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将东西整夜留在受身体里:拉开他的拉链握住他的

 再然后……也不知道咋回事,只见他小子忽地就放开了贼胆来,呼的一声,一个箭步朝美丽嫂子跑过去,就嗖的一下,从她背后一把就将她给死死的搂住了……

 

‘嗵’的一声,刘美丽感觉自己是撞击在了他的怀中似的,只见她的脸颊噌的一下就一片火红,顿时慌了:“喂……你……小川……你……放开我……”

 

头一回将这么一个温香的柔软娇躯给搂在怀中,一时之间,杨小川也是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似的,只是心想一不做二不休,所以他小子也就倔强似的回了句:“我不!”

 

 文学

“我……你……哎呀,你不能这样啦!”

 

“李哥又在家不是?”

 

“那也不行啦!好啦,小川,听话,放开啦!”一边说着,刘美丽一边试图挣脱,想掰开他搂在她腰间的手……

 

可杨小川就那么死死的搂着,任凭她怎么掰,也是掰不开。

 

掰得他烦了,只见他小子埋头就是一口朝美丽嫂子那幽香的后颈亲了下去……

 

刘美丽慌是缩了缩脖子:“不要啦!小川,嫂子求你啦!不要啦!”

 

可是杨小川哪管那么多呀……

 

这闹刘美丽不停的缩脖子,试图闪躲开去:“好啦!小川!不要啦!”

 

可是哪晓得杨小川这会儿也摸索出经验来了似的,忽地一下,两手就分别隔着衣衫抓捏住了一个鼓荡之物……

 

刘美丽浑身一怯:“啊——”

 

“美丽呀—”就这时候,忽地从堂屋门外传来了王老太太的声音,“听说你前天回来了,是不是真的呀?你在家没?我想问问你,你在广东那边看见我家那个人短命鬼儿子没?”

 

忽听这王老太太的声音,貌似越来越近,都快要走近堂屋门口了似的,这吓得杨小川呆愣住了,顿时屏住了呼吸,没敢动荡了,这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美丽呀—”王老太太又是在屋外叫唤了一声。

 

没辙了,刘美丽也只好两颊涨红的应声道:“呃!王奶奶,您等一会儿哈!我这就出来哈!”

 

应声之后,刘美丽也只好在杨小川的耳畔小声道:“好啦,你个死家伙赶紧从后门溜走啦!开门的时候,小声点儿哦!别弄出动静来了哦!否则的话,这王老太太肯定会疑神疑鬼的,肯定会说我刘美丽不干净啦!”

 

听得刘美丽这么的说着,杨小川这才有了主意似的,终于不那么慌了……

 

看来他小子对这事还真没啥经验呀?

 

要是老手了的话,就算遇上了这事,也是会不慌不忙的来个临阵开溜。

 

刘美丽又是忙在他耳畔小声道:“好啦!你快点儿溜走啦!本来没什么,这要是被王老太太瞧见了的话,指定会怀疑你我做了那事了似的!”

 

“……”

一会儿,待杨小川从刘美丽那里屋的后门溜出后,他这才松了口气,一声长呼:“啊呼……”

 

完了之后,他这才醒过梦来似的,这才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似的。

 

回想起来,他好像只记得自己忽地放开贼胆去抱住美丽嫂子的时候,脑袋一直在嗡嗡作响……

 

然后想着自己都快要得手了,那个王老太太竟是忽然闯来了,他这个郁闷呀,不由得眉头紧皱,真是他娘个晦气!本来……可是……唉……

 

再嗅着自己的身上好似留有美丽嫂子的余香似的,他心里那个难受呀,真想再返回去,可是……这会儿那个王老太太又在……

 

想着,他又是郁闷的紧皱眉头,然后没辙了,也只好扭身走了。

 

……

 

这会儿,刘美丽正站在自家的堂屋门口那儿,跟王老太太说着话。

 

王老太太在问长问短的,问刘美丽在广东看着她儿子没有?她儿子在广东那边怎么样?还好不?有没有乱来?有没有做正经事等等等。

 

刘美丽也是没辙,只好不厌其烦的回答着。

 

因为要是她烦人家王老太太的话,到时候人家又会说她这个年轻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没大没小,怎么不尊重老人,所以她也只好不厌其烦的一一回答着。

 

可是她又老在偷偷的皱着眉宇,因为刚刚被杨小川那个死家伙闹得,貌似她那儿有些湿润了,有点儿难受。

 

毕竟她是活人,也是个正常的女子,所以刚刚杨小川又是亲又摸的,她能没有点儿反应么?

 

所以湿了也是正常反应。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等王老太太终于走了,她回到里屋发现杨小川已经走了,不由得,她的心里又有些失落似的,空落落的……

 

或许毕竟她已经有了那等生理反应,还是期望能发生点儿什么似的。

 

……

 

这天上午,杨小川可就忙坏了。

 

因为昨晚上他家的那扇后门不是被踹坏了么?

 

所以他请来了村里的木匠,给他家修门。

 

完了之后,他又是收拾屋子的,又得弄午饭给木匠吃。

 

关于他那间里屋倒是没所谓,主要是他要将他爷爷生前的那间里屋给恢复原样。

 

这一天忙活的,再想着昨晚上飞来的横祸,他心里仍是那个郁闷呀,老在埋怨村长,要不是村长将那个秦书记安排在他家住的话,也是不会招来那等横祸。

 

更让他难受的是,他家那条旺财在昨晚上也无辜的受了伤,被打折了一条腿。

 

想着这事,他便在想,老子哪天非得将他村长的女人给睡了才是!

 

至于村长的女人,叫沈玉芬,之前也提到了,那可也是这小渔村的一等一的美人呀。

 

反正村里见过沈玉芬的男人,都是幻想着要是能睡睡就好了。

 

直到这天下午,等杨小川忙完了,木匠也将帮他把他家的门给修好了,闲下来了,他才忽然在想,也不知道那个秦书记逃掉没有?

 

想着,他又在想,那个秦书记究竟得罪了啥人呀?为啥就要杀他灭口呢?

 

……

 

快到天黑的时候,杨小川正在自家门前的禾平上收晾晒的中草药,忽然,村长跑来了他家。

 

村长见得他小子还一如往常,像是当做昨晚上啥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他不由得替他小子着急道:“小川呀,你小子怎么没有出去躲躲呢?”

 

杨小川一边收着药,一边扭头瞧了村长一眼:“躲啥呀?”

 

“哎呀,你小子……我咋说呢?昨晚上的事情,不就发生在你家么?你想想,那帮人能就那么罢休了么?”

 

“反正秦书记已经走了,老子又没有得罪他们,怕个啥呀?”

 

“问题就在这儿!现在秦书记不见人了,他们肯定会找你要人的!”

 

“找老子要人?老子给个毛给他们呀?”

 

“哎呀,你小子……你脑瓜子咋就那么木呢?”村长那个替他着急呀,“我知道你现在交不出人来,但是问题是他们找你要人,你怎么办?”

 

“老子这儿已经交不出人了,还能怎么办呀?”

 

“问题是……不是你交不出,他们就肯罢休的!”

 

这时候,杨小川便道:“问题这儿是我家,我躲哪儿去呀?再说,要躲多久呀?俗话不是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他们要是真想还找麻烦的话,躲几天也没啥用不是?”

 

“那你小子就去广东那边躲一阵子呗!”村长忙道,“反正咱们村有那么多人在广东那边,你到了那边,还怕什么呀?”

 

可杨小川则是回了句:“我不去!”

 

“你……”村长也是有些无语了,替他着急的紧皱眉头,然后说道,“那好吧,随你小子吧!反正……我也是替你小子着想!”

 

听得村长这么的说着,杨小川便是心说,你为老子着想个毛呀?你要是真为老子着想的话,就不会把秦书记安排在老子家住了,真是的!这会儿出了事了,你个狗日的马德民又来这儿装好人了,真是的!

 

虽然心里这么的说着,但是表面上他却是说了句谢谢。

 

因为咋说呢……其实呀……这位马村长要说他有多坏嘛,也说不出口。

 

但,有时候吧,这位马村长又是鬼精鬼精的。

 

见得杨小川这小子不听劝,村长也是没辙,只好摇了摇头,然后也就扭身走了。

 

……

 

一会儿,待晚饭后,杨小川坐在自家堂屋的黑木桌前,便在琢磨,今晚上是不是可以偷偷的溜去美丽嫂子她家?

 

因为他知道,李哥没回来,晚上就是美丽嫂子在家,所以要是偷偷的那个啥的话,也是没人知道的。

 

这主要还是他小子在想,早上的时候,他帮美丽嫂子在里屋换灯泡的时候,趁机对她那个啥的时候,她好像也就那样,不怎么生气,要是他想坚持弄的话,貌似也是可以得手的……

 

而且,早上那个王老太太忽然闯来的时候,还是美丽嫂子告诉他咋溜走的,所以,要是晚上再去的话,趁热打铁,没准应该能得手……

琢磨了好一阵之后,咱们杨小川杨医生终于在心里暗暗的做了个决定:一会儿等夜深了的时候,偷偷溜去刘美丽她家。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看来这刘美丽回村后,还真有可能会被他给那个啥了呀?

 

待在心里暗暗的决定后,咱们杨小川杨医生看了看时间,这会儿才夜里八点来钟,还早,村里人都还没睡呢,这会儿去不合适。

 

于是,他也就拿起那本《医经》瞧了起来……

 

可是没等翻两页,他就有些焦躁了,那感觉像是迫不及待了似的,恨不得这就在能刘美丽的家了似的。

 

不过对于一位还是童子之身的他来说,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是渴望着能体尝一下那等事情不是?

 

常听村口王老头说,睡女人那可是比吃肉还有味。

 

但是杨小川觉得也不是睡所有女人都比吃肉还有味,像是秀美婶和菜花婶那样的,就算是上岗地撵着他睡,他杨小川都没有那胃口似的,反正就是没那感觉。

 

可是刘美丽不一样,眼瞧着就那个眼馋,就很想和她睡。

 

这当然是刘美丽长得漂亮了,看着就有那种想法,再加上她身上的那股香气特别的好闻,像是能把一个男人给迷醉了似的。

 

这想着早上的时候,在刘美丽那儿偷了点儿香,她也没有生气,感觉能得手,所以这会儿,杨小川心里那个急躁呀,真没心思看啥书了。

 

于是,他也就站起身来,扭头走到堂屋门口,看了看今晚的月色,然后看了看村里人都睡了没?

 

村里的夜很静,夜风轻柔的吹拂着,捎来着这夏日的凉爽。

 

这月夜风高的,貌似是个偷腥的好夜晚。

 

只可惜,村里还有那么几户人家的灯是亮着的,看来还没有睡,所以杨小川也就在想,还是再等等吧。

 

毕竟这是要去借人家的媳妇来解决自己的内需,所以岂能那么明目张胆的呢?

 

这事,杨小川还是懂得的。

 

他也不是那二百五,也不像是村里的二傻子似的,跟菜花婶睡了,还到处乐嘿嘿的说着,说人家菜花婶有狐臭。

 

所以这不闹得菜花婶都不找二傻子睡了。

 

所以这也是菜花婶上岗地撵着给杨小川,只是他杨小川木有那个重口味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2610.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