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玩男生:小攻边走边顶弄

 翠儿心里欢喜、俏脸绯红,扭过头来,嘴里还全是牙膏泡沫,漱了口水后才娇羞的对张寒说:“张寒兄弟,要是总在我家里,你三虎哥能受得了吗?”

  “我三虎哥不会在意的,是他主动让我再跟你多学学本领!”张寒边说边用手摸翠儿的大腿并且往上游荡。

  “死张寒,别弄了,你会要了嫂子的命哦!”翠儿被他这么一弄,心底也荡漾起来了,毕竟是三十岁不到的少妇,昨晚被张寒彻底点燃之后,现在在张寒面前简直一点就着!

  “不,嫂子,我不要你的命,只要你的人、要你的身子!”张寒一看翠儿胸前的傲人,立马热血沸腾了起来。

  “别,死张寒,嫂子迟早会死在你手里,嫂子受不了!”翠儿嘴上虽然反抗,但手上却把牙刷扔掉了,没命地搂着张寒的头往自己身前按。

  张寒的手迅速地往她的腰间探索,想松开她的腰带,就地解决她,这家伙因为有了三虎的旨意,胆子也大了,觉得翠儿就是他的女人,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也不分场合了。

  两人正要进入实质性的战斗时,就听门外有人喊道,“三虎兄弟,感谢信写好了,你跟我一起去村长家吧?”

  来人是张海张老师

 文学

  张寒赶紧松开了翠儿,翠儿羞得抬手打了他一耳光,但没舍得重打,只是轻轻一摸,嗔怪道:“你个死张寒,你真要嫂子的命呀?你明知道嫂子疼你,舍不得拒绝你,可你也要分场合呀?你刚才要是真开始了,让张老师看见还不惹了大祸啊!快躲到门后面去,别让张老师看到你!”

  张寒虽然被打,但一点也不生气,翠儿刚才这句“明知道嫂子疼你,舍不得拒绝你”,对张寒有着特别的意义,他笑嘻嘻地跑到了厨房门后面,躲了起来。

  这时就听刚从茅房出来的三虎在院子里回应道:“好嘞张老师,你在门口等我一下,我马上出来!”

  说完,三虎先到了厨房里,见翠儿在洗脸,便对她说:“我跟张老师去张德旺家,他给张寒兄弟写了封感谢信,要村长在广播里播,然后还要贴出来,还要请张德旺这驴日的送到镇里去宣传。”

  翠儿说:“你也去张德旺家?要不让张老师自己去吧!”

  翠儿生怕三虎去了张德旺家里,一时冲动干出点什么事来。

  三虎摆摆手:“张寒兄弟救了咱两家的孩子,只让张老师自己去也不像话,而且这是好事儿,张寒兄弟说不定从这次开始,好运就来了!他这次要是能变成咱们镇里的名人,等我弄死这驴日的张德旺,也许张寒兄弟能做村长呢!”

  这时候,张海在外面催促道:“三虎,你快点呀!”

  “哦,马上来了,媳妇,以后不管怎么样,多跟你在村里的那些姐妹们说些张寒兄弟的好,把他的正面形象树立起来,他真要做村长了,你跟二毛就有福气了,我哪天真的死了,也瞑目了!”

  三虎说完,扭头便走了出去。

 三虎走后,张寒从门后出来,头顶上都是蜘蛛网,翠儿一瞥笑了,说:“死张寒,赶紧刷牙洗脸把头上弄干净吃点东西滚回去,想跟嫂子学习就等晚上再来,你要是再呆在这里,嫂子就要被你害死了,没完没了!”

  说着,翠儿嗲嗲地将自己的牙刷递给了张寒。:“拿着,就用嫂子的牙刷刷你的狗牙,嫌弃不?”

  张寒接过牙刷,坏笑道,“嫂子,我昨晚都吃你好多口水了,你也喝了我不少口水吧?谁嫌弃谁呀?从此以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这叫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臭小子,就是会哄嫂子开心,赶紧刷牙去吧!嫂子先到客厅里去,等下有人进来看到你在这里不太好,你也要快点!”

  翠儿嘱咐完,扭着大屁股蛋子出了厨房。

  张寒用翠儿的牙刷和洗脸巾洗漱完毕,溜到客厅里,见翠儿正在吃饭,他见没有自己的,疑惑地问道,“嫂子,我的呢?”。

  翠儿指着她跟三虎的房间说道:“臭小子,嫂子舍得饿你呀?诺,你到屋里去吃,别让人看到了,饭菜都在屋里呢!”

  “我说呢!嫂子肯定不舍得我饿肚子,昨晚我可是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张寒说着,一脸坏笑的看着翠儿:“嫂子,我以后天天使吃奶的劲跟你学习,好不?”

  翠儿心里一喜,佯骂道:“死张寒,你要真这么爱学习,怕是早成大学生了!”

  “嘻嘻,我是大学生!我是嫂子大学的大学生!”张寒说完,坏笑着钻进了翠儿的屋内,果然,屋里摆好了一碗饭,里面还夹满了菜,还是嫂子会疼人啊!昨晚没有白辛苦!

  张寒吃完饭,翠儿不敢让他在家里久待,两人属于新婚期,粘在一起就想恩爱,特别是张寒,眼睛落在翠儿身上就想尝一尝,翠儿哪里受得了他这种没完没了的挑逗

  张寒从翠儿家的小门里溜走后便回到自己的小窝。

  他平时在村子里负责放放电影,赚的不多也就勉强够花,所以他的家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除了一张床,锅碗瓢盆之外,几乎没有其它物件了,所以,他家从来也不锁门,平时就只是把门掩上。

  到家后,他斜躺在自家硬硬的木床,脑子里还是昨晚和翠儿一幕幕激烈的片段,心里不禁感叹:你妹妹的,女人的身体就是好啊!要是翠儿天天可以陪自己睡觉就好了。

  张寒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时,就听到外面有人说笑:“杏儿,又来请张寒这个坏小子吃饭了?”

  杏儿那如银领般悦耳的声音传来:“是啊!花婶,要是没有人家张寒,我们家小强和二毛就没命了,所以我们两家都应该好好感谢人家,昨晚是三虎家请的,今天轮到我们家了,我早上来了一圈没找见他,看看他这会儿回来没有。”

  “我靠,梦中情人来了啊!杏儿可是全村最漂亮的婆娘,那模样、那身段,了不得啊!”

  张寒一听到杏儿的声音,全身的细胞都活跃起来了,他忙装作睡觉,等着杏儿推门进他的家。

  杏儿跟花婶聊了几句,等花婶走了之后,杏儿才来到张寒家门口,先是敲了几下门,问了句:“张寒,张寒,在家吗?”

  听着杏儿香唇里飘出来的悦耳动听的声音,张寒的心瞬间狂野了起来。

  昨晚他在跟翠儿共浴爱河的时候,脑海里就曾经莫名其妙的浮现过杏儿的倩影,他当时还想,如果身子下面的女人是杏儿,那会不会把自己舒服死呀?因为这灵水村十里八乡的男人,就没有人见过比杏儿更美的女人,这会儿杏儿来自己家了,更让他心里火急火燎,恨不得立马开门把这美娇娘拉进来,吃他娘个满嘴流油。

  虽是心里血脉喷张,但张寒依旧故意装睡,没有回应杏儿。

  杏儿又唤了一声,见张寒还是没有应答,便终于忍不住推开了门。

  闭着眼睛的张寒一听到门开了,就知道杏儿肯定进来了,他瞬间就觉得一股强烈的渴望在体内升腾起来……

杏儿推开门后,见张寒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似是睡着了,不禁从头到脚地扫视了一遍张寒,美眸无意中落在了张寒的小腹下那霸道反应之上,只是这一眼,她的脸蹭地就红了。

  仅凭这大帐篷,杏儿就知道张寒这坏蛋小子的本钱差不了。

  怪不得村里一些小婆娘聊那事的时候,总是悄悄议论张寒的本钱大,这一看还真是!

  杏儿一声不吭地盯着张寒,尽管她从没有对张寒有过什么非分之想,也没想过背叛她家张老师,但最近这很长一段时间,自己跟老公都没有成功过。

  前段时间张海病了好几个月,病愈之后这几个月,身体又一直找不到以前的状态,这前后加在一起,杏儿有大半年没有过夫妻生活了,猛地一见到这威风凛凛的景象,自然心跳加快,心率加速,俏脸绯红。

  羞臊之下,杏儿想赶紧离开,生怕张寒醒不来发现她在盯着他看,但又舍不得走,心里感叹,还是年轻人好啊!大白天睡觉都这么虎虎生威的,一个人都反应这么强,那叫一个浪费。

  张寒透着眼角的余光发现杏儿的美眸盯着自己下身看,顿时心花怒放,他知道自己无意识的引诱竟然成功了。

  自己没猜错,杏儿和翠儿一样,都很需要男人,昨天经了翠儿的开蒙,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事儿,看见杏儿现在的模样,就更是按捺不住,心想着要不要现在就找机会,把杏儿按在床上要了她?

  看她现在这样子,应该是空虚了很久了,最多也就是装模作样地挣扎几下,不能拿自己怎么着,搞不好自己稍微主动一点,她就从了也说不定。

  一想到这,张寒色胆包天了,他装作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开口道:“哟,是杏儿姐呀?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杏儿一见张寒醒了,顿时羞涩起来,眼睛也不好意思再盯着张寒的那部分,含含糊糊的说:“张寒兄弟,我刚进来,敲你的门没有声音,就推门进来看看,我们家张老师让我请你过去吃饭,我都来第二趟了,你啥时候回来的?你昨晚没有在家睡觉吗?”

  张寒撒谎道:“我昨晚喝了酒,睡不着,后半夜跑到秀江游泳去了,后来在江边睡着了,刚回来不久”

  张寒说完便坐了起来,还特意将眼睛往自己下面一瞥,装作发现了什么,忙用手捂住了小腹下面。

  杏儿见状,脸蹭地又红了,张寒趁机奉承:“杏儿姐,你可真漂亮”。

  杏儿一下羞涩起来,忙道:“别瞎说,快点起来吧!”

  “杏儿姐,我说的是真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吗?”张寒说着,猥琐地指着自己的下半身,眼睛则色迷迷地盯着杏儿傲人的前胸和修长的大腿。

  “死张寒,不许乱说啊!”杏儿被他挑逗得更加脸红了。

  “不是瞎说,杏儿姐,我在梦里梦到你了,梦到你做我媳妇了,身下就成这个样子了,杏儿姐,这是咋回事呀?”

  张寒故意装嫩雏,啥也不懂似的,其实,经过翠儿昨晚一个晚上的培训,他对男女间这点事情都完全弄明白了。

  杏儿羞涩地说道:“你个死张寒,想媳妇了呗,等有机会让杏儿姐给你说个漂亮媳妇,我们村里漂亮媳妇很多的,只要你不好吃懒做,肯定有漂亮媳妇等着你,可不许再惦记杏儿姐了。”

  “那我可做不到,杏儿姐,你是我梦中情人,我每天晚上梦里都有你,在梦里你就是我媳妇,虽然在现实生活里你是张老师的媳妇,可在我梦里,你永远是我媳妇,杏儿姐,我喜欢你!”

  张寒趁机表态,说的时候,两只眼睛里喷出了两团热辣的火苗。

  杏儿心跳加快,急忙说道:“死张寒,可不许乱说,你赶紧起床吧!杏儿姐回去了。”

  说着,杏儿转身就要走,她已经从张寒的眼里看到了一股让她难以拒绝的光芒,这种光芒在老公张海的眼睛里已经黯然失色了,张海在经历了多次失败后,眼里再也燃不起这种熊熊烈焰了,她很害怕自己会沦陷在张寒身上。

  “别走,杏儿姐,求你了!”

  张寒见杏儿美眸中有了期待,胆子陡然增大,飞快地跃下了床,将挡在杏儿的面前将门关上了,并且上了拴。

  “死张寒,你要干嘛?你可不许乱来!”

  杏儿意识到了张寒的企图,心里不禁有些惊慌,她心里虽然被张寒的本钱撩的直难受,但她最担心的,是万一张寒真一时冲动做出点什么,一旦让人发现,老公张海肯定会跟张寒拼命的,而且也不会再要她了。

  张海虽然是读书人,但是对杏儿的占有欲极强,曾经多次跟她说过,她是张海心里的无价之宝,白璧无瑕,他不能容忍任何男人碰她,她只能是他一个人的,他疯狂地爱她,决不许她被任何男人碰。

  张寒从未这样跟杏儿独处一室,他的心狂野地跳跃着,眼里喷出强烈的火花:“杏儿姐,就给我一次,好吗?就一次,我想死你了,我天天晚上梦到你,你就让我梦想成真一回吧!”

  杏儿边退边劝:“不行,张寒,张老师要是知道了,他会杀了你的,我也活不成了!”

  “不会的,张老师本来就不是男人了,杏儿姐,我知道你现在过得很苦,你就开开心心地做回女人吧!我能满足你的。”

  张寒说着,猛地扑到了杏儿的身上,将她压倒在了床上。

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广播里突然传来了村长张德旺播送张海对张寒写的感谢信,张寒立马被这热情洋溢的感谢信给吸引住了,脑子一愣神的工夫,杏儿便趁机推开了他。

  杏儿娇喘着推搡了他一下,小声骂道:“死张寒,你下次再敢欺负杏儿姐,我就把你的命根子剪了!”

  说着,杏儿拉开门栓就要出去。

  张寒的血性被她最后这句话给激起了,伸手揽住了她的柳腰,嘴上说着:“你要是舍得剪就来吧!”

  娘嘞,这小腰手感可比翠儿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285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