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来个前男友睡过:东莞 抽插 经历

在厨房做饭干得合不拢腿胡萝卜,宝贝我们在电影院做,兽夫用兽形进入,史上最好看的内涵小故事在线完整版阅读:

 “你遇到变态狂了。”一起合租房子的陈丽深思之后得出结论。她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推过去,指着屏幕:“瞧着没?刚才我发了个帖子一说你这事,后面的回复你自己看吧。”

 

 

唐小宁赶紧把身边的抱抱熊推开,紧了紧身上的睡衣,从被窝里钻出半个身子去看。只见帖子后面除了几个打酱油赚积分的以外,全是一水儿的告诫。

 文学

 

 

“那我怎么办呀?”唐小宁皱起眉头,想不出个好主意。

 

 

“辞职呗,或者干脆就别去了。手链扔了吧,估计那是个玻璃的。要不就送给我?我跟他没牵扯。”

 

 

“不行,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是个机会。再说…再说叶锋也没你说得那么不堪,观察几天再说吧。”唐小宁迟疑着说,陈丽嗤之以鼻:“你可小心点,我听说变态狂很可怕的。”

 

 

“别吓我啦。”唐小宁撅起小嘴嘟哝了一句,返身去放回手链。没想到身子扭动幅度太大,被子唿扇了一下,放在上面的笔记本电脑一个倒栽葱掉了下去。

 

 

“啊啊——我要杀了你!”陈丽顿时抓狂,对这个奇葩舍友实在无语,恶狠狠的蹬了她一脚。

“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唐小宁赶紧伸手去捡。不提防被一脚踹到了腰上,当即狠狠一掌按上了笔记本,然后传来非常不妙的咔嚓一声轻响……

 

 

一辆出租车内,叶锋好奇的问何雅苏:“你自己的车呢?为什么没开出来?”

 

 

“我爸要用,要不回来的时候怎么办?我的车比他的老捷达漂亮,他出门办事都是用我的车。”说完她也一脸好奇的问叶锋:“你在屋里熬什么了?别神神叨叨的,快告诉我吧。”

 

 

“尸油。”叶锋嘴角翘起个笑容。何雅苏吓的脸色一变,随即呸了一声:“不说拉倒,谁稀罕!对了,我爸已经点了徐明水和董丽陪她去。徐明水可乐意了,几乎是忙不迭的答应下来的。”

 

 

叶锋冷笑一声:“能不高兴么?这可是他咸鱼翻身的好机会。而且借着这件事,正好跟金志远了结恩怨,这小子求之不得呢。”

 

 

“听说今天你送刚来的小助理礼物了?”何雅苏酸溜溜的问他。

 

 

“地摊货,地摊货。”叶锋打个哈哈,同时心中狂骂董丽。一定是这个事儿妈给自己捅出去的,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疯女人!

 

 

前面的卢云公司黑咕隆咚,没有一间办公室是亮灯的。叶锋跟何雅苏对视一眼,脸上都有一丝担忧。他们下了车,何雅苏给何卢云打了个电话,关机。再给董丽和徐明水打电话,还是关机。现在是九点十五分,没到去的时间啊。

 

 

怎么回事?

 

 

叶锋一阵风似的跑到值班室,一脚踹开门。里面值夜班的秦朝河一个激灵,诈尸似的坐起来。

 

 

值班睡觉,这儿的保安烂到家了。叶锋心中骂了一句,上前掀了他的被子。秦朝河大惊:“头儿,别别,我没这爱好——”

 

 

“赶紧给我滚起来,老板他们去哪儿了?”叶锋掐着他的脖子,拎咸鱼似的从床上拎起来:“他妈你还睡!”

 

 

“自然是去金碧辉煌,据说金志远打过电话来叫早一个小时去。”秦朝河手忙脚乱的穿衣服。何雅苏也冲进来,小脸已经刷白:“什么?我爸爸他们去了?”

 

 

秦朝河赶紧去找腰带,完了,自己这德行被何大总监看到了,这可怎么办……

 

 

“怎么办?我们得赶紧去。”何雅苏拉着叶锋的手,都快急哭了:“叶锋,求求你,跟我去找我爸爸吧,我怕出事。”

 

 

叶锋深吸一口气:“去是得去,但我们总不能跑着去,赶紧去拦一辆车。”

 

 

“我开车载你去。”秦朝河下意识的说了一句,然后一把抓起枕头边的车钥匙。叶锋拉着他出去,完全不顾对方的大呼小叫:“我的腰带还没扎上……”

 

 

一辆蓝色的旗云1里面,秦朝河手忙脚乱的发动:“一共三条路通着金碧辉煌,我们走哪条?”

 

 

“当然是最近的那条路。”坐在后排的何雅苏惶急的吩咐,秦朝河都被她的语气急出了一身汗。松油门刚要起步,叶锋忽然摇头:“不,走最僻静的那条路,因为何总不想让人看到。”

 

 

秦朝河赶紧拨方向盘变向,重新沿着另一条路走。叶锋怒道:“这么慢,得走到哪一年?”他不由分说,狠狠踩上了秦朝河的右脚,将油门一轰到底。

 

 

坐了两次车,他也弄明白了,这只脚踩的越往下,车速就越快。

 

 

“不行啊,车要散架了,这是手动档。”秦朝河大呼小叫,叶锋死死的摁住。在他们的缠夹之中,旗云1舞龙似的摇晃着飞奔,喷出一股浓浓的蓝烟。

 

 

“停!”叶锋猛然松开脚,将车钥匙扭一下拔出来。因为他也知道,只要这么做车就会熄火停止。

 

 

可怜的旗云1差点翻了,要不是叶锋按着,秦朝河早就甩出去了。他泪流满面,大哥啊,没这么玩的。别说旗云,坦克也不顶这么糟蹋。车不会报废吧?明天得送去检修一下……

 

 

叶锋打开车门跳下来,地上是一滩一滩的血,碎了前车门玻璃的崭新翼虎停在路边。不用想也明白,这里肯定就是事发现场。可恶,到底怎么了?

 

 

何雅苏顿觉一阵天旋地转,双眼一翻就要晕过去。叶锋一把扶住她摇醒:“朝河,带着雅苏走,剩下的事你们不用管了。”

 

 

秦朝河巴不得,赶紧答应。没想到何雅苏醒转之后一咬牙:“不行,我必须得去!秦朝河,你可以回去,但要把车留下。”

 

 

叶锋无奈,只好带着何雅苏一起走。秦朝河一百个不想去,但又放心不下自己的爱车,只好舍命陪君子,发动了汽车。

 

 

金碧辉煌娱乐中心,金志远左右开弓,扇了徐明水好几个耳光:“这次我就饶了你,再有下一次,我让你从益青市消失!”

 

 

徐明水忙不迭的答应,他的腿刚才被生生打断了,胳膊上也连皮带肉被撕下好大一块。但他不敢提上医院的事,只能哈巴狗似的赔笑:“金大哥说得对,说得对,小弟以后再也不敢了。”

 

 

“我就是看你小子还算识时务,要不然早把你做了!”金志远瞪了他一眼,一脚踹出去:“滚吧,来两个人带他去治一下。你小子以后跟我混,保准比干那个破保安队长强的多。”

 

 

一旁的萧明指了指桌上的微型相机:“你都看了吧?人没杀错对不对?”

 

 

“没错没错。明哥,这次多亏了你。”金志远赔笑,心中一口恶气总算出来了:“不过小弟一事不明,那个何卢云为啥要单独关起来?依我的意思,也打断他两条腿,然后就装傻说不知道,再骗姓何的小妞重新给我送一辆车。”

 

 

“这人我有用,他动不得。”萧明神秘的说了一句,颇有些奇怪。

 

 

金志远心中有些纳闷,但却不敢问。他神秘兮兮的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礼盒打开,献宝似的递过去:“我知道明哥一般东西看不上眼,这枚戒指是我家传的。别看只镶了一丁点象牙,可这是正经的微雕。据传出自民国冯功侠之手,雕的是陶渊明的《咏荆轲》”

 

 

萧明冷笑一声,拿过来在手上转来转去:“这个值钱还是你的发晶手链值钱?”

“不能比,不能比,那手链我丢了。”金志远陪笑道:“我知道你喜欢有年头的东西,这才巴巴的奉上。放心,这是兄弟的一点意思。至于酬劳,咱们另算。”

 

 

“给我留着何卢云!”萧明把戒指戴在指头上,轻轻说了一句。

 

 

听了他的话,金志远有些奇怪。刚要问一句,忽然吊着胳膊的强子没头苍蝇似的撞进来:“大哥,不好了,叶锋那厮带着俩人打上门来了。”

 

 

“他不是死了么?”金志远惊讶的喊了一声,萧明霍然站起,眼神冷冽如刀:“没人能从我的手上跑掉!准备多出酬劳吧,这三个人我全都要杀掉。”

 

 

楼下外面,叶锋指着前面:“就这么个破地方,也好意思叫金碧辉煌娱乐中心?丢不丢人呢。”

 

 

何雅苏看着拉上了卷帘门的大门口:“他们今晚没营业,我们上哪里去找金志远?”

 

 

叶锋哼了一声:“那孙子就在里面,咱开着车狠狠的装上去,撞烂他的卷帘门——”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秦朝河不可遏制的一抖,然后自告奋勇:“我去砸门,我去砸门!”说着他赶紧跑过去,用手拍的门啪啪作响:“开门,开门啊。”

 

 

叶锋很满意,秦朝河这小子还算有点硬骨头嘛。

 

 

二楼的窗户忽然打开,萧明从上面跳了下来。他依旧穿着那一件风衣,还是戴着那一副墨镜:“小子,你的命真够硬,居然没死。”

 

 

叶锋的瞳孔收缩,因为萧明就是那个暗杀他的凶手。他呲牙冷笑一声,从口袋里悄悄摸出役神符:“不把你打趴下,我就跟你姓!”说完之后,他挥手对秦朝河下令:“带着雅苏退开点。”

 

 

秦朝河如蒙大赦,因为前面站着的这个人一身杀气,早把他吓坏了。有没有搞错,自己只是一个小保安,没必要面对这种级别的人啊。他赶紧连拉带扯,带着雅苏一直退。瞧那模样,要不是雅苏态度坚决,他能一直退回卢云公司保安值班室。

 

 

“你很狂妄。”萧明面无表情:“能从我手上逃一命的人值得我尊敬,破例告诉你我是谁,省得你死后做个糊涂鬼。我叫萧明,国际杀手排行榜亚太区第二百三十七名,东亚区第八十九名。”

 

 

叶锋叼上一根烟,满脸不屑的看着他,顺手拿起打火机,其实他想点役神符:“不打的你桃花朵朵开,你就不知道江山如此多娇,也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役神符一点就着,噗嗒噗嗒的烧了起来,转眼化作一缕灰烬。叶锋分裂自己的元神,忽然他脸色一变!不好,居然分不出来,这可怎么办?

 

 

他的元神跟这具身体融合的时间太长了,已经浑若一体,无法分裂,失策啊!

 

 

“叶锋,拜托啦。”何雅苏激动地在后面给他鼓劲。因为叶锋从没让她失望过,而且看他刚才那一脸轻松的模样,肯定是成竹在胸。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何雅苏对他有一种近乎盲目的信任。

 

 

萧明动了,叶锋这样的根本不值得动刀。他上来就掐脖子,叶锋百忙中抓住他的手。但萧明的力气好大,愣是速度没减方向不变,照样死死的掐住了叶锋的脖子。

 

 

“这次要你死。”萧明的声音很冷。何雅苏吓呆了,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报警。

 

 

可恶啊,哥一身本事没上身,这就要挂了么?叶锋死死的扳萧明的大手,但却毫无效果。要不是为了发动役神符,他也不可能这么快落败。

 

 

他的手抓到了萧明的戒指,眼前走马灯似的闪过三个人影。

 

 

第一个身穿中山装,戴着一副大眼睛,瞬间消失。第二个身穿白色大衣,一脸的清高,同样很快消失。第三个人还没看清楚模样,就猛然合身向自己扑了上来。

 

 

役神符终于发动了!

 

 

叶锋的脖子游鱼似的一扭,瞬间从萧明的手上挣脱。然后他俯身一探,闪电般的从萧明靴筒里面拔出了一把匕首。匕首上挑,萧明暴退,划破了他的衣服。

 

 

“你做杀手做的挺爽是不是?今日就让你看看杀手的祖宗是个啥样!”叶锋冷笑一声,他身上也散发出一股杀气。萧明大惊失色,赶紧从腰间摸出一把军刺。直觉告诉他,现在的叶锋跟刚才不一样。

 

 

叶锋扭头看了一眼何雅苏,重新瞄向萧明。萧明只觉浑身一冷,似乎是被一条毒蛇盯上了。

 

 

何雅苏的心肝狠狠颤了一下,叶锋刚才那是什么眼神?冷漠,无悲无喜,空洞的没有丝毫感情。他怎么会有那种眼神?这还是那个卑鄙猥琐不要脸的叶锋么?她觉得有些害怕。

 

 

萧明心中忽然有些懊悔,自己本来有很多办法搞暗杀,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对方。偏偏要充好汉,现身跟他光明正大的打一场,这就是找死的前兆啊。

 

 

是不是这几年太顺了,导致自己有些膨胀呢?

 

 

叶锋闪电般的冲上去,匕首刺向萧明,朝着咽喉下手。萧明格挡,匕首顺势向下一带,给他胸前造出个伤口。萧明双眼顿时红了,如同急眼的兔子。他围着叶锋乱刺,试图扳回一局。

 

 

叶锋的动作很简单,但是犀利,快速,毫无花哨,讲究实用。几招过后,他匕首扎进了萧明的肚子。萧明大怒,如垂死的野兽反扑,他死死的抓住叶锋的一条胳膊。另一只手一伸,从袖子里滑进一支精巧的掌心雷。

 

 

掌心雷不是杀人的武器,但距离这么近,足够轰开叶锋的肚子。

 

 

他刚要扣动扳机,叶锋匕首一划,将他四根手指齐根削断。萧明惨呼一声,抱着手退开,掌心雷掉在了地上。

 

 

叶锋看也不看他,因为萧明肚子上的伤足以致命。现在叶锋被滔天的杀意冲昏了头,只想宰了更多的人。没错,他上身的是荆轲。两千多年前咸阳宫刺秦惜败,他这股火气一直憋着。现在好不容易有发泄的机会,当然要大开杀戒。

 

 

匕首在卷帘门两侧猛砍两下,将里面的横杆砍断,叶锋哗啦一声拉开卷帘门冲了进去。两名金志远的打手迎了上来,他丢掉手上卷刃的匕首,夺过一把砍刀,抡起来就要杀人。

他身上的杀气太重了,那俩打手刚跑到跟前就被震住,傻傻的看着他,居然不知道反抗。

 

 

“叶锋,别杀人!”何雅苏再也顾不得,赶紧跑了过去。她从后面一把抱住叶锋:“我们是来救人的,别杀人,求求你!”

 

 

叶锋的眼神一乱,理智重新占据上风。他不由得心下骇然,这荆轲好强的气场。自己是正宗修者,心志坚稳无比,居然差点被他侵蚀。妈的,这次玩大了。

 

 

十几个混混叫嚣着向他冲过来,叶锋一把将何雅苏推开,反手用刀背一阵猛砍。哗啦哗啦,所过之处砍刀全部被他打落,混混们出现了短暂的失神,见鬼了是不是?

 

 

叶锋现在不但身具荆轲的武功,还有自身的修为。两相叠加,对付这群渣当然不在话下。他冷冷的扫一眼众人,混混们发一声喊,赶紧向旁边跑去,自动的给他让出条路。

 

 

顶楼,强子贱贱笑着:“大哥,董丽那骚娘们正点的很,不如赏给兄弟们轮了吧?”

 

 

“啪!”金志远结结实实的扇了他一个耳光:“轮你妹!你的眼珠子瞎了是怎么的?还有这心思?快,让兄弟们顶一把,我得跳窗户走……”

 

 

强子呆滞的看着金志远,后者正撅着屁股去拉窗户。大哥吓傻了?这可是四楼啊,跳下去小命还保得住么?

 

 

一只手掐住了金志远的脖子,把他探出去的半个身子拽了回来。那是叶锋:“孙子,哪儿去?你不是想要我的脑袋么?我连着身子一起给你送来啦。”

 

 

金志远扑通一声跪倒:“叶哥,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您是大英雄,何必跟我这个小人物一般见识?”

 

 

“真是个软蛋。”叶锋撇着嘴,一脸的鄙视。现在他感觉有些发虚,那是役神符消退的前兆。

 

 

何雅苏神情激动的看着金志远:“你把我爸爸藏哪儿去了?快说!”

 

 

“就在后面的杂货间里,他老人家好得很。何大总监您放心,我是绝不敢亏待了老爷子的。”

 

 

叶锋一把揪起他的领子:“今天你恶贯满盈了!”

 

 

“杀人啦,救命啊。”金志远忽然声嘶力竭的大喊,裤裆都湿了:“快报警,快报警!”

 

 

叶锋顿时无语,正在这时警铃大作,数辆警车开过来。刑警队的赵队长带着十几个人闯入,金志远上前一把就抱住人家的腿:“赵队长,救命啊,我被威胁了!”

 

 

“好像是我们报的警吧?到底谁是受害者!”何雅苏气的翻了个白眼。赵队长迅速的了解了情况,金志远对所有的事情供认不讳。他真是吓破胆了,只要警察叔叔能带自己走,比什么都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萧明的本事,这样的人都被秒杀,他哪有不崩溃的道理。

 

 

董丽扶着何卢云出来,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叶锋。何卢云有些颓废,明显还没回过神来。看到父亲没事,何雅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叶锋左看右看,也没见徐明水那小子。一打听才知道这货向金志远表忠心了,不由得愈加鄙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萧明应该是国际通缉的杀手。”赵队长拿着笔记本一边记录一边沉吟,旁边的队员赶紧报告:“队长,我们在下面仔细搜过了,发现一滩血,还有掉落的掌心雷以及军刺,可就是没发现尸体。”

 

 

“他跑了?”叶锋惊讶的喊了一声。

 

 

叶锋有些想不通,刚才虽然自己被役神符控制了思维,但战斗情节记得清清楚楚。那一刀捅破了萧明的脾脏,他应该腹内大出血才对。这样都能跑掉?开玩笑的吧。

 

 

赵队长也感觉到事情蹊跷,从四楼下去亲自探查。叶锋略一迟疑,也跟着跑了出去。地上血迹殷红,能看出萧明挣扎着逃跑的痕迹。但是从现场往东二十多米,所有的痕迹都戛然而止。他从这儿飞走了?

 

 

“展开拉网式搜查,火速通知局里。多多出动人手,务必抓到他。”赵队长一边吩咐,一边戴上胶皮手套,从勘察员那里接过一整套工具,开始在现场调查。忙活了十分钟,却什么也没发现。

 

 

叶锋不懂这些破案手段,但他知道养虎遗患的道理。萧明如果养好伤,第一个要杀的肯定是自己。到时候敌暗我明,难受的就是自己了。依靠警察?那不如依靠自己来得更好。想到这里,他蹲下身来,收集地上带血的尘土。

 

 

“住手,这是现场证据,不能随便乱动!”一名刑警呵斥叶锋。叶锋撇撇嘴:“你们动得,我动不得?”

 

 

他一句话把在场的警察气了个半死,这小子好嚣张,找揍是不是?

 

 

说话的那名刑警刚要发作,赵队长摆了摆手走过来,朝着叶锋和煦一笑,眼蕴精光:“叶锋小同志,刚才太忙,我一直没来得及说声谢谢。今晚多亏了你,要不然让金志远得逞,后果不堪设想。”

 

 

“好说,好说。”叶锋谦虚了一句,忽然眼前一花,赵队长的手闪电般的伸出来,直捣自己腋下。他下意识的就要反击,忽然发觉对方出拳似猛实柔,留有余地。当即生生克制住,笑嘻嘻的站在原地不动。

 

 

赵队长的拳头在叶锋身前停住,同时心中有些惊讶,更加摸不透叶锋的实力。叶锋搔着脑袋不解的道:“赵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试试能完爆萧明的人身手如何。只是老弟你也太小气了些,还跟我藏着掖着。”赵队长微微一笑:“我对你是越来越有兴趣了。有空的时候,希望你能找我聊聊,就像朋友一样。一会儿还要对你做个笔录,例行公事。哦对了,我叫赵黄明。”

 

 

说完他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把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写上,然后递给叶锋。旁边的队员有些惊讶,完爆萧明?就眼前这小子,可能么?

 

 

叶锋笑嘻嘻的跟他讨要一个证物袋,收集了一些带血的土。这次赵黄明没有阻止,只是眼中有些好奇。

 

 

金志远涉嫌敲诈勒索,雇凶杀人。性质极其恶劣,当场就被铐走。他手下的小弟,大部分也被押上了警车。祸害开发区多年的一个毒瘤,就这么被拔除。叶锋等人也做了笔录,一切也不必细说。

吵吵闹闹的忙到凌晨一点,警察才全部收队。何卢云步履有些蹒跚,这次事情对他打击不小。看着被查封的金碧辉煌,他长叹一声:“叶锋,你是对的,我错了。对于坏人,绝不能有屈膝求和的念头。唉,可能是我老了,一心只想苟安。”

 

 

叶锋刚要点头,旁边的何雅苏悄悄拧了他一把,他立刻改口:“何总,这事儿错不在你。其实我也有责任,白天的时候不该说话那么冲。”

 

 

何卢云颓然的摆摆手,招呼他们开车回去。董丽对叶锋的态度十分满意,破天荒的也对叶锋说了声谢谢。叶锋鼻孔朝天的哼了一声,气得她差点当场变色。

 

 

秦朝河这下露了脸,抬头挺胸的请老板上车,尾巴都快翘到了天上去。何雅苏跟何卢云悄悄说了一会儿话,何卢云一边点头,一边时不时的瞟一眼叶锋。搞得叶锋心里直发毛,这爷俩到底在商量啥?

 

 

过了约莫十几分钟,秦朝河苦着脸走到叶锋身边:“头儿,刚才总监说了,叫咱俩一起回去,她要送何总还有董助理。”

 

 

“你这破车,也就我爱坐。”叶锋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送我回家,然后你再去值班。今晚你小子立了功,明儿我就找何总,说什么也得给你对付点奖金。”

 

 

秦朝河双眼顿时发亮:“说好了不许改口,不过今晚你得犒劳犒劳我,请我撮一顿呗。”

 

 

“我擦,得寸进尺啊,行,咱们走。”

 

 

“得狠宰你一顿,就吃烤肉吧。”

 

 

“没问题,不过你得先借我点钱,我身上镚子儿没有。”

 

 

……

 

 

叶锋没回家,索性睡在公司里。徐明水请客的时候,他就发现酒是个好东西。今晚上了结了金志远,心里痛快。再加上有人陪着,一来二去就喝醉了。其实他只要运转灵力,立即就能化掉酒精。可话又说回来了,为什么要化掉?

 

 

“遭瘟的萧明,别以为你跑得了。且看哥如何施展神通,把你抓回来。”他躺在值班室的床上,含混不清的说着梦话,并且示威似的拍拍口袋,那里面有收集来的血土。

 

 

这是他重获肉身以来,第一次踏踏实实的睡个好觉。叶锋睡得很香甜,梦中依稀又回到了昆仑。翻腾的云海,悠扬的钟声,峻峭的高山,白色的长衫。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又是那么虚幻。

 

 

渐渐的昆仑扭曲,变成卢云公司。何雅苏巧笑倩兮,站在峰顶对自己遥遥招手。他心中顿时发热,呼的一下坐了起来。

 

 

外面已经天光大亮,叶锋眯着惺忪的眼睛看看手机,已经将近九点了。他赶紧爬起来洗脸,收拾身上的衣服。只听外面吵吵嚷嚷,伸头一看,原来是秦朝河这厮在唾沫横飞的演讲。

 

 

“我早就看金志远那家伙不顺眼了,头儿把事情一说。我当即一拍桌子答应下来!没说的,咱不上谁上?”

 

 

“当时最起码有五十多个人把我们包围住了,我和头儿背靠背,每人手持两把砍刀,从金碧辉煌的门口一直杀到四楼。那血飚的,跟屠宰场也没什么两样了。”

 

 

“警察拉着我的手就不松开了,眼泪汪汪的。赵队长你们知道吧?他非要死乞白赖的把我调进刑警队。要不是头儿不让,我早就去了。”

 

 

围观的另外几个保安时不时发出惊叹声,羡慕声,崇拜声。叶锋一把推开门:“朝河,你小子又在满嘴跑火车。”

 

 

保安们顿时呼啦一声围了过来,其中一人提溜着半斤油条一包豆浆,脸上笑的要开出花来:“头儿,我给你买的早餐,趁热乎吃吧。南街老赵的油条,我来回用了半个小时呢。”

 

 

另一人忙不迭的掏烟:“头儿,点上根?睡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

 

 

又有一人赶紧站起来,把自己刚才坐的椅子搬给他:“头儿,您坐。”

 

 

“叶哥,求罩,求乳罩,求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绝对笼罩!”

 

 

“大海航行靠舵手,我们永远靠叶哥。”

 

 

叶锋惊讶的看着大献殷勤的同事,不知他们搞什么鬼。秦朝河小声告诉他,以前徐明水当队长的时候,就知道吃拿卡要,正本事没有。在整个公司里,保安队最让人瞧不起。叶锋刚当上他们的头头,就立了这么一件大功。让他们跟着脸上有光,他们这才巴巴的来伺候他。

 

 

想想以前,自己这副身体的前主人在保安队里多么窝囊,现在咸鱼翻身,不由得让叶锋感叹。看来到了哪里也一样,有本事的人才会受人尊敬。

 

 

“兄弟们以后跟我混,保准吃香的喝辣的。”叶锋笑嘻嘻的说了一句,口气有些像土匪。然后抽烟吃油条,大爷似的享受着。

 

 

“头儿你还不知道吧,刚才徐明水打发人来了。”秦朝河小声的打报告,他知道叶锋很烦他。

 

 

叶锋有些惊讶:“来干什么?”

 

 

“申请报销医药费。”秦朝河给他解释:“他被金志远的人砸断了两条腿,现在金志远垮了,他想跟公司要这笔钱。就算是走医保,那也得经过公司。”

 

 

叶锋狠狠的掐灭了手上的烟:“丢人现眼的家伙,等会儿我去跟何总监说,先吊他两天,让他着急着急再说。”

 

 

他还不知道,昨夜的事情已经轰动了开发区,甚至整个益青市都传开了。金志远一方恶霸,却栽在一个小保安手上,引起众人极大地关注。而叶锋这个名字,也开始被那些有心人注意到。

 

 

唐小宁忐忑的走进办公室,叶锋朝着她嘿嘿一笑,吓的人家小姑娘身子一缩。他刚要像个什么法儿逗引逗引她,忽然人事部打过电话来。原来今天刚出的条例,新员工进了公司要培训一周,之后才能正式顶岗。

 

 

“又他妈是我一个人蹲办公室,这是上班呢还是坐牢呢。”叶锋抓耳挠腮,有些不大高兴。

 

 

好不容易憋到下午四点,叶锋真坐不下去了。口袋里的血土已经保存了十二小时以上,自己还要靠它找出萧明。再耽搁下去,恐怕效果要打折啊。

 

 

翘班吧!

 

 

叶锋偷偷摸摸的下楼,骑上自己的自行车,不一会儿到了家。他满心欢喜的开门,随即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2599.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