中,顿时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而这时大黑也绕到了野牛的侧面,扑上前就咬住了野牛的喉管。

 

以前向涛他爹训练大黑的时候都是让它咬喉管,跟着出来打猎的时间长了,大黑对那些野兽的弱点也了如指掌。

 

喉咙被咬,野牛拼命的挣扎,想甩开大黑。不过大黑却死活都不放口,只是死死的咬着野牛。

 

而向涛则拔出腰间的尖刀,直接冲到野牛近前,一刀就从它的脖子侧面捅了进去,随后便连捅几刀。

 

野牛终于抵抗不住向涛的尖刀,无力的倒在地上,很快就断了气。

 

“嘿嘿,大黑,你这狗东西现在是越来越厉害,等回家了好好奖赏你几顿好吃的。”

 

宠溺的在大黑的头上摸了几下,向涛歇了一会儿,随即便开始肢解野牛。当向涛将野牛肚子划开的时候,看到它的胆上挂着一颗黄色的肉球。

 

那肉球比苹果稍微小一点,向涛将肉球摘下来一看,顿时就惊喜过望。他手中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牛身上最宝贵的东西,牛黄。

看着自己手上的牛黄,向涛乐的嘴都合不拢了。小时候他记得他爹曾经就得到过一颗牛黄,还没他手上这颗大就卖了将近两千块钱。

 

这颗牛黄最起码有二两重,向涛想卖个三千块肯定是不成问题的。再加上这些牛肉还有牛鞭,向涛今天的收入最起码有四千七八,将近五千块。

 

坐在地上傻笑了半天,向涛才从身上拿出一块手绢,小心翼翼的把牛黄给包好。这手绢还是香草送给他的,向涛一直都带在身上却从来都没用过,这下可有了用处了。

 

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向涛才将野牛彻底分解。从身上掏出蛇皮袋子,向涛把牛肉分别装在六个袋子中。

 

找了个地方把其余的四袋子牛肉藏好,向涛和大黑各扛一个就往山下走。一路上向涛都是哼着小曲,高兴的不行。

 

如果能时常碰上这种好事,那向涛也不用干什么柳编工艺品了,光打猎就能让他大发特发。

 

一路小跑到了家里,向涛把牛肉放好,转身就跟大黑又奔山上。丢了一次东西向涛是有记性了,走的时候把里屋和大门都上了锁。

 

要是这些牛肉再让人给偷了,那向涛非得郁闷死不可。六袋子牛肉任东和大黑一共跑了三趟,虽然心里高兴,不过最后一趟到家的时候向涛也没了力气。

 

 文学

不光他累的够呛,就连大黑也趴在地上不住的喘着粗气,显然也不轻松。

 

“狗东西,累了呀,别着急,等我歇一会就弄点牛肉吃,少不了你那份。”

 

歇了一会,向涛便从袋子里拿出一块牛肉到厨房做了。自从向涛拿出牛肉大黑就在他屁股后跟着,它也跑了三趟,肚子里的食儿早就消化没了。

 

向涛煮了最起码有七八斤的牛肉,煮好之后向涛便将切好的牛肉放在一个盆里,弄了点蒜酱就这么蘸着吃。

 

他给大黑弄了一大块,大黑吃的十分的香。一人一狗就跟比赛似得,没多大一会儿向涛就把盆里的牛肉干掉了一半。

 

“得早点睡,明天早起去找李大牛,好把这些东西都处理了。”

 

嘀咕了一句,向涛桌子也没收拾就直接上床睡觉了,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起了床,拎了一块牛肉就直奔李大牛家。

 

李大牛家离向涛家倒是不远,也就几分钟的路程。到了李大牛家向涛见李大牛正在摇拖拉机,立马就走了上去。

 

“大牛哥,今天别拉沙子了,给我干趟活,我给你两百块钱。”

 

平日送到城里的沙子都是李大牛自己去河套里挖的,十分的辛苦。向涛想着自己发了笔小财,用李大牛的拖拉机也不能亏了他。

 

而李大牛一听到向涛的话顿时就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他的话。李大牛送一车沙子也就能挣三十块钱左右,向涛这一张嘴就给两百,换谁谁都得愣一下。

 

“涛子,你这是要拉啥呀?咋给那么多钱?你收到柳编了?”

 

昨天向涛集合全村妇女要做生意的事情李大牛也听说了,这事儿已经在村里传开了。不过村里的人都说向涛的事情黄了,根本就干不起来。

 

李大牛见向涛要租他的拖拉机,顿时就认为村里的那些人都瞎扯淡,向涛肯定是收到柳编了,要不哪能出这么高的价租他的车。

 

“不是柳编,是点牛肉,反正这事说定了,等下你到我家门口了喊我一声。”

 

把手中的牛肉放下,向涛转身就要走。这时李大牛的老婆孙美凤从屋子走了出来,一看到任东顿时就笑呵呵的看着他。

 

孙美凤比向涛大五岁,长的一脸媚像。尤其是她那条水蛇腰,任哪个男的见了都想上去摸上一把。

 

昨天妇女大会孙美凤虽然没去,不过事情她可知道的清清楚楚。向涛见孙美凤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哪里还不知道她在笑啥。

 

向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笑道:“嫂子也起来这么早呀?那啥,我还得回家准备一下,就先走了哈。”

 

跟孙美凤打了个招呼,向涛转身就走。而孙美凤却叫住了他,问道:“你找我家大牛啥事呀?能不能跟我说说。”

 

“没啥,就是让大牛哥帮我拉点东西,不过不白拉。”

 

笑呵呵的对孙美凤说了一句,向涛马上就愣住了。刚才她没往孙美凤的身上看,也没注意。

 

孙美凤只穿了一件淡紫色的衬衫,里面根本就没带胸罩。那衬衫是透明的,而且李大牛家还开着门灯,向涛看的是清清楚楚。

 

这娘们的胸脯虽然不大,但却异常坚挺,应该是没生过孩子的原因。尤其是她胸脯上的两个樱桃,水嫩嫩的,向涛看的都差点流口水,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尝尝是啥味道。

 

而孙美凤发现了向涛的异样并没有生气,脸上的笑容反倒更加的浓郁,而且还挺了挺胸,好像生怕向涛看不清楚似得。

 

“好看吗涛子,想不想尝尝?”

 

看到向涛的下面已经鼓起了一大块,孙美凤舔了舔舌头,低声的对他说道。

 

这个孙美凤生xing放荡,在嫁给李大牛之前就已经不是处女了。她家的李大牛虽然人长的挺壮实,不过那个东西却小的可怜。

 

早就听说向涛裤裆里有个大家伙,孙美凤一直想看看。平日里她也见不着向涛,今天好不容易碰上了,她就想勾引向涛一下。

 

而当她发现向涛的裤裆鼓起了好大一块,就知道村里人传的话一点都不假。李大牛的东西不仅小,而且每次办房事的时候都不会超过两分钟。

 

孙美凤一直妄想着有个男人能用他的大家伙好好的安慰她一下,现在这个机会终于出现了。

 

“涛子,等明天趁大牛不在家你来找我怎么样?”

 

听到孙美凤的话向涛刚想点头,但随即想到这可是李大牛的老婆。李大牛和自己是发小,怎么也不能打他老婆的主意呀,那还是人吗。

 

嘿嘿笑了一声,向涛没答应也没拒绝,转身就走。而这时李大牛把向涛留下的袋子拎到孙美凤面前,说道:“媳妇你看,涛子还给咱们送了这么大块肉。”

 

只是往袋子里瞟了一眼孙美凤便回了房间,她是想要肉,不过却不是牛肉,而是向涛身上的那根筒肉。

回到家里,向涛刚准备好,李大牛的拖拉机就到了他家门口。李大牛从车上跳下来,在向涛家门口喊了几声,随即便进了院子。

 

“大牛哥,帮我把这几个袋子抬上去。”

 

看到李大牛走进来,向涛赶紧叫他帮忙。刚才向涛已经给他送了一块牛肉,李大牛也知道这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他也不嫌弃那袋子上的血迹,三下五除二就帮向涛把六个袋子都抗上了车。

 

“涛子,你手上的袋子里装的啥,咋跟宝贝似的拿着呢。”

 

看到向涛手上还拿着个小袋子,李大牛好奇的问道。而向涛只是嘿嘿一笑,说道:“这可是好东西,男人吃了立马就生龙活虎。”

 

把袋子打开给李大牛看了一下,李大牛也嘿嘿的笑了起来。这个小袋子里装的是牛鞭和牛蛋,这东西可是大补,向涛肯定要单独放着的。

 

一路上两个人有说有笑,很快就到了乡里。还是上次的那个地方,向涛摆了个摊位,李大牛把车停好就也跑过来帮向涛卖牛肉。

 

今天是礼拜天,也是大河乡的集,所以人特别的多。向涛昨晚就做了块牌子,上面写着野牛肉五块钱一斤。

 

这个价钱绝对公道,所以买的人也特别的多。还不到中午向涛的牛肉就全部卖光,一共卖了二千二百多。

 

“涛子,你这下可发了财了,一下就卖了两千多,这得够我拉多少趟沙子的啊。”

 

见向涛笑眯眯的点着钱,李大牛满脸的羡慕。向涛抽出三张老人头递给李大牛,微微一笑,说道:“大牛哥,这是你的车费,可别嫌少啊。”

 

接过向涛递给自己的钱,李大牛一看是三百,顿时就给向涛递回一百。

 

“来之前讲好的车前两百,你干啥多给?快拿回去,我不要。”

 

李大牛虽然很羡慕,但是不贪心。向涛一见李大牛居然要还给自己一百,顿时就笑道:“大牛哥,你又帮我拉东西又帮我卖的,多给一百还不正常吗。

 

你回家也不用把钱都交给嫂子,留一百自己零花,以后你想干点啥也方便不是。”

 

听到向涛这么说,李大牛才收好了钱,随后嘿嘿一笑:“你还别说,我还真有别的事干,涛子,等下我给你介绍个女人,是我相好的,你还没对象呢,肯定憋的够呛,我让她也帮你找一个,你看咋样。”

 

朝向涛抛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李大牛笑的十分猥琐。向涛一听李大牛这话顿时就撇了撇嘴,原本他还以为李大牛是本分人,没想到这家伙也搞破鞋。

 

“小兄弟,你这牛鞭怎么卖的?”

 

就在李大牛对向涛滔滔不绝的讲着他相好床上功夫的时候,一个带着眼镜,年纪在四十岁左右的人朝向涛问了一句。

 

向涛一抬头,见这人长的斯斯文文的居然买牛鞭,那肯定是在床上功夫不行。这样的人都渴望自己在这方面变强,所以也比较好忽悠。

 

“加上牛蛋五百,少一个字儿不卖。”

 

“啊?那么贵?那我不买了。”

 

一听到向涛的要价,眼镜男顿时就打了退堂鼓。而任东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大哥,这可是野牛鞭,公野牛一年要骑多少头母野牛你知道不?四百头。

 

你要是吃了这牛鞭和牛蛋,保证你半年之内都生龙活虎,就算再彪悍的娘们也不是你对手。五百块钱买半年的快活,大哥你想想,这还贵吗?”

 

向涛的嘴不是一般的会说,那个眼镜男一听到向涛的话本来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向涛一见有门,只要肯回头的那这价钱肯定能卖的出去。

 

眼镜男说让向涛便宜点,不过向涛就咬死这个价。最后眼镜男一咬牙,掏出五张老人头甩给向涛,随后就把牛鞭和牛蛋装在袋子里转身走了。

 

“涛子,我可真服了,一条牛鞭你都能卖五百,真有你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2961.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