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破膜后高清图 m.r.cn

 “站直了,别趴下。”强哥面无表情的提醒一句。然后把衣服递过去:“徐明水,我们手下留情了,这算是打个招呼。要不是你们老板何卢云懂规矩,我他妈灭了你们。你威风啊,怎么谢罪懂吧?别等着我们大哥亲自找来。”

 

 文学

 

说完之后,他招呼另外两个人上车:“走吧,咱们再去招呼姓何的骚妞去。”

 

 

徐明水强忍疼痛,哆哆嗦嗦的穿好衣服。乍看之下,好似没受伤一样,只是走路有些微微晃动。

 

 

叶锋,你是我亲爷爷。求求你,他妈的滚出来吧!

 

 

红色的君威安静的行驶,已经进入开发区的范围。忽然叭叭的声音传来,何雅苏一瞟,叶锋正在用指头敲内饰。见对方转头,他张嘴,揪耳朵,瞪眼,摸额头,指鼻子,作出一整套夸张的哑剧动作。

 

 

何雅苏皱起自己的小鼻子:“你闹什么呀?”

 

 

“呼,可算是能说话了。”叶锋满脸坏笑的回了一句。何雅苏立即察觉上当,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啊,歪点子真多。”

 

 

气氛终于缓和,可叶锋还没来得及高兴,脸色就彻底阴沉了下来。因为在前面,那辆惨兮兮的翼虎横亘,一副恶犬拦路的架势。

 

 

这人怎么阴魂不散?

何雅苏脸上七分厌恶夹杂着三分害怕,她慢慢的调转车头,前面的翼虎竟然大咧咧的追了过来,不住的别她。叶锋没好气的道:“你躲什么?撞丫挺的!我是不会开,要不然非把它顶翻了不可。”

 

 

“你懂什么?”何雅苏一味避让,并且快速的报出金志远的来头:“你懂了吧?那些大老板们不怕他。我们这种小企业,还是很顾忌的。”

 

 

翼虎愈来愈嚣张,叶锋嘿了一声:“哪有这么多顾虑?瞻前顾后,自己遭罪。”

 

 

他猛然打开车门,一个箭步窜了出去!

 

 

何雅苏惊呼一声,一脚踩下刹车,巨大的冲力让她眼前一晕。叶锋不要命了?怎么敢就这样跳下去!

 

 

吸收了发晶精华之后,叶锋的身体素质已经远超常人。他跳下车,身体肌肉蛇一样的蠕动一下,消去了反冲之力。然后站直身子,冷眼瞪着对面的翼虎。

 

 

强哥和那两个手下从车里站出来,他盯着刚下车的何雅苏:“何小姐不必怕,我们不会为难你。你父亲已经给我们大哥去了电话,答应赔一辆崭新的翼虎,亲自披红挂彩送过去。大家都在开发区混饭吃,医疗费就免了。因此呢,我们跟何小姐您没有恩怨了。”

 

 

金志远好面子,只跟手下们说自己被卢云公司的保安们打了,别的一概没提。叶锋早就把身上破烂的保安服脱了下来,强哥想不到他是事主,更不可能料到何雅苏车内会坐着一个小保安,因此全没注意他。

 

 

何雅苏咬着嘴唇不说话,眼前浮现出爸爸那苍老而无奈的脸。她早就料想到事情不会那么容易解决,但是当叶锋揍金志远的时候,她心底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畅快感,所以也就没有阻止。

 

 

爸爸再怎么说也是个企业家,在当地有头有脸。这么大张旗鼓的向一个恶棍赔礼,以后还不得让人戳着脊梁骨笑话?他都将近六十的人了,竟要用这种方式为女儿的失误买单。

 

 

“但是呢,我们吃这碗饭的,脸面最重要!何小姐,麻烦你闪到一边去。我砸烂你的君威,把它停在主干道上晾三天,也就平了大哥的面子。”

 

 

欺人太甚!这简直就是骑脖子拉屎。

 

 

何雅苏身体止不住的颤抖,泫然欲泣。

 

 

强哥左边的打手从车厢内拖出一条拇指粗的螺纹钢,大步流星的走向君威。另一人从后备箱取出一把大锤,随时准备支援。

 

 

叶锋闪身站在了君威前面,神色不善的盯着来人。

 

 

“你他妈的躲开!”那人骂了一句,随即挥起螺纹钢砸向叶锋的肩膀。何雅苏惊呼一声,满脸骇然。

 

 

叶锋心头一热,找回了一丝当初的感觉。他动了!如鬼似魅,施展的正是空手入白刃。昆仑传承数千年,乃是修真第一派。招式何等精妙,一个街头混混怎么可能招架?

 

 

那人只觉眼前略微一花,然后砰地一声脑袋大晕,趔趄着脚步退后。头顶发疼,眼中茫然,根本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

 

 

说来毫不复杂,刚才叶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下他的螺纹钢,照着他脑袋敲了一下,然后又把螺纹钢塞回了他的手上。只因动作太快,所以对方完全没看清。

 

 

叶锋下手很有分寸,那人呆了一呆,才发觉一股热血顺着头皮流了下来。

 

 

卧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山子,你他妈发什么愣?!”强哥看不到他头前的血,在后面一叠声的催促。

 

 

叶锋瞪着无辜的眼睛,搔了搔自己的头皮。

 

 

山子怒吼一声,重新抡起螺纹钢砸下来。然后再晕再退再出血。他也是个犟脾气,不信邪的又冲上去。这下好了,整个脑袋像花洒,这血流的,姹紫嫣红。

 

 

“你会妖法?!”山子哆哆嗦嗦的问了一句,然后跌跌撞撞的后退。

 

 

叶锋飘退一步,打开君威车门,一把抱起何雅苏塞了进去。何雅苏挣扎着要下车,他一双有力的大手摁住她的肩膀,眼中闪现出少有的凝重:“雅苏,别被教条束缚住!活出你的真性情,瞻前顾后的人生多无趣?”

 

 

何雅苏浑身一震,叶锋的话如同一缕光,让她深埋心底,层层压抑的本性开始破土萌芽……

 

 

后面的强哥终于发现了不对,他打个手势,跟另一人从后备箱取出砍刀,跑过来支援。

 

 

山子惊吼着返身,然后被强哥扇了一巴掌,顿时清醒。他也取出砍刀,呼喊着冲过来拼命。

 

 

看着三个扑上来的跳梁小丑,叶锋冷笑一声。他刚想迎敌,忽然听到何雅苏在车里大声喊:“叶锋,揍丫挺的,出了事我和公司给你扛!”

 

 

叶锋哈哈一笑,闪身冲入敌方。三声惊呼连成一声,明晃晃的三把砍刀飞到半空。然后咔嚓咔嚓咔嚓三声脆响,强哥三人嚎叫着退开,每人都捂着自己骨折的胳膊,疼的脸都扭曲了。

 

 

“恭喜你们,获得三个月的带薪休假。”叶锋眼中的杀气隐去,笑嘻嘻的搔着头:“对于我们上班族来说,这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啊。”

 

 

强哥带着手下仓皇逃窜,叶锋两人重新上车。何雅苏拍着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的道:“刚才好危险,对方有刀。要是早看到,我就不让你去打了。”

 

 

叶锋小人得志似的一笑:“我身手帅吧?”

 

 

“帅的让美女开心地合不拢腿么?”何雅苏笑着接了一句,朝着叶锋一眨眼,魅惑顿生。

 

 

叶锋一呆,雅苏有些不大对头啊,怎么也说这话呢?

 

 

车停在卢云公司门口,何雅苏舒一口气,总算是踏实了下来。她叫叶锋先去划考勤,叶锋一摊手,说自己被开除了。何雅苏大怒,当即就要拉着他进去质问。没想到叶锋神秘一笑,连说不用。

 

 

“你不会真的想走吧?”何雅苏酸溜溜的问了一句,不知怎的,心中有些舍不得。

 

 

“就算为了你,我也不能走啊。”叶锋嘻嘻一笑:“好啦,别跟个怨妇似的了。我答应你,最晚下午,一定会囫囵个的站在你面前好不好?”

 

 

何雅苏吐舌头扮个鬼脸,扬起坤包打了他一下:“谁稀罕!”

看着她走进公司大门,叶锋耸了耸肩膀,心中微微有些担忧。因为从吸收发晶开始,他发觉自己的这副身体忽然有了个怪毛病。而自己详加探查,却一无所获。

 

 

肺里如同刮进了柳絮,痒的很难受喉咙也有些发干,却一点也不渴。怎么会这样?难道这小子还有什么沉疴不成?不妙啊!

 

 

从晚上到现在,一直没吃点东西。雅苏也真是的,枉费我拼死拼活给她出头,也不知道请我吃点什么。不过话说回来了,应该自己请她的。唉,都是钱闹的!有钱男子汉,无钱汉子难。在这里不像在昆仑,所有物资都由门派供给。

 

 

他就那么站在公司门口,走来走去像是散步,半个小时了也不离开。轮值的保安看到他也打个招呼,但都晓得是头儿开了他,不敢过分亲热。

 

 

“叶锋!”徐明水涕泪横流的跑出来,一副农奴盼来救世主的模样。呜呜,额滴神啊,你总算出现了。

 

 

叶锋一乐,赶紧拍屁股走人。徐明水一把拉住他:“哪儿走?你给我站住!”

 

 

“我已经被开除了啊。”叶锋眨着无辜的眼睛,像是个受害者:“徐明水,松开你的手,我现在不是你的下属。腿长在我身上,我爱去哪儿就去哪儿。我说,你哭什么啊,挺大个大老爷们,丢不丢人呢。”

 

 

他妈的谁想哭?我这不是激动么!

 

 

徐明水千言万语哽在喉头,不由分说把叶锋拉到角落里,满脸杀气的威胁:“辞退作废!你小子赶紧给我去上班。牙崩半个不字,我他妈饶不了你!”

 

 

“哦哦。”叶锋含混的答应着,从地上捡起一块半头砖。双手用力,那砖头碎成了指甲盖大小,簌簌而落。

 

 

徐明水的眼都直了,有没有搞错,这小子不是个脓包么?怎么还有这一手?他自问能够掌劈砖头,但这样捏碎,那是万万不能。怪不得他敢跟金狗熊叫板,敢情是深藏不露啊。

 

 

想起自己以前对待他的那态度,徐明水都有一头撞死的心。

 

 

“中午了,我得吃饭去。”叶锋拍拍手上的砖屑,转身又要走。

 

 

“叶哥!”徐明水赶紧喊了一声,仍旧死死的拉着他:“我请客我请客,想吃什么您随便,给小弟个面子中不中?”

 

 

“你是个人才。”叶锋嘻嘻一笑,搂着他的肩膀:“走吧。”

 

 

徐明水哆嗦着手递上一支烟,并亲自给他点上。叶锋将其放进嘴里,顿时精神大振!

 

 

深吸一口,一团烟气顺着喉咙滑进肺中。然后轮回一圈,肺叶默契的一收一缩,浸润其中。那团烟气再袅袅上升,滋润着他的喉咙,从鼻子里散出。

 

 

唔,浑身的毛孔都舒张开了,自己有种想飘的感觉。那查不清楚的怪病,奇迹般的好了!

 

 

盛宏酒店,徐明水看着眼前一桌子菜,心里疼的直抽抽。尼玛啊,是在玩我吗?两个人用得着这么多?这一顿饭就吃了我大半个月的工资。

 

 

“吧唧两口烟,滋溜儿一口酒,今儿我就是神仙了!”,叶锋一边吃喝一边心中嘀咕:“说什么修者要辟五谷,才能保持身体清灵。我呸,坑死爹了!我他妈喝了这么多年的露水,吃了这么多年的野果,真算是活在狗身上了!”

 

 

徐明水含悲忍痛,笑眯眯的挨坑,还不住的给叶锋夹菜。叶锋瞧着他那谄媚的样儿,心中一阵畅快。不管怎么说,自己借用了人家的身体,就得帮着做点事情。徐明水平时狗眼看人低,自己这么整他,算是便宜他了。

 

 

吃饱喝足,叶锋盯着他决定摊牌:“前天,你唆使我去了一个地方,还记得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1488.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