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奶被蹂躏了一个晚上:半年回家一次日老婆

 “肯定来啊!我以后啊就在你家吃派饭了,对了,顺便辅导你的功课,一定让你考一个好大学。”

“那样太好了!”张园园有些小激动,又有点小期待,却又不知道在期待什么。

贾鱼眼睛贼溜溜的转了转又道:“这样吧,你有手机吗,我把号码留给你,要是有弄不懂的问题就问我,本支书精通数学、语文、英语啥的,对天文、地理、儿科、妇科、肛肠科也懂得一二。”

“去你的。”张园园嗔了他一句,暗骂这人真是坏死了,但还是把手机递了过去。

贾鱼鼓弄了一阵,就递了回去,冲已经等的不耐烦的张才老头子挥手说:“走了!”

贾鱼说完先走,张才毕竟六十岁了,腿脚没他利落,被拉开挺远。

 文学

张园园回到屋,不一会儿电话打了进来,她心跳的厉害,心想一定是贾鱼打过来的。

但一看,显示的是:老公。

气的张园园挂掉了,随后把贾鱼的备注改成:大坏蛋。

在村部瞎混了一下午,张才下班回家,贾鱼说晚上回镇里吃,但他并没走,继续在村部留守,直到晚上十点多。

贾鱼躺在村部临时的床铺上,忽的,他诡谲一笑:还真来了。

夜色漆黑,李闯带着两个本家兄弟悄悄的摸进了村部,一个本家兄弟小声问:“闯哥,你确定那个傻逼在里面吗?”

“嗯,我一直在外面盯着哪,这姓贾的一直没走,咱们现在冲进去,拿麻袋往他脑袋上一套,给他一顿棒子,然后扔进壕沟,没人知道。”

另一个本家兄弟有些犹豫。“闯哥,不能出啥事儿吧?”

“糙!怕出事儿你就别干!另外下手尽量往身上打,不打头打不死人。”李闯又嘱咐了一句,两个本家兄弟连连点头。

把房门轻轻推开,三人鱼贯而入。

见里面的床上还真有个模糊的人影,三人也没开灯,直接扑上去,两人按住胳膊腿,一人用麻袋直接套住那人的脑袋。

随后三人开始一顿乱打。

这人被揍的大声惨叫,接着大骂起来:“傻逼!别打了!你们这两个傻逼,我是你闯哥!”

“哈哈!”两个本家兄弟大声笑了起来:“闯哥,你要是我闯哥,我就是你爹!”

两人骂完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打开手电照了照被揍的那小子,竟然还真是李闯。

“怎么回事?”两人刚一愣神。

旁边跟他们一起打李闯的贾鱼,手抓着砖头劈头盖脸的朝他们落了下去。“好小子!还敢夜里偷袭本支书?看砖头!”

“我靠!”三人反应过来,麻袋竟然套错了,稀里糊涂套在了李闯头上,三人抱着脑袋往外跑,后背又挨了不少砖头。

“好小子!你他妈的给我们等着!”三人边跑边骂。

“哈哈哈!本支书还能惧你们?”贾鱼把手里砖头扔了,朝镇里走去。

夜有些深了,贾鱼到了镇政府大门口,见这两层办公楼黑乎乎的,像鬼宅似的。

打开大门上了楼,贾鱼想先到里面1、2号房间看一看,不过两个房间都黑着,没开灯。

贾鱼挨个房间敲了敲,也没人回应。

暗自嘀咕:这俩大妞儿都不在?可惜啊,还以为能跟那个性冷淡的张宁聊一聊,沟通沟通呢。

掏出钥匙,扭开他五号房间的门,里面一张床,一个衣架,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设施了,不过屋子倒还干净。

贾鱼躺下没多久,外面轿车的灯光直射了进来。

过了一阵,传来杂沓的高跟鞋和皮鞋的脚步声,还有女人轻飘又充满磁性的声音。“李书记,不用送了,我已经到宿舍了。”

“哎,柳镇长,送人送到家啊,我得把你送到房间里才放心。”一个粗重的男生有些急哄哄的说。

女人又推脱了几句,但还是被男人半推半就的带到了一号房间。

接着传出扭动钥匙的声音,然后皮鞋和高跟鞋的声音消失,一号房间的灯光也亮了起来。

一男一女,半夜三更的,任谁都会浮想联翩,贾鱼的心也痒起来,

下了床,蹑手蹑脚的到一号房间门口去听声。

这时,里面的粗重男生说:“柳镇长,来,喝点解酒药,今天你喝了不少,不喝点解酒药会头疼的。”

“好吧。”柳如眉已经开始头痛了。

今天要不是有信用社的一些人,她才不会去跟他们喝酒呢。

她到夹皮沟镇当镇长没多久,发现整个镇子太穷了。

但一下乡调研,又发现镇子周围的山脉上有许多野菜和药材,唯独是没有很好的交通,运输不方便,绕路就会增加成本,所以整个镇连同管辖的十几个村落一直落后和贫穷。

当务之急就是需要钱,需要贷款,但这些基层干部都要人情来往,自己初来乍到的,想要贷款难如登天。

正在犯愁的时候,镇党委李书记找到她,说晚上跟县信用社的几个领导碰个面,吃顿饭,商量一下贷款的事儿。

柳如眉思考了一下,这才勉强同意。

但在酒桌上,自己被灌了一斤多的白酒,虽然意识有些模糊,但她还坚持要回到镇里的宿舍住,拒绝了在县里宾馆开房间。

见她这么坚决,李书记先是出去了一阵子,随后才开车送她回来。

这贫瘠的县城查酒驾也没那么严重,李文明在开车的时候就一直咽唾沫。

因为这个柳如眉长得太漂亮了,黑色职业短裙,上身是白色紧身衬衫,那胸前鼓鼓的两团像是要把衬衫撑爆。

略微弯曲的淡黄色长发垂在她的胸前两边,再加上那绝美的脸蛋,因为醉酒而升起两坨红晕,这让李文明在开车的时候就已经支起了帐篷

柳如眉是刚下派下来的大学生干部,年纪二十三岁,并且打扮时髦,身上还有一种高贵的气质,李文明也不是惦记一两天了,不过他见柳如眉意识还清醒,就打消了在车上把她办了的冲动。

而是想把她送回宿舍,今天是周日,他事先了解到张宁回瀚城姑姑家,正好镇党委没人,并且他准备了一瓶进口的西班牙苍蝇水。

这东西是烈性的催情药,如果放在饮料里面让女人喝了,那女人绝对会主动对自己宽衣解带的。

他的苍蝇水是好友从国外带过来的,比国内那些保健品店出售的要不知强了多少倍。

在开车的时候,李文明斜眼看着旁边的柳如眉,觉得一会儿这个尤物就会脱的干干净净,任自己摆布享受,他便激动的感觉自己是在做梦一样。

此时,李文明把所谓的解酒药递了过去,其实那里面就是参合着苍蝇水的饮料。

柳如眉醉意已经很浓,巴不得喝了,好让李文明离开,其实她作为女人,强烈的第六感已经察觉这个李文明想要干什么了。

张开红唇,饮料顺着唇瓣儿流入,唇边还有一些溢出的残液。

这东西酸酸甜甜的,柳如眉觉得挺好喝,但喝了一半就放下了。“李书记,时间不早了,你再不回去家里面该担心了,我就不送你了。”

“哦,好,好。”李文明站起来,慢吞吞的走到门口,而后猛地回身,一下子把柳如眉扑倒在床上。

“李书记!你要干什么!”柳如眉性如烈火,虽然酒精作用身体有些迟钝,却依旧愤怒的叫喊。

“柳镇长,你太美了,从了我吧!”李文明说着就去解柳如眉衣服。

“放手!”柳如眉怒道:“李书记,你这么做知道后果吗?你这是在犯罪!”

“犯罪?”李文明呵呵笑了,他不慌不忙的解开自己衣服扣子,色眯眯的看着身下的柳如眉。

按照他的霸王硬上弓的经验来看,越是纯洁美丽的女人,表面上就越是强硬,但只要把她们强行睡了,那就没问题了,因为她们还有大好的前程,还有大把的青春和希望。

 

如果张扬出去,那就等于毁了自己,所以李文明以前占了不少这样的便宜,祸祸了不少的大姑娘小媳妇,算是有经验的老司机了。

 

况且,眼前的柳如眉,是他遇见过的最美丽,最有气质的女人,如果能把这个尤物睡了,即使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

 

“如眉,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太美了!”李文明说着一下子扯开她的衬衫,里面露出白色文胸,那白嫩而又柔软,很有节奏的起伏着,让李文明一阵窒息。

 

尤其是柳如眉因为醉酒,略显迷离的眼神,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不行,你不能!”柳如眉挣扎起来,但她一个女人的力量能有多大?再加上酒精上涌,被李文明抓住两只手腕按住。

 

“宝贝,你太美了,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李文明兴奋的两眼充血,就要骑马一样骑在柳如眉的娇躯之上。

 

这时,在外面的贾鱼早就已经看明白了,柳如眉那么漂亮,自己不英雄救美还是个男人么?

 

“住手!”贾鱼大喝一声,猛地拉开门,直接冲了进去。

 

李文明被吓了一跳,没想到这镇政府还会有人?这要是传扬出去对自己可不利,可等他看清贾鱼的模样,一颗吊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十八九岁的半大小子,中等身材,长得有些偏瘦,还有些秀气,就这小体格,自己一米八五的大身板子压也能压死他。

 

“你是谁家孩子?”李文明下了床,打算先把这小子给收拾了。

 

柳如眉也挣扎着要起来,但酒精的作用,娇躯晃了晃,又无力的坐了下去。

 

“我可不是谁家孩子,我叫贾鱼,是夹皮沟村的村支书,你李书记怎么能大黑天的欺负女人呢!是可忍孰不可忍!”贾鱼大义凌然道。

 

“哎呦!就你这样还是村支书?给我滚!马上滚!不然明天我撤了你的职!”李文明不耐烦的挥手。

 

贾鱼原地不动,像是他的话跟放屁一样。

 

“你…你他妈滚不滚?”李文明心里有底了,只不过是个狗屁村支书,再说是个毛头小子,自己一嘴巴子就能抽飞他。

 

他嘴上说着,一只手居高临下朝贾鱼抓来。

 

贾鱼一米七五身高,在他跟前要矮了大半头,见手抓向自己,无奈道:“老小子,这是你他妈的自己找揍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1998.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