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电话重重一顶: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别停使劲

捞鱼的前一天张秀芬时劝过他不让他动鱼塘子里的鱼,可使他又咋知道验身当天晚上会出那事儿。

 

要是当天晚上验身完成,如今哪小犊子就算是打掉牙也要往肚子里咽,哪里会有这么一出。

 

但是要让他承认错在他自己,他也是不肯的,所以才没有吭声。

 

可张秀芬叨叨起来没完又让他心里堵的厉害。

 

“骚娘们,你除了整天在门口放骚,知道个啥。”葛宝柱被说的急了眼,站起来骂道。

 

“我放骚?葛宝柱你他娘的说这句话还是个爷们么,你他娘的但凡时能让老娘吃顿饱饭,老娘能这样么。”

 

张秀芬也是被说的极了,不管不顾的就说出了口。

 

葛宝柱顿时老脸胀的通红黝黑。

 

气喘吁吁的葛宝柱一把关上了小卖铺的门,拉着张秀芬就往里屋拽了进去。

 

一双粗大的手也不顾张秀芬下面究竟湿了没有,直接硬塞了近了张秀芬还干涩的下面。

 

“呀呦,你他娘的要死啊!”

 

张秀芬也不知道是兴奋的还是疼的,叫了一声。

 

大热天的她就穿了一条大花裙子,里面就是一个小布片。

 

 文学

葛宝柱双眼赤红的掀起了张秀芬的裙子,一把就把张秀芬的裤头扯了下来。

 

张秀芬差开着两条腿,嚼着大屁股对准了葛宝柱的腰。

 

“狗日的,这货今天看样是被自己说的急了,竟然还有那么一点老爷们的气概。”

 

张秀芬心里美滋滋的想到,没想到她一句侮辱的话竟然还激起了葛老二的欲望。

 

心里正想着,一根火热的东西就捅进了她搔痒的厉害的地方。

 

张秀芬兴奋的起了一身的鸡皮嘎达。

 

可是葛老二究竟还是葛老二。

 

呼哧带喘的在张秀芬的后面耸动了两下之后就没了动静。

 

张秀芬一脸的失望,好不容易兴奋一次,没想到还是那么回事。

 

甚至比以往还要快一些。

 

正巧这时外面传来了叫门的声音,张秀芬放下了裙子白了一眼趴在炕上跟死狗一样的葛老二。

 

“没用的卵货,喊破了嗓子也就是两分钟的能耐。”

 

听到张秀芬的奚落声,葛宝柱趴在炕上装死一动也不动。

 

张秀芬这刚一迈步,就觉得下面湿腻腻的,滑不溜秋的难受的紧。

 

伸手咋下面抓了两把一点也不解乏。

 

一心是火的张秀芬不禁又想起葛小亮。

 

那天葛小亮下面的手感她到今天都没忘记,只是一时不好意思真去找葛小亮泻火。

 

她嘴上说的骚,但是要真让她去那么干的话,她还真有点犹豫。

 

一方面是两人的岁数毕竟在那里放着的呢,丝毫不夸张的说,张秀芬就算给葛小亮当娘也大不了几岁。

 

但是一想到葛小亮裤裆里的那活儿心里又是抑制不住的难受。

 

再加上家里只有这么一个完蛋玩应,当即张秀芬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

送走了葛宝柱之后,葛小亮就开始收拾起来那条从鱼塘里面捞出的大肥草鱼来。

 

虽然被葛宝柱坏了好事儿,但是该庆祝的还是要庆祝。

 

一条三斤多的大草鱼很快就在葛小亮的手上洗剥干净下了油锅。

 

蹲在灶坑前面,葛小亮不时的往里面送上一点苞米杆子,没多大一会,香喷喷的鱼味就顺着冒出来的热气飘了出来。

 

葛小亮咽了咽吐沫,肚子里传来了一阵咕噜噜的响声。

 

是在有点等不及的葛小亮掀开锅盖先尝了一勺鱼汤。

 

“不错,不错!”砸吧了两下嘴,葛小亮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他想这口已经想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了,但是葛老二和他那个傻儿子把鱼塘看的紧,他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得手,还差点被狗给咬了。

 

屯子前面也有一条小河,葛小亮没事儿也会到那里抓摸几条小鱼熬上一锅汤,但是那小鱼哪有这样的大肥鱼来的香。

 

搓了搓手,葛小亮就等着开饭了。

 

这个点屯子里面家家户户也都升起了炊烟,地里忙绿了一天的人们也都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了。

 

葛小亮虽然只有自己一个,但也不觉得孤单,这些年他早就习惯了这样了,不管是平时也好,还是年啊节啊的,都是她一个人窝在那个小草房里面自己过。

 

现在大瓦房也住上了,鱼塘也有了,要说还差点什么,那就是屋里少了点女人味。

 

一想到这不禁又想起了林凤凰那软的好像是棉花的身子。

 

正准备掀开锅盖报餐一顿的葛小亮忽然听到外面响起了一阵的脚步声。

 

以为是有偷鱼的来了,葛小亮一把抄起了放在灶坑傍边的烧火棍就窜了出去。

 

窜出去之后,葛小亮才看到哪里有什么偷鱼的人,门外只站了一个带着蛤蟆墨镜的干瘦老头。

 

按理说现在外面都已经擦黑了,哪还有傻子带个墨镜出来溜达,不掉沟里都怪了。

 

但是这个干瘦的老头是个例外。

 

自打葛小亮记事儿开始,这个干瘦的老头就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带着这么个蛤蟆墨镜。

 

“敢问可是葛家大小子葛小亮是也?”

 

干瘦老头一张口就是文绉绉的一句。

 

“啥是不是爷的,老瞎子,甭跟俺套近乎,俺可没你这么大个孙儿。”葛小亮回到。

 

听到葛小亮曲解了自己话中的意思,老头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嘿嘿,老头子我今个儿路过贵宝地,忽闻屋内一阵清香传来,这腹中忍不住饥饿,前来打个尖,还望这位根骨奇佳一看日后便不凡的小哥行个方便如何!”

 

干瘦老头敲了敲扶着的拐棍说道。

 

葛小亮听得云里雾里的。

 

“啥打个尖,蹭饭就说蹭饭的,整那些文绉绉的没用的。”葛小亮嘟囔了一句倒也没有拒绝,而是直接回到了屋里。

 

干瘦老头嘿嘿一笑拿着拐棍当做探路棍就跟在葛小亮的身后进了屋。

 

要说这个老头也是奇怪。

 

屯子里的老人都说在很久以前这个干瘦老头就这样一幅打扮的来到了七里屯。

 

当时人们都把这个老头当做是走江湖的算命先生,在屯子里面晃悠两天也就会离去。

 

可是没成想这个说话总是咬文嚼字的老头在屯子里面一呆便是二十年。

 

按说这样一个老瞎子早就应该饿死了,就算没有饿死在三九天也应该冻死了,可是偏生这老头就是活的好好的。

 

一些屯子里见过世面的老人都说这个瞎子老头应该是大城市里出来的文化人,说话那叫一个讲究。

 

但是葛小亮可不这么觉得,这老家伙就是一个骗子而已。

 

之前葛小亮还瞧见过这个老头经常给小媳妇小寡妇算命,手摸的那叫一个自然。

 

不过葛小亮看着老头和自己都差不多,都是孤家寡人一个,也就好心的接济一下。

 

以前他没有那个能力管别人,现在好赖是有了一个鱼塘,也算是生活有了着落,倒也不差老头这一口吃食。

 

“老瞎子,你是咋找见我这个地方的。”

 

葛小亮一边往小盆里盛鱼,一边问道。

 

瞎子老头嘿嘿一笑,神神秘秘的说道:“这个嘛,当然是靠着闻咯。”

 

“闻?”葛小亮一愣,说道:“咋地,你这鼻子比狗鼻子还好事咋地,你在屯子里还能闻到俺这?”

 

带着蛤蟆墨镜的干瘦老头点了点头:“嘿嘿,小哥,不瞒你说,别说是你锅里的鱼了,就算是别人家的媳妇,老头子我只要一闻裤裆里的那味,就能分辨出来是谁。”

 

“吹,你就吹吧!俺就看看你能不能把自己给吹炸咯!”

 

“嘿嘿,不信是吧?”干瘦的老头嘿嘿一笑:“那你倒是说说我是咋知道你在这的呢?”

 

葛小亮懒得和老瞎子说话,这家伙嘴里就没有一句靠谱的话,要是听他吹,能吹死一头牛去。

 

“赶紧吃鱼,吃完了爱哪去哪去,别耽搁小爷睡觉。”葛小亮嘟囔了一句之后,就把一双筷子在放在了老头的面前。

 

老头也没和葛小亮客气,拿起筷子就开始下筷。

 

吃了两口之后,老头从身后的破背篼里掏出了一个葫芦。

 

砰~!

 

葫芦盖被老头打了开来,只是一瞬间,葛小亮就闻到了从葫芦脸面飘出来的一阵酒香。

 

嗅了嗅鼻子,葛小亮好奇的看着干瘦老头手里的酒葫芦。

 

“嘿嘿,小哥,你请我吃鱼,我请你喝酒,你看咋样!”

 

干瘦老头晃了晃手里的酒葫芦笑着说道。

 

葛小亮正愁有肉没有酒呢。

 

本来他下午是打算到李老蔫家打一壶酒,但是碰上了李老蔫给媳妇舔盘子这事儿,而且偷窥还差点没抓了个现行,哪还敢回去打酒了,也就只好将就着只吃点鱼。

 

听到瞎子老头这一说,葛小亮连忙跑到厨房拿出来了两个小碗。

 

瞎子老头给葛小亮倒上了一小碗之后自顾自的先抿了一口,神情陶醉。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没酒在掂量!”

 

葛小亮个不管瞎子老头念到的到底是个啥意思,低头就整了一口。

只喝了一小口,葛小亮就感觉到碗里的酒有些不对口了。

 

七里屯只有李老蔫一家酿酒作坊,那酒的味道他自然是熟悉的。

 

李老蔫家的酿酒的味道基本上都是根据李老蔫的心情来的。

 

赶上李老蔫心情好的时候,备不住酒少兑点水,要是心情不好,那就多兑点水,但是不管咋说,肯定都会兑水就是了。

 

但是老瞎子这酒葫芦里的酒醇香而有绵长,哪里是兑过水的样子,好像是比葛老二家办席那天的二锅头还要好喝的多。

 

“小哥!老汉我这酒如何?”老瞎子有些得意的问道。

 

葛小亮吧嗒吧嗒嘴点了点头。

 

“老瞎子,你这酒搁哪整的,咋滴味道这么好!”葛小亮问道。

 

“嘿嘿。”老瞎子的一一笑说道:“屯子里还哪里有酒,除了葛大财主家当然是李老蔫家了咯。”

 

“李老蔫家?”葛小亮一愣,随即惊讶的说道:“竟瞎扯,李老蔫家的酒小爷又不是没喝过,骗谁呦。”

 

李老蔫家的酒里兑水在屯子里可不是啥新鲜事儿,就连刚回下地跑的娃娃都知道那家伙蔫坏蔫坏的。

 

“嘿嘿。”老瞎子神秘一笑说道:“小哥,老汉这个可是实打实的李老蔫家酿的酒,只不过……”

 

老瞎子说了一半就开始卖关子了。

 

急的葛小亮抓耳挠撒的问道:“不过啥啊,你倒是说啊!”

 

“不过老汉这酒葫芦里的酒可是没兑过水的纯粮白酒!”老瞎子夹了了一口鱼肉,摇头晃脑的略带得意。

 

“没兑过水?咋滴可能。”葛小亮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莫非这个老瞎子和李老蔫家有亲戚,凭啥他去打酒就不兑水,葛小亮说啥也是不信的。

 

别看老瞎子瞎,但是对着盆里的鱼下筷子那叫一个准,一准哪块最肥,筷子就能落到哪里。

 

葛小亮甚至怀疑这个家伙可能是在装瞎。

 

“小哥,可想知道我这不兑水的酒是咋打来的?”小瞎子笑嘻嘻的问道。

 

“咋打来的?”葛小亮趁着脖子问道。

 

“嘿嘿,小哥着亩鱼塘真是不错啊,这里面的大肥鱼肯定是少不了吧!”老瞎子转头用那个探路棍一指屋外面的鱼塘说道。

 

葛小亮一愣,不是说怎么能打到不兑水的酒么,咋就说道鱼塘上面来了呢,这老瞎子说话咋滴就这么爱买关子呢。

 

“哪还有鱼嘞,葛老二那个驴日的都把鱼给捞干净咯。”葛小亮嘟囔了一句,他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这塘子里其实还是有不少大肥鱼的。

 

“葛老二家大儿子结婚,席面上那三个鱼肉菜都是这塘子里的鱼。”葛小亮又补充了一句说道。

 

“嘿嘿。”老瞎子一笑,仿佛是看破了葛小亮的谎话。

 

“小哥莫要忽悠,别人不知道,老汉知道,你这塘子里的大草鱼一定还有不小咧。”老瞎子学着葛小亮的语气说道。

 

葛小亮一惊。

 

话说这个老瞎子还真有点门道,按说这样一个干瘦的老头子无亲无故的在一个陌生地方漂泊,能活下来就已经算是不错了,可偏生这个老瞎子活的还不错,要说他没有两把刷子葛小亮也是不信的。

 

不说别的,如果老瞎子说的话都是真的,那狗一样的鼻子就不是常人能比得了的。

 

不光如此,这老瞎子还一口咬定自己鱼塘里面一定还有鱼,单就这一点就说明这个干瘦老头肯定不一般。

 

“你就说吧,到底想咋样。”葛小亮知道说不过老瞎子,只好直接问道。

 

老瞎子吧嗒吧嗒嘴说道:“小哥,明个儿晚上老汉的晚饭还没有着落,你看,要是在能吃上一条大肥鱼那就啥都好说啦!”

 

卧槽!敢情这老不死是在这等着自己呢,原来是惦记上鱼塘子里那些大肥鱼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2481.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