吮咬着她挺立的乳尖:莫一菲 老许

 看得出来竟然今天心情很好,竟然跟着秦天皮了起来,高冷的女神难得流漏出如此真实的笑容,看的秦天一时间有些无法自拔,赶紧把目光看向了窗外。

 

 

其实秦天不过是开了个玩笑,即便是不知道张老爷子的病情,但他仍然不担心治疗问题,如果自己都治不好,那就跟宣判死刑没什么区别。

 

 

 文学

张老爷子上了岁数之后,喜欢清静,受不得市区里的吵闹,张书记便给老爷子在郊区买了套别墅,此刻三人来到别墅内,里面停靠着各种各样的豪车,想必都是松山市种种名医的。

 

 

秦天有些尴尬,看来这些医生是真赚钱啊!

 

 

江然走在秦天身边,两个人倒不是很般配,竟然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五万多的ECCO高跟鞋,身上没有任何高贵的首饰却无法遮挡高贵的气质,相比较秦天却有些黯淡无光,放在路边似乎就能被淹没人海。

 

 

在路过一辆墨绿色丰田霸道的时候,看了一眼车牌号,江然顿时皱了皱眉,这一动作被秦天看在眼里,问道:“怎么了?”

 

 

江然摇了摇头:“没事,进去吧。”

 

 

张家的别墅里,的确坐着不少人,张燕进去直接走到张玉书的面前:“哥,爸怎么样了,我把神医带来了!”

 

 

张玉书的年近四十,却不同于同龄人,他除了头发有些宾白之外,身体保持的很好,没有凸起的啤酒肚,看样子平时经常健身,秦天看了一眼张玉书,天庭饱满,山根隆起,印堂开阔,眉弓有红痣,着实一生格局破高。

 

 

张玉书看向秦天,朝着秦天点了点头,秦天看着着实太年轻,张玉书没看出秦天的功底,而秦天的到来,也引发了在场数位医学界泰斗的质疑。

 

 

“这小生是谁啊,为何从来没见过?”

 

 

“这么小的年纪,真的有真才实学吗?”

 

 

“老夫一生行医数十载,都看不出老爷子的病,这小子真的行?”

 

 

面对诸多质疑,秦天一笑而过,在场的医生虽然看病几十年,经验丰富,可自己的师傅,玄天道人,活了几千年,岂是这些活了几十年的小娃娃能比的了得?

 

 

“然然,你怎么在这?”

 

 

人群中突然站起来一个中年男人,江然看了一眼,正是自己的父亲,而江辰作为松山市退休院长,自然被邀请来,站到江然面前看了一眼秦天,随即皱了皱眉:“你怎么也来了?”

 

 

面对自己的老丈人,秦天不敢太无礼,看了一眼张燕:“是张姐让我来的,说让我来看看老爷子的病!”

 

 

“胡闹!然然,快带秦天回去,别出来丢人现眼!”

 

 

江辰脸色有些低沉,自己家的女婿几把刷子江辰再知道不过,入赘以来便每天在家混吃等死,什么时候还懂医术了?

 

 

但江然却选择相信了秦天,转口问道:“爸,江老爷子什么病情?”

 

 

江辰摇了摇头:“不知道,在场的医生都没看得出来,不过……”

 

 

江辰的话还没说完,人群中再次起身站起一个人,冷笑道:“二叔,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只是你们这些人才疏学浅罢了,待会杰西来了,一定能治得好老爷子的病!”

 

 

江辰嘴角略微抽搐,脸色不大好看,说话的人年纪看起来不大,江然明显认识,冷眼看着没有说话。

 

 

男人不依不饶,走到几人面前,风轻云淡的傲慢无礼,随即拍了拍秦天肩膀:“软饭应该挺好吃吧,多吃点。”

 

 

秦天心里无数个曹尼玛在翻滚,你他吗谁啊?老子站在这招你惹你了?

 

 

不过还是贱笑道:“谢谢啊兄弟,不过我也劝你节制点,年少不知道精.子贵,老来往x空流泪啊,您的肾可不大行!”

 

 

秦天的话可说到江文彬心里了,眼皮狠狠地跳了两下,最近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力不支,射出来的东西也是水了吧唧的,很稀疏。

 

 

“江文彬,希望你记住,这是我老公,我们俩已经结婚了。”

 

 

“妹妹,有直接称呼大哥名字的吗?我们江家人就这么一点礼数都没有了?”

 

 

江然冷笑了一声,没再说话,她知道江文彬是在羞辱自己,想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叫一声哥。

 

 

而江氏兄妹的争吵,在场的医生门看着却不敢说话,毕竟江家在松山市的影响很大,属于神仙打架。

 

 

秦天站在一旁算是听明白了,直接上前一把搂住江文彬的肩膀,自来熟道:“哎呀,原来你是大舅哥啊!”

 

 

江文彬有些嫌弃,往后站了站:“你干什么?”

 

 

“没啥,就是第一次见到大舅哥有点激动,你放心,我刚才上厕所洗手了!”说着,秦天还多拍了几下江文彬的肩膀。

 

 

“离我远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成何体统?”

 

 

“啊行!”秦天放开了江文彬的肩膀,往后退了几步,装作想起来什么的样子,轻松道:“其实我刚才是骗你的,我下午尿尿没洗手。”

 

 

“你他妈找死!”

 

 

江文彬的话刚说完,人群中再次传来了躁动。

 

 

有人喊道。

 

 

“杰西来了!”

杰西,是江文彬从京城请来的外国著名西医,为了搭上张玉书这条线,江文彬请杰西来也花了不少人力物力,此时杰西从门口走进来,江文彬赶紧走上前,朗朗笑道:“辛苦杰西先生了,晚上我做东!”

 

 

杰西是外国人,一头金黄色的头发,穿着一身牛仔裤,用着拗口的中文回答道:“你们华夏医生真是太弱了,一点小病都治不好,病人在哪,让我看看!”

 

 

杰西的话,让在座的华夏医生脸上火辣辣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恨,自己最擅长的事情被人嘲讽,还是个外国人,自然无法忍受。

 

 

但大家又不敢发言,毕竟自己确实没有看出病因来。

 

 

张玉书作为封疆大史,更是皱着眉头,但想到家父的病情,还是忍了口气,说道:“杰先生,家父在房间里,请跟我来。”

 

 

杰西轻点了点头,也没怎么把张玉书放在眼里。

 

 

把杰西引进房间后,张玉书便退了出来,江文彬看了一眼江然,得意的笑了,目前兄妹二人正在争夺家产,谁能攀上张玉书这条线,谁的胜算就更大一些。

 

 

见杰西进去之后,江然也有些担心,万一真被杰西治好了老爷子的病,张玉书自然会把功劳记在江文彬身上。

 

 

张玉书出来后,张燕便上前问道:“哥,那人谁啊?怎么这么目中无人,我这还带回来一个神医呢!”

 

 

张玉书知道张燕说的是秦天,看了一眼秦天,随即对张燕说道:“杰西是国外著名西医,先让杰西看看吧。”

 

 

显然,张玉书没把希望放在秦天身上。

 

 

而秦天看在江然的面子上,还是摇头叹了口气,若不是因为江然,现如今的秦天看都不会看张书记一眼,但为了江然,秦天还是打算做点什么。

 

 

四下看了一眼,随即秦天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里,找出一张白纸,开始不知道写着什么。

 

 

江然不知道秦天在干什么,不过很懂事的没有打扰。

 

 

写完之后,秦天把纸张贴好放在桌子上,拉着江然的手朝着张燕笑道:“张姐,我夫妻俩还有事,就先走了,这个单子我放这了,希望张姐待会看下!”

 

 

说着,秦天便带着江然离开,走之前也没有跟张玉书说过一句话,江然有些不满秦天的做法,不过还是被秦天强行拽了出去。

 

 

秦天的做法自然也引起了在场人的不满,想走竟然不跟张书记打个招呼,是不是没把张书记放在眼里?

 

 

而江辰也有些尴尬,真觉得这个女婿不能要了,不仅仅是个废物,还没有情商!

 

 

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留下个纸条就走了?

 

 

江辰只好自己硬着头皮给张书记到了个歉,而张书记似乎也有些生气了,没理江辰。

 

 

江文彬请来了神医,居功至伟,张玉书作为松山市一把手,一般从不轻易出面,他有一个秘书叫孙权,如同张玉书的代言人,代替张玉书处理大小事情。

 

 

此刻连孙书记都亲自给江文彬倒了杯茶,众人看在眼里,十分羡慕。

 

 

“孙秘书客气了,我这么做都是应该的。”

 

 

此时江然已经被秦天拽出了张家别墅,才责怪道:“摸够了没?”

 

 

秦天讪讪的松开手,有些不好意思,秦天可知道自己的身份,只有结婚证是真的,但其余的都是假的。

 

 

“为什么要直接走?而且得罪了张书记。”

 

 

在江然的心里,虽然治不好张老爷子的病,但至少也可以在张书记面前混个脸熟,从没想到要得罪的这么死。

 

 

秦天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你真以为那个黄毛能治得好张老爷的病?”

 

 

“你怎么知道不能?”

 

 

秦天笑了笑:“这么说吧,张老爷子的病,除了我,谁都治不好。”

 

 

江然原本板着一张高冷的脸,突然被秦天的话逗笑了:“你就吹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d.com/dmzx/21467.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