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宫女奶尖含入口中:撞开宫口整个头入进去

 “强子,我一直把你当我亲弟弟对待,也知道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对你的厉害,哎……算了,那当哥的就求你帮个忙,只要你答应我,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徐强就好像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立刻抬头看向徐平,眼中放着光彩:

“答应,平哥,别说是一件事情,就是十件事情,只要我徐强能办得到,一定不含糊!”

“这件事情对你来说并不难,既然你答应了,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文学

徐平顿了顿,继续说道:“趁着我出差这段时间,你要让夏洁怀上孩子!”

徐强难以置信的看着徐平,瞳孔渐渐放大。

而徐平,脸上的愤懑却渐渐舒缓,露出平静切认真的神色。

“平哥……你……你别这样,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要不,我现在就收拾行李,卷铺盖滚蛋!”

徐强觉得自己的后背冒凉风,他觉得徐平是被气疯了,如果不赶快让徐平恢复正常的话,这件事情,肯定是要闹大的。

“强子,你这是干啥啊,你这个年纪,犯错误也是难免的,谁年轻的时候不走些弯路呢?”

“再说了,你是我弟弟,俗话说,兄弟如手足,我总不能因为这事儿,就跟你断了感情吧?”徐平说着,坐在了徐强的床上,语气平淡。

徐强心里打鼓,这种事情,咋还能是小事呢?

如果是发生在老家,都有可能闹出人命的,怎么可能像徐平说的这样。

别说只是发小,就算是亲兄弟,小叔子勾搭嫂子,那也得闹掰!

徐平显然看出了徐强的心思,伸手拍了拍徐强的肩膀,语气诚恳的说道:

“强子,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是觉得我受了打击脑子不清楚,但是,我跟你保证,我现在清楚的很。”

“这么跟你说吧,从发现你偷偷操控我房间的监控摄像头,我就已经想到了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那个时候,我就有了让你帮我生个娃的打算!”

徐强皱了皱眉头,怔怔的看着徐平,依旧是云里雾里的摸不着头脑。

徐平笑了笑:“强子,你是聪明人,你想想,如果我真想把你咋地,早就在你偷看我给你洁嫂那个的时候就跟你闹翻了,夏洁晚上自己弄的那些事情哪能给别的男人看呢?你说是不是?”

徐强点点头,徐平这话说的确实没错,洁嫂自娱自乐的场面,真的是太火爆了。

而且正对着摄像头的下面,那画面被看到,跟被别的男人给那个了还真没啥却别,甚至还要更耻辱。

脑子里想到了洁嫂自己弄的场面,徐强脸上又是一热,跟觉得心中愧疚,将头低下,说道:“平哥……我对不起你!”

“哎,这个没啥对得起对不起的,事情发展到这样田地,我也脱不了责任,你应该也知道了,我那方面不行,夏洁根本得不到满足,她没出去给我乱搞,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但是,你洁嫂长得漂亮,给我戴绿是迟早的事情,所以啊,强子,哥不怨你,我只怪自己身体不行!”

“平哥……你……你真这么想的?”徐强听了徐平说了这么多,心里已然有几分信了。

“不然呢?”徐平笑了笑。

“那……你说让我帮你的忙?也是认真的?”

“嗯!”徐平点点头,“强子,你也知道的,我跟夏洁都结婚这么多年了,但是还没有孩子,我爸妈整天催我,可我真是有苦说不出啊,你想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总得让老两口活着的时候抱上孙子不是?”

徐强觉着徐平这话说的有道理,但是,让他帮忙播种,这种事情,这是太难为情了。

帮着出主意说道:“平哥,现在医学发达,你可以去医院做人工受孕啊,这样岂不是更好一些?”

“这个办法我早就想过了,但是,我去医院检查过,我的种儿成活率太低,根本不行,就算做,也要用别人的。”

“这事我一直瞒着夏洁,她只知道我身体不好,但是并不知道我不能生,强子,男人都要个面子,所以,这件事情,我想来想去,只能求你帮忙了。”

徐平讲述自己情况的时候,脸上尽是痛苦,让徐强不禁心中为难。

“强子,我知道突然跟你说这个,你肯定一时间无法接受,可你得替哥哥想想是不,况且你洁嫂也挺喜欢你的,你不是也想跟她那个么?”

“以前你肯定会担心我发现,现在我都表态了,你们完全可以肆无忌惮的在一起,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只要你做的时候,别采取什么措施就行啦,是不是很简单?”

“可是……平哥,我总感觉怪怪的,毕竟洁嫂是你老婆,我……我实在是过不去自己心里的坎儿!”

徐强听了徐平的诉求,不免新生恻隐,态度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强子,我能理解,但是,就算我不让你帮忙,等我明天一走,你跟夏洁还不是要搞在一起?”

“你也不用有心里负担,就当是做好事了,现在城里代孕都成了一种职业了,你也要开放一下思维才行。”徐平诱导之后话锋一转。

“我可是有言在先的,你帮我这个忙,我才不追究你们勾搭的事情,你想想,万一你和夏洁的事情传回老家那里,会是啥后果?”

“我大不了把我爹妈接来城里,你爹妈咋办呢?你总不想咱俩就此闹翻吧?”

徐平的旁敲侧击果然奏效,徐强立刻又心虚起来,心中的天平再次有了一些倾斜。

徐强眼神的变化,立刻被徐平抓住,继续说道:“这样吧,强子,我也不让你白帮忙,只要你帮我这个忙,事成之后,我就给你两万块的辛苦费。”

“我这样,也算是对你够义气了,一边是拿着钱继续跟我做兄弟,一边是一分钱拿不到,跟我闹掰灰溜溜的回老家,怎么选择,就看你了!”

两万块,对于徐强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数目。

当然,如果仅仅是因为钱,徐强会果断拒绝,但是,现在被徐平抓了把柄,徐强思来想去,最后选择了妥协。

“那……那我就试试看……不过,平哥,咱们有言在先,我愿意帮你这个忙,但是,如果洁嫂她不同意,那我就没办法了,你可不能怪我!”

“放心吧,你们俩就水到渠成的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她怎么会不同意呢?”

“当然,你可不能把咱俩这个约定告诉夏洁,不然她一定得跟我翻脸,只要记住,做的时候,别采取措施就行!”

徐强想了想:“还有……如果真成了,我不要两万,我就要三千块,够我出去租个房子就行!”

徐强坚定的看着徐平:“还有,你要当着我的面,把刚才视频的所有备份都彻底销毁!”

“行,只要你帮了哥哥这个大忙,其他的,哥都听你的!”徐平拍了拍徐强的肩膀,继续说道:

“那我一会就收拾行李,今晚就不回来了,你可千万别放不开,一定把你洁嫂给弄舒服了,也让她尝尝男人啥滋味!”

“好啦,强子,时间不早了,我单位还有事情要处理,你好好准备准备吧,我们再联系!”

说完之后,徐平起身离开,走出房门的时候,脸上露出莫名的得意表情。

徐强呆呆的坐在床上,有一种像是做梦的感觉,直到徐平将他的房门关上,他脸上依旧是难以置信的表情,觉得这一切都是天方夜谭一样。

毕竟徐强只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社会经验少的可怜,面对徐平这种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将近二十年的老/江湖,自然被牵着鼻子走。

更何况人徐平还着实的抓到了徐强的小辫子呢。

坐在床上发呆良久,徐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也只好按着人徐平的要求来做了。

一想到可以明目张胆不计后果的跟洁嫂那个,徐强心头不禁又有些活络起来。

徐平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又跟徐强打了个招呼,叮嘱徐强随时保持联络畅通后,提着行李箱出门而去。

徐强本来想着起身去送送徐平,但是起来之后才发现自己仍然穿着“简陋”。

现穿衣服显然是来不及了,只好站在卧室门口,跟徐平说了声“一切顺利!”

徐平回头笑了笑:“你这边一切顺利,我才能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啊。”

徐强挠了挠头,望着已经被徐平反手关上的房门,徐强又不禁一阵脸红心跳,心里想着,接下来该如何单独面对洁嫂。

难道说,跟洁嫂那个的时候,真的要弄到洁嫂肚子里面?

想到这里,徐强突然想起了自己房间棚顶的隐秘摄像头,立刻找来胶带,用东西将摄像头遮挡住。

他可不希望自己跟洁嫂嗨的时候,被徐平全程录像。

遮挡好自己发现的那个摄像头之后,徐强又认真仔细的查找了其他角落,包括客厅和卫生间。

确定并没有再发现其他的摄像头,才算放心下来。

然而答应了徐平的事情,徐强还是要完成的,徐平所说的后果,可是徐强没办法承受的。

所以,徐强苦恼着,坐在电脑前查找关于受孕的相关知识。

学校里面对于这方面的教育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所以,传宗接代的事情,都要靠自学的。

正在徐强对着电脑认真研究的时候,夏洁突然打来电话,兴奋的告诉徐强,徐平今天晚上就不回家了。

让徐强出去买瓶红酒,再点几道爱吃的小菜,晚上要好好庆祝一下。

徐强答应后,挂断了电话,心里却无法像洁嫂那样兴奋。

因为在自学的时候,徐强知道了,女人只有在排卵期跟男人那个,才有几率受孕成功,如果时间不对,就算把男人累死了,也是白搭。

但是,徐强又没办法直接去问洁嫂的生理周期问题,如果没完成徐平交代的事情,徐平真的生气,把事情宣扬出去,那可咋办?

这件事情,就好像一块千斤巨石一样,压在徐强的心头,让徐强呼吸都觉得困难。

毕竟,他只是一个刚离开学校初涉人世的农村娃!

然而,徐强又要在洁嫂面前装作一副很兴奋很高兴的模样,不能让洁嫂感觉出自己有问题。

不然的话,事情同样会搞砸,徐强觉得眼前将要面对的这个问题,比方程代码还要复杂一百倍。

想到头都大了,也没想出觉得满意的方法,只能是硬着头皮走一步算一步了,换了衣服,拿着买菜用的小拖车,离开了家。

徐强突然觉得回到徐平和夏洁的家有一种压抑感,所以在外边足足转悠了一下午时间。

直到夏洁又打来电话,告诉徐强自己已经坐上地铁,半个小时左右就能到家,徐强才匆匆买了东西,赶紧回家。

徐强正在布置餐桌,突然感觉到身后有动静。

一回头,夏洁那高挑曼妙的身姿,就好似一团柔曼般,扑在了徐强的身上。

“嘻嘻,本来想吓你一跳的,却被你发现了!”夏洁的头靠在徐强的胸前,就如同是你粘腻的恋爱情侣。

徐强感受到洁嫂温柔的身体,还有扑鼻而来的女人香,顿时感觉浑身发烧起来。

像洁嫂这样的女人,对男人的杀伤力简直是太大了,更何况,徐强这样精力旺盛的年纪!

不由自主的,徐强一把将洁嫂抱住:“你身上的女人味,老远我就闻到了!”

夏洁嗤笑一声:“你还真是人小鬼大,才遇到过几个女人?知道啥叫女人味!”

“当然知道,洁嫂身上的香味,就是女人味,这样的味道,让我闻着就心里发!”徐强用鼻子又吸了吸,一副享受的表情。

本来心里还有很多焦虑疑惑的徐强,此刻拥着洁嫂在怀,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心里头只盼着跟洁嫂尽情的缠绵一番。

夏洁亦是浴火中烧,被徐强搂着说了两句蜜话,浑身都泛起了春朝。

一双眼睛闪着光彩,看着徐强英俊的样貌,心跳开始变快,说道:“强子,我好热,你帮我洗洗澡吧!”

说完,不等着徐强反应,便拉着徐强朝浴室走去,打算跟徐强来一次鸳鸯/戏水!

徐强很听话的被洁嫂拉着,一声不吭。

徐强连给女人洗头都是第一次,更别说是洗鸳鸯/浴了。

心里头想着接下来的景象,徐强只觉得身上的每个毛孔都跟着躁动起来。

刚走到卫生间门口,那里已经抬起了老高

夏洁见到徐强的反应,脸上馋的泛起一抹红润,笑着说道:“控制一下你兄弟,太冲动的话,不持久!”

徐强尴尬着点点头,然而看着如此主动撩拨的洁嫂,恨不得立刻就过去把洁嫂给征服了。

这时,徐强口袋里的手机却传来一连串的微信消息提示音。

徐强皱了皱眉头,没有理会,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丢在了卫生间门口的台子上。

然后将眼前面带娇红百媚生的洁嫂拦腰抱起,打开了卫生间门。

然而,还没等徐强的脚迈进卫生间,一旁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是林雪发来的微信视频。

“谁啊?”夏洁的呼吸已经变得有些急促,语气中带着不耐烦。

“是林雪!”徐强说道,但是却没有再继续走。

徐强心里有个担心,徐平早上说过如果徐强不听话,就把今天早上跟夏洁那个的视频发给林雪。

这时候见到林雪的视频聊天,徐强心里顿时忐忑起来。

“你放我下来吧,先接视频,如果没啥要紧事,说几句就找个理由挂断,我在浴室等你!”夏洁很是善解人意的说道。

徐强点点头,轻轻将夏洁放下,拿着手机快步返回自己的房间,同时点了接受。

“老公,你干嘛呢?给你发微信都不回我!”视频那头的林雪,嘟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

“哦,刚刚在上厕所,手机放在房间了,这不听到声音,就赶紧跑过来了!这么着急找我,是有啥事情?”徐强尽力让自己显得自然。

林雪撇撇嘴,然后将镜头朝向其他方向:“你看看这是哪里?有没有觉得眼熟?”

“这……好像挺眼熟的!”视频里面的画面是一个花坛,里面花开得正好。

但是因为天色有些暗了,所以并不是太真切,徐强只觉得这个花坛眼熟,却想不起来是什么地方。

不过徐强脸上的表情却放松了不少,起码证明林雪找自己,并不是因为知道了自己和洁嫂的事情。

“哈哈!”林雪发出很得意的笑声,显然刚刚生气的表情只是在跟徐强撒娇,“那你再看看这里熟不熟?”

当手机里的画面再次变换的刹那,徐强的眼睛顿时瞪大了。

屏幕里,是一个小区的门卫岗亭,而且,徐强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岗亭是徐平家小区门口的岗亭。

并且,门口的保安,就是晚上买菜回来打招呼的那个保安。

这下子,徐强完全懵了,连忙问道:“小雪,你这是在哪啊?没跟我开玩笑吧!”

“强子,你咋到了城里还越来越笨了呢?我再给你个机会,如果你说不出,我可真生气了!”林雪再次将镜头朝向自己。

“我当然认识那个岗亭,就是江裕嘉园小区门口的岗亭,小雪,你不会真的就在我们小区门口吧?”

徐强虽然已经猜到了,但是,心里还是不敢相信。

从老家到临江市,可是要做十几个小时的车呢,林雪从小到大都没自己出过远门,徐强咋说也不敢相信林雪真的来临江市了。

“笨猪,难道事实都摆在你眼前了,你还不相信么?快点过来接驾吧,门口的保安大哥不让我进,非要让我给业主打电话,所以,我只能找你喽。”

“好!好!”徐强终于是反应过来,“你在门口等我,我现在就去门口接你。

徐强挂断了视频,坐在床上愣了几秒钟。

心想,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发生这么多意外。

然而,林雪人家已经到了小区门口了,也没有时间考虑太多,只能是先把林雪接过来再说了。

徐强来到卫生间门口,有些为难的敲了敲门。

“直接进来就是了,门又没锁!”里面传来夏洁的声音。

徐强却没有开门,说道:“洁嫂,我跟你说个事情,林雪来了,就在小区门口呢,我得去接她一下!”

徐强话音刚落,卫生间的门被夏洁打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1824.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