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丽人诗睛回忆录:细长的手指在里面搅弄

 一亩地四十元,那时油价低,除去十来块油钱,净赚二十多块钱。一天能收一百多亩,一天能赚二千多!

我和铁柱从没见到过这么多钱,说实话,我们乐疯了!

就这样,我们从南往北赶,到了我家那片地方,我们己经挣了二万多块钱,将近三万!

当然其中也出现过一些小问题,如筛斗、皮带、滤网等,但经过给销后打电话咨询,很快就解决掉了。

 文学

同时我和铁柱也收获了开联合收割机的经验,对末来更笃定了!

但我发现还有两个问题要解决:一是需要人送油;二是需要人记帐。

这样我专门开联合收割机就行了!可以多割好几亩麦子。

在我们附近南边又割了两天后,下午下了雨,看当地的麦情,我和铁柱估计着,明后天,风一吹,地一干,我们那麦子就会熟透了,于是我们决定回家。

当我们回到家里,雨己经停了,两台大家伙的轰鸣声立刻惊动了全村!

车前是人,从后视镜看,车后也是人,好家伙,几乎全村的闲人都来了!

一场雨把联合收割机洗的跟新的似的,他们围着,摸摸这,摸摸那的,毕竟联合收割机才刚流行,他们或许从电视上看过,但大多数都没见过。

“这家伙真大呀!小七,这就是联合收割机!”,村里的刘老实好奇的问道。

“是!”,我答了一句。

“这家伙怎么割麦的,它撒麦吗?”

“这里!……,不撒!”

我指了下前面的割台,同时驱赶了前面的我小孩,怕不小心伤着他们。

“这傢伙这么大,小七,它压地吗?”,孙晋宝问了句。

“麻的,生意人就是精细!”

我心里骂了他一句,但仍然实实在在的回道;“压地!”

“地压实了,秋年就不好种了呀!”,孙晋军在旁边惋惜的趁了句!

“麻痹的,要是你累的爬都爬不动了,你再说这话试试!要是再来个阴雨天……!”

我心里暗暗生气,打定主意,回头他们这些和刘福财一伙的,求我去割我都不去。

而这时刘建设也小心翼翼的在旁念叼道:“就是,压地呀!这机子跟新的似的,估计没割几块吧!”

“差不多!”

“估计是!”

和他一起的,郑二蛋、王运起几个小青年头点点的,像真事似的!

要是像以往,估计我就要发脾气了,但现在我有了底气,心中反而平淡了,任他们或是妒忌,或是恨去吧!

这时我突然感到,我以往的激烈,或许只是对前途无望的挣扎吧!

但我大哥却不愿意了,张口说道:“你们不愿意用,还有愿意用的呢?别围着了,都走吧!”

见我大哥不高兴,人群才三三二二的散了。

我锁好车门,拿着钱包,刚要回大哥家,突然感到有一道目光注视着我。

我扭头一看,只见柳玉梅正远远的站在一株杨树旁,双眼亮晶晶的望着我。

我微笑着对她点了点头,心想:“也许她可以帮我收钱!”

而柳玉梅也遥遥的对我展颜一笑,然后转身回去了。

劳累了十来天,回家的感觉很棒。到了大哥的堂屋,我就坐在了大哥家那永远坐不坏的木墩上,伸了伸腿,小侄女玉玲早己乖巧的给我倒了碗石榴叶茶。

而我几个哥哥嫂子也都围了过来,看样子他们是想问问我和铁柱的情况。

我喝了口茶,喘了口气,然后喊道:“二柱,你来!”

二柱是我大哥的二儿子,听到我的话,跑了过来问道:“小叔,干啥?”

我低头拉开了皮包的拉链,数了十张十块的,递给他说道:“你去买点酒菜,剩下的买糖给你几个弟弟妹妹吃。”

耳边哑雀无声,我抬头一看,只见几个哥哥和嫂子都嘴巴张着,眼晴瞪着,一眨不眨地看着。

我知道他们发呆的原因,在那个年代,国家提倡的还是争做万元户,既然是提倡,那决大数人都没有那么多钱。

何况我这皮包里被我用十元一张码成一千一沓,整整二十七沓,他们从没见过这么多钱,直接惊呆了!

“还不去!”,我把钱往二柱跟前递了递。

“哦,哦……。”

二柱这才反应过来,接过钱去了!

“小七,这才几天,你怎么挣这么多!咱可别做违法的事!”

大哥此时不但不敢相信,反而吓的往坏处想。

“爹,你说什么呢?”

铁柱提了提裤腰带,得意洋洋的继续说道:“这都是我和小叔累是累活挣的!……,诺,我这里还有一包呢!”

说着,他把他的皮包也拉开了,亮出和我差不多的一沓沓钱!

“啊!”

大哥望了望大嫂,一双手哆嗦着,拿起了铁柱的皮包。

“娘你把钱收拾起来吧!你们以前还不让我买,要不是我小叔……。”,铁柱抱怨着。

大哥听了,咧了咧嘴笑了,而大嫂却捶了一下铁柱,骂道:“你这死孩子!……,我把钱收起来!”

大嫂一边说,一边从大哥手里抢过钱包。

看她转身要走,我急忙喊道:“大嫂你也帮我收起来吧!”

我一边说,一边把钱从包里拿出来,只剩下一沓一千的,和一些零碎钱。

“这是多少呀!”,旁边,四嫂两眼发光的问了句。

“二万六。”

“啊!”

四嫂又惊叹的说了句:“这么挣钱,这才几天!”

我笑了笑没出声,而大嫂这时己藏好钱出来了,她一边走,一边说:“今儿都在这吃。”

紧接着就喊道:“玉玲,来,帮我杀鸡去!”

随后在几个嫂子的七嘴八舌的问话中,我和铁柱将在南方的经历说了一遍。

听我们说挣钱挣的这么容易,他们又有些发呆。

不一会儿,大嫂做好了菜,我们就上了桌,一时间谈笑风声。

席间,在三哥的追问下,我算了一笔帐,估计今年还上贷款后,赚不赚钱不好说,但这台收割机却是赚定了!

这话让几个嫂子很羡慕,但也让三嫂、四嫂安心,毕竟我哥哥给我担的保,我挣了钱,她们就不用担惊受怕了。

实际上,这让他们都安了心。

随后又说起割自家麦子的事,我建议明天一早就割,雨下的不大,压点地无妨。

二嫂在旁念叼了句:“你就怕耽误挣钱!”

我醉熏熏的说道:“对,我就怕耽误挣钱,要不你不用!”

“你这混小子,白在我那吃那么多的饭!”

二嫂说着笑了,其余几个嫂子也笑了,这用了白用,谁愿意去割麦受罚!

这一晚我们在大哥屋里笑着,小孩子在院子里欢蹦着,直到很晚一家人才尽欢而散!

而离席后,大嫂竟给大哥拿了席,被子,放在了两台收割机之间,大哥非要在夜里看着。

那么大的傢伙谁能偷的去!我再三劝说,让他不要看着,可他就是不听,最后也只得随他了。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草屋阴凉,爆嗮了十多天后,我觉得特别舒适,也累了,也困了,我倒头就睡!

第二天醒来时,天已经亮了,我这才想起昨晚本来要找柳玉梅的,喝多竟忘了,我急忙起了床,洗刷完,拿了钱,就去了柳玉梅家。

到了柳玉梅家,却见柳玉梅家的大门敞开着,柳玉梅白褂青裤的蹲在院子里,正在磨镰刀。

可透过朴素的青裤却透漏出惊人的弧度,而上峰随着磨刀的动作,仿佛倒立的山峰在随风摇晃!

我敲了敲铁门,柳玉梅抬头看见是我,一下子就笑了,本来端庄素雅的脸蛋这一刻却如牡丹盛开,在素雅清淡中竟绽放出一朵娇艳来。

我的心神有些恍惚,而这时柳玉梅却瞟了我一眼,说道:“哟,是小七呀!我以为你出息了,就不认识婶子了呢?”

她的话里带着浅浅的抱怨,风情婉转之下,我不由得痴了!

“小子,你看什么呢?”

听到柳玉梅的嗔怪声,我才反应过来,这大白天的,真令人尴尬,还好没人看到!

我挠了挠头,‘嘿嘿“的笑道:“婶子,真是太俊了!”,不知为何,我感到我现在心态随性了许多,可能是有奔头的缘故吧!

柳玉梅愣了愣,随之脸上微微的泛了红,撩了撩头发,却带着笑意说道:“你小子就会胡说八道!······,找婶子有事?”

“嗯,我家今天割麦,会压点地,你割不割?”。

我一边说,一边将一千块钱递给了柳玉梅。那么多事,脑子里到不敢胡思乱想了!

“割、割!······,你不用了?你赚到钱了?”

柳玉梅一边忙不迭的答应着,见我递过钱,有些惊讶的问着。

我点了点头,“小子,行呀你!”柳玉梅说着,眼睛蓦然亮了!

“这个婶子,我想再用用你的拖拉机拉麦?”

“用就是,我本来就想让你帮忙开的,我又不会开!”

柳玉梅高兴的说着,兴奋之下,双峰不停的抖颤着,我个子高,从晃动的衣缝里清楚地看到白花花的一片······。

“小七,还有什么事?”

听到柳玉梅的问话,我没料到自己竟然能再一次失神,急忙尴尬的说道:“婶子,我想请你帮几天忙!”

“帮啥忙?”

“我想请你帮忙收钱,这样就不耽误我的时间,能多割几亩地!”

听到我的话,柳玉梅一愣之后,却羞红着脸,抿嘴一笑,说道:“你放心让我拿着钱!不怕别人说闲话!”

“放心!不怕!你呢?”

柳玉梅抿了下嘴,慢慢说道:“我,我也不怕!”

“她一个有夫之妇竟然不怕!”

听到柳玉梅答应的这么爽利,突然间,我有着一种破禁的快感

我的心‘砰砰’跳着,抬头看了看柳玉梅,只见她螓首微垂,雪腮酡红,双眼流波,一副无尽羞涩的样子。

这就是她和农村其他一般老娘们的不同:一般的老娘们,你别说让她羞涩了,反过来,她能让你羞涩!

我舔了舔嘴唇,强忍着想把她扑倒的冲动,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那就好,回头我喊你,只是要早起些。”

说完这些话,我心中就有些后悔,我家不是没有人,相反人很多,但能识字算账的要么上学,要么上班;而我大嫂、二嫂他们这样的,虽然空闲却根本不识字!所以我才想到了柳玉梅。

我是不怕说闲话,但闲话若传到玉初耳朵里怎么办?现在和玉初的事情八字才刚有一撇!

另外,时刻面对着她,这好像已经可以随意堪折的娇花,我真的能把持住吗?

想到这里,我有些感觉我的做法有些错误了,而这时柳玉梅却问道:“你开联合收割机,那谁开拖拉机呀?”

“哦,我让我四哥来开,······,我去喊他!”

我拍了下脑袋,这么忙,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说完我急忙往四哥家跑去,脑后传来柳玉梅‘咯咯’的轻快的笑声。

我几个哥哥家就在我前面,南北排成了一竖排,我到了我四哥家门口,却见我大哥套着牛车出来了,那牛还微微有点瘸。

“大哥别用牛拉了,我找了玉梅婶子的拖拉机!我让四哥开。”

听到我的喊声,大哥‘喔喔’的答应着,看样子很高兴,毕竟那牛还没好。

而这时铁柱却带着而一个女孩走了过来,那女孩一张瓜子脸,娇俏伶俐的,我一看原来是铁柱的未婚妻韩丽丽,我去她家给铁柱传启、要生辰时,见过她。

“小叔,丽丽让我到她家割,咱家也用不了那么多!”

铁柱说完后,韩丽丽就笑着喊了我一句:“小叔!”

我‘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说道:“去吧!”,我心里却想:“这小子,还没娶媳妇呢,就忘了娘!”

我四哥家里只有我四哥一个人,四哥四嫂两人都是镇上供销社的临时工,四嫂估计上班去了。

我和四哥两人摇起拖拉机后,我们一家人加上柳玉梅,开车的开车,拿镰刀的拿镰刀,浩浩荡荡的向地头走去。

我们那里地块按好坏分四个级别,所以地块很分散,我决定由近往远割,第一块是我三哥的。

到了地头,我停了下来,三嫂他们开始割地头的麦子,好利于收割机进地。三嫂也还是专门请了假。

我早地头摘下一个麦穗,一搓,吹下一看,麦子已经熟透了。往山上看,小块的地片都割完了,而这片大田地里也有人在割。

“小七,你就该劈死刘福财那王八蛋!你看看我这地!你看看孙晋军的地!”,这时,三嫂寒着脸,开了口。

我瞧了瞧,发现我三嫂的麦子和孙晋军的麦子真的没法比,不但低矮,而且稀疏。

更令我生气的是,本应同样多的地,以我收割麦子的经验看,他最起码得比我三嫂多两分地!

山地越靠近山基越差,这地只有二级低的标准,却按一级地分给了三哥,巧合的是另一派地我四哥也荣幸的分到了头一块这样的地!

而我大哥不愿我和刘福财斗得厉害,却是怕刘福财在以后分地时,暗地里在给我家人高些小动作。

“嗯,有机会我找找他!”。

我回了三嫂一句,其实我刚从学校出来,对家里土地的具体情况还真不了解,并且以往三嫂对我态度不好,也没谈过这些事。

我刚说完,地里有些割麦的,看到联合收割机,已经往我这里凑了过来。

“小七,这联合收割机咋割麦的?你割给我们看看!”

刘老实吧嗒着烟袋问道。

而孙晋军、刘福源、白寡妇等人也赶过来瞧着,他们脸上累的汗渍纵横,却掩不住好奇之心。

“我这就割给你们看!”

说完,我示意让三嫂她们躲开,然后就上了车。

三嫂的这块地名义上是二亩,但我估计没有,一个半来回就割完了。

然后我四哥开着拖拉机,放了粮,拉回了家,前古也不过十来分钟的事!

趁着我四哥四去的功夫,我下了车。

而这时又有很多人围了过来,他们一边擦着汗,一边议论着。

“呀!这玩意这么快,真神呀!”

“要不怎么叫现代化!”

“这真省劲呀!”

而刘老实,则抓起一把麦糠吹了吹,然后又扒开麦秸,看了看地面,这才说道:“割得还挺干净的,撒的不多!”

而孙晋军和刘福源却看了看地面的车辙印子,刘福源故意大声说道:“这地压的太厉害了,你看多深,回头怎么点玉米呀!”

我知道他这是故意扯我后腿,我心里冷笑:爱用不用,谁又没强迫你!

而这时白寡妇却走到我跟前,这女人面如春月,眼如媚狐,身材也超级棒,村里关于她的流言很多,都说她看谁管乎就和谁好。

“小七!你这机子割麦多少钱一亩呀!”,白寡妇嗲声嗲气的开了口。

我知道她和刘福财是一伙的,看分地块的位置,就可以知道,有刘福财的兄弟刘福源在这儿,她顶多也就问问。

因此我故意夸大数额,说道:“五十!”

我想把他们吓退,这些人叽叽喳喳的太躁人了!

“五十,这么贵呀!”,白寡妇惊叫了一声。

“是呀!太贵了!谁舍得用啊!”,刘福源也附合着。

我心里冷笑,农村就这样,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这些人见不得本村的人比自己好,这本村的经我是不打算念了!

而这时柳玉梅却突然喊道:“小七,来,割我这块!”

说着,她指了指附近的一块地,她的话立刻把这些人噎住了。

稍愣了一下,孙晋军喉咙动了下:“婶子,你有钱!你不怕压地呀!”

“压地怕啥,这要是下雨,不但不怕,还能早种呢?”

听到柳玉梅的话,这些人都沉默了。

他们明白,联合收割机收割快,能缩短麦收时间。

夏收连着夏种,只要下雨,就能种玉米了,早种意味着高产。

而用手割却是难办到的,另外用联合收割机,人还不累。

而我这时却不管他们怎么想,发动机子,几分钟就把柳玉梅的麦收完了,我四哥也开着拖拉机回来了。

就这样,我把家里的地一块一块的割着,让我没料到的是,来看联合收割机的反倒越来越多了。

这些人里面有很多不认识的,估计是邻村的,公社的吴起也在里面。

几家子三四十亩地,不到一上午就割完了,而这时,有累极的,甭不住劲了!

刘老实的儿子就不顾刘老实的阻挠,大叫着:“累死了,多少钱都割!”,把我叫到了地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2567.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