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明很喜欢我这样弄:光年之外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

 不像在大山里,城市的夜晚并不十分暗,朦胧的光线从街上射进来,屋里的一切都映得朦朦胧胧,根本无需开灯。

轻轻推开盥洗间的门,他闻到了一种潮湿的气味,中间还裹挟着洗浴用品散发出得清香。很明显,盥洗室刚刚有人用过!

不好,看样子芷君姐已经回来了,而且刚刚洗过澡。他迟疑了一下,眼睛不由向黑暗中的床上扫了过去。只一眼,他便被点了穴似的定格到那里。

巨大的磨砂玻璃屏风再一次把朦胧的光线稀释和弱化,隐在屏风后面的床上显得很朦胧。即便如此,他的眼睛还是分辨出床上躺了一个人!黑暗中,那人身上反射出羊脂玉一样的油碧白光,看样子那人身上似乎什么都没穿。

是芷君姐!他好像偷窥女厕所时被人当场捉住了一样,尴尬得站在那里足足愣了十几秒钟。还好,芷君姐好象睡着了,一动不动横陈在床上。

他踮起脚跟,慢慢退出了盥洗室,又悄悄进了另一间卫生间,摸黑胡乱擦了擦身上,换下狼藉不堪的裤衩揉成一团,然后换上新裤衩。悄悄潜回卧室,将脏裤头塞到枕头底下,慢慢上床躺下,这才在黑暗中长长出了口气。

 文学

想起刚才盥洗室里的一切,恍然若梦境一般,不由暗自呵呵笑了起来。刚笑了几声,便觉得刚才盥洗室里的情形有些异样。

不对!既然是芷君姐,为何不睡在楼上卧室里而睡在盥洗室里?再说了,半夜三更里洗得什么澡?洗澡就洗澡呗,却为何独自一人躺在那里玉体横陈……

越想越感到蹊跷,越想越觉得恍惚,莫非刚才是自己撒癔症,一切都是幻觉?

想到这里,他想再去盥洗室看看,以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下了床临要开门出去却又踟蹰起来,万一真是芷君姐寸缕未着躺在那里、万一惊醒了她那该有多尴尬?于是又缩回手,慢慢蹭回床边。

就在他满腹心思准备再次上床时,脑子里忽然掠过一丝不祥的念头。

不好!万一是芷君姐洗完澡准备穿衣时突然身体不适而晕倒在床上了呢?万一是芷君姐在外面喝多了酒,回来想洗个澡解酒,洗完澡酒劲突然上来了而无力回卧房……

一连串可怕的想法从脑际掠过,他不由紧张起来。

不行,无论如何必须回去看看!万一真是那样,自己还傻乎乎躺在床不闻不问,明早起来芷君姐说不定就翘辫子了!即使没那么严重,一个人不挂一丝的躺在潮湿的盥洗室里睡一夜不得病才见了鬼了。

想到这里,他沉不住气了,匆匆开了门向盥洗室奔去。

牛子槊还是很有章法的,为了不至于过于难堪,二进盥洗室时他还是没有开灯,而是借着微弱的光向床前摸去。

床上果然躺着一个女人,而且果然未着寸缕。和刚才一样,她依然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牛子槊用手试了试她的鼻息脉搏,只见她呼吸均匀、脉搏沉稳,一瞬间,他从她的呼吸里分辨出一股浓浓的酒气。

果然是喝醉酒了!他不由松了口气。凭着训练有素的敏锐手感,他已分辨出床上的女人是芷君姐无疑了。

黑暗中,吴芷君这个貌美如画的绝代佳人横陈玉体,美轮美奂的香躯凹凸有致精美绝伦。醉中的她就这样毫不设防的躺在那里,身体大大的张开着,一切尽管都有些朦朦胧胧,而朦朦胧胧的春光则更加富有诱-惑力。

触到那光滑柔腻莹润如玉的肌肤,牛子槊的心跳不由加快,呼吸顿时为之粗重急促起来。然而紧接着便感到自己有些龌龊,芷君姐眼下人事不省,自己却尽想些歪门邪道之事。

以前师傅在的时候,有许多清规戒律约束着牛子槊,虽然他没有正式皈依,但师傅就是一扇大门,挡住了风雨却也遮住了大部分视线,这扇大门只在他和世俗之间留下一道小小的缝隙,他只能通过这道缝隙观察世间的事情。

师傅羽化后,这扇大门慢慢打开了,他带着惊讶和好奇贪婪地欣赏着外面花花绿绿的世界,见识越来越多,胆子也越来越大。自打和李昭凤婆媳俩有了那种事情之后,那扇大门算是完全打开了。正如无知的人带着好奇心打开了未知的潘多拉魔盒一样,欲望的翅膀一旦张开便没有什么可以挡住它的飞翔。

于是,高尚的光芒在他心里只不过一闪而过,连三秒钟都没有坚持住。黑暗催化了他的本能,而占了上风的本能又再次放大了他的胆量。在这种本能与胆量的链式催化反应过程中,他的手变得不再踟蹰,而是熟练的游弋在它想去的任何地方。

“不要!”醉梦中芷君姐突然惊叫一声,身子猛然往侧面滚去。

静静的黑暗中,这一声不啻一声惊雷在牛子槊头顶炸响,他当时便吓得手脚冰凉瘫软在床上,一动不动躺在那里,等待着芷君姐的发作。

臭流氓……不要脸……你给我滚出去……他似乎看到了芷君姐峨眉倒竖杏眼圆睁的模样,似乎听见她怒不可遏的谩骂声。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芷君姐依然背对着他一动不动侧卧在那里。此时,他也彻底清醒了,看样子,芷君姐根本就没有醒过来。于是,趁芷君姐酒醉与她进行负距离接触的雄心壮志顿作雨打风吹去。

他战战兢兢爬起身子,一切就这样忽然烟消云散了。

独自在黑暗中发了一会呆,他从床上摸索到芷君姐的内衣与她穿上,然后给她身上盖了件毛巾被,替她掖好四角,待要起身离去时却又觉得不妥,想了想遂又抱起芷君姐上了楼。

一夜没有睡好,天亮时分他才迷迷糊糊睡去,睁开眼睛时已是上午十点了。

芷君姐不知怎么样了?他急忙从床上跳起,开门出了卧室往楼上跑去。

到了吴芷君门前,他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丝毫动静,推开门一看,吴芷君的卧室里空空如也,床铺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整齐齐,想必早就出去了。

下了楼,见茶几上放了一张纸条和一摞钱,旁边还放了一串钥匙。他拿起纸条一看,果然是芷君姐留给自己的留言条。

上面写道:“今天和祁总签合同,估计中午回不来了,给你留了一千元钱,你想吃啥就出去自己买,钥匙在桌上。”

还好,从纸条上看不出任何异常,看来昨晚之事芷君姐并没有发觉,他不禁松了一口气。

雪白的衬衫,笔挺的西装,锃亮的皮鞋,头发乌黑明亮。带着某种卑微反弹出来的强烈虚荣,牛子槊徜徉在大街上,似乎觉得自己已经融入到城市的滚滚红尘中了。很明显,异样的眼光几乎没有了,人们的目光只在他的脸上略一停顿便匆匆滑过,不再是那种动物园里看猩猩神态。

于是他很高兴、很自在。

“你是青云山来的吧?”走进小饭铺,老板娘一句话便将他刚刚垒起来的一点自信轰塌。

“你……你怎么知道?”他仿佛看见了鬼。

“从你走路的姿势上看出来的。”老板娘也是一口青羊土腔,她笑眯眯看着他说道:“我也是青羊人。”

“……?”

见他不明白,老板娘爽朗的笑了起来,指着他的脚说道:“你走路脚抬得太高,平平的街道,你反而走得深一脚浅一脚的,一看就是常年在高低不平的山路上走出来的。”

牛子槊脸一红,卷着舌头讪笑道:“娘娘说得在理儿!”

“娘娘?呵呵……”老板娘又笑了,“城里人叫阿姨。”

牛子槊的自信已经稀里哗啦一塌糊涂了,他红着脸局促的说道:“娘娘,来一碗甜米汤、六根油条。”

老板娘不笑了,送过来一碗稀饭和六根油条,低声对他说道:“娘娘告诉你,这里人把甜米汤叫稀饭或者米粥。稀饭就是稀饭,并没有咸甜之分,只有咱们青羊山区人才把‘淡’说成‘甜’。”

牛子槊的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他不敢再开口,只剩下点头的份了。他甚至觉得饭铺里所有的人都在看着自己,无论是进城的民工还是衣冠楚楚的城里人。

老板娘指着他身上的衣服大声说道:“看样子你在城里混得不错!”

“还好!”他头也不抬,心虚而胆战心惊地喝着稀饭。

再次走到大街上,一切似乎又都恢复了原样。再看人们纷纷投来的眼光,自己仿佛是一只蝙蝠,既不是山里的野兽也不像城里的鸟儿,不过是一个偷了城里人马甲来穿的民工。他惴惴不安地踅进了一家中药铺,买了十几条陈年艾条,然后逃也似的匆匆离去。

芷君姐中午并没有回来,牛子槊只好蒙头大睡。

他的卧室门并没有关严实。睡得迷迷糊糊时,突然听到了很响的开门声。芷君姐回来了,他激灵醒了过来。

他的耳朵一向很灵,透过门缝,他听到了芷君姐站在客厅门口压低嗓门说话的声音:“张总,今天不行……”

看样子,门口另外还有别人。

一个男人沙哑着嗓子说道:“怎……怎么不行?看……看在我送……送你回来的份上,我……我在你屋里坐……坐会儿……总可以吧。”

“张总,谢谢你送我回来,你看这样好不好?今天你喝多了,你还是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我也累得不行了,有事咱们改日再说吧。”芷君姐的语气里明显有一种低声下气的成分。

那人硬着舌头不依不饶道:“正……正因为喝……喝多了,我才想在你这……这里睡会儿觉。”

“我的头很疼,今天真的不行。”芷君姐虚弱的抵抗着,看样子,她真的不敢得罪那人。

那人嘎嘎笑了起来:“你……你头疼你睡你的,我睡我的,我……我不影响你。”

接着,也不知那人对她做了什么,就听芷君姐惊叫一声,然后小声说道:“张总,这样不好,你还是回去睡吧,我要关门了。”

此时,牛子槊已经听出来了,那人在动手动脚纠缠芷君姐,企图很明显。不过他弄不明白为什么芷君姐还对他如此客气?男欢女爱讲究的是你情我愿,女的不乐意男的不识趣,这种事情要放在青羊山区,早就骂得狗血淋头抱头鼠窜了。

他决定出去看看。

那是一个满身酒气的老男人,面皮松弛,眼袋很大。芷君姐和他隔着一脸宽的门缝说话,芷君姐手扶门把用手和膝盖顶着门,那人手据着门边想推门进来,两人正在暗暗较劲僵持。

看见牛子槊,那人脸色顿时变了,舌头也利索起来,他哼哼冷笑道:“怪不得呢!原来是姘上小白脸了?”

这话很难听,牛子槊的脸刷一下就白了,心中的怒气一股一股往上窜起,恨不能冲上去照着那张骄狂不可一世的老脸狠狠踹上一脚。

芷君姐一回头,发现了站在身后的牛子槊。她脸上的表情顿时窒了一下,急忙给他使眼色让他回卧室去。牛子槊怒视着那人一动不动,她又急忙陪着笑脸对老男人说道:“张总,你想哪里去了?这是我表弟。”

趁着吴芷君手上松劲之际,那人撞开门挤了进来。

“你哄鬼?鬼才信?”他也不看吴芷君,而是带着一种居高临下旁若无人的神态,上下打量了牛子槊一番。一双淫邪的眼睛紧盯着牛子槊,嘴里不干不净肆无忌惮道:“嘿嘿……常言道:表姐表弟、床上粘似蜜。是不是这样小伙子?”说着,又回过头看着吴芷君阴笑道:“童子鸡很爽口吧?”

老男人这话无异于提着牛子槊的耳朵扇耳光、掰开他的嘴巴吐痰。牛子槊心里如同被捅了一刀。奶奶个熊,简直太糟蹋人了!愤怒终于忍无可忍,于是他想也没想便胼指在老男人胸前的‘任脉’上奋力戳了一下。

老男人狂嚎一声顿时窝蜷于地,老衰脸上豆大的汗珠滚滚冒了出来。

吴芷君见状吓坏了,急忙蹲下身扶住那人,声嘶力竭的唤道:“张总、张总,你不要紧吧?”

老男人面孔扭曲痛苦不堪,惨白的脸上挤出一丝恶狠狠的神色,喘着粗气威胁道:“好……好好,有你们的,我他妈记……记住了!”也不知他在威胁谁。

“谁让你动手了?”吴芷君脸色蜡黄,气急败坏对牛子槊吼道:“你凭什么管我的事情?你算什么人?还不快给张总赔礼道歉!”

一刹那,牛子槊从吴芷君眼里看到了那种疯狂恶毒的怒意,从她的口吻里听出了颐指气使的成分。

他做梦也没想到芷君姐转眼会变成这样一副嘴脸!他全身的血仿佛被放干了,傻呵呵的站在那里发呆。

我算什么人?一文不值的乡棒、山狼、土包子、煞笔!他恶狠狠地咒骂着自己,心里憋燥的直想发狂。在她看来,自己为她所做的一切竟抵不上这老男人的一根汗毛!

“你还傻站在那里做什么?”芷君姐又恶狠狠的对他命令道:“还不快给张总解开穴道!”

“你爹死不了!”憋在心里的火药终于爆炸了,他拧着眉毛指着吴芷君的面孔大吼一声:“老子没工夫伺候你们。”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屋子,一头冲进了茫茫大雨之中。

“混蛋……你回来……”远远的,他听到耳后传来吴芷君的叫声。

牛子槊回头看了一眼隐没在雨幕中的别墅,露出了狼一样坚实锋利的白牙,冷哼一声:“你和你爹好好玩去吧!”

到了城北客运站,他一摸口袋,身上只有十五块八毛钱,而到青羊县城的车票要二十六块钱,牛子槊立马如泄气的皮球瘪了。

他一向不习惯于在身上揣许多钱,早上出去吃饭时口袋里只带了一百块钱,吃了饭买了艾条后就剩下十五块八毛钱了,他不但没动用吴芷君留给他的钱,就连自己卖药才的钱此时也全遗留在了吴芷君家里。

望着满天的瓢泼大雨,他咬了咬牙心道:先上车再说,只有听天由命到哪儿说哪儿了。

发往青羊县城的班车已经出站了,就停在客运站门口。为了多拉几个客人,车老板子和售票员趁着下一趟班车没出站前正站在车门口拼命私揽顾客。

见他过来,女售票员笑吟吟举着伞迎了上来,“小兄弟,去哪儿?”

“青羊。”他心里直打鼓。

“好嘞……上车。”如同看见亲爹一样,女售票员脸上笑成了一朵菊花,一手搀着他的手臂,一手举伞为他遮住纷纷大雨,丰满的胸脯紧紧压在他的胳膊上。

“我……”上车的一瞬间,他想把自己钱不够的事情预先说出来,张了张口却又忍住了。

“上车上车,先上车再说,车上有毛巾,你自己擦擦头上的雨水。”女售票员似乎没听见他说什么,她几乎是用两只肥大的咪咪把他顶进了车门,然后又转身忙着招呼别人去了。

牛子槊叹了口气,在车尾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

车上稀稀拉拉坐了十几个人。

雨越下越大,女售票员回到车上卖票,车老板子则继续留在车下吆喝。

车上就那么几个乘客,其他人都是在售票窗口买的票,所以售票员直接向牛子槊走来。

“二十六元整,”她笑吟吟向牛子槊伸出了一只肥滚滚的手。

“大姐,”牛子槊咽了口唾沫,伸手从口袋里掏出十五元八毛钱,递到她的手里“我出门急,没带那么多钱,你看……”

“不够。”女售票员肥胖的扁脸唰一下拉了下来,劈头打断了他的话:“十五块钱八只够到豁口镇的。”

豁口镇坐落在省城到青羊县城进山口处,距离青羊还有五十里山路。

“大姐,都是青羊人,要不这样……”他艰难的想着措辞。

“小本经营,概不赊帐。”她的脸冰冷得快要结霜了,眼睛里射出的不屑几乎能将他当场阉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一身横肉的车老板子晃着膀子走了过来。

售票员撇了撇血盆大口,斜睨了一眼牛子槊没好气地说道:“这小伙子十五块钱就想坐到青羊。”

“那怎么行?”车老板子变脸鸡似的霎时也变了脸,一口便回绝了,语气中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一分钱一分货,十五块钱你到豁口下,要不你现在就下车,看后面的车能不能让你坐?”

“大哥,我的意思是……”牛子槊还想和谓车老板子商量商量。

“别叫我大哥,有钱你是我大哥,没钱你叫爷爷也不成。”车老板子颇为蛮横的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一丝凶光,恶狠狠道:“小伙子,废话少说,我没工夫跟你闲几巴磨牙!要坐你就到豁口下,不然我现在就把你扔下去。”

胖女人也在旁边帮腔:“跟他废的什么话呀!这么一会耽误了多少生意?”

牛子槊注意到车上所有的乘客都在看着自己,他感到自己的脸很烫。再回吴芷君那里显然是不可能的,于是无奈地点点头:“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我在豁口下就是了。”

肥女人撇着嘴唇抖抖手里的钱说道:“早这么说不就齐了?真是的!”说着,扭着肥臀,脸上带着胜利的表情走了。

嗓子里无声的哽咽了一下,牛子槊直想哭,最后还是咬牙切齿地低头憋住了。

借着眼角的余光,坐在最前面的一个年轻少妇一直在看他,他把头垂得更低了,恨不能在座位下找个缝隙钻进去。

那少妇却站起身离开座位径直走了过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1905.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